章节报错
爱书屋 > 千古玄说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赤尾蛇

第二百二十七章 赤尾蛇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壮汉抬头看了看我们,而后一脸平静的说:“?唉,就一穷山沟里人,不值一提。”?说着从身上掏出两小酒瓶递到严卫国手中。“?喝两口。”

    严卫国豪爽的接过,拧开瓶盖就猛灌一口。而后用手擦拭一下嘴角。“?兄弟,你这酒够烈啊,不过,这大晚上来上一口,还真提神。哈哈……”

    “?不错,不错,这烤肉可真香,嘿嘿……”?耗子吃完后又凑上前,看着那壮汉,眉开眼笑的说:“?兄弟近来怎么样?有没有掏到什么值钱的宝贝?”

    耗子能说出这话,估计是想多和这壮汉套个近乎。在他看来,既然这里都是盗墓贼,那就如同与生意人交谈,最好谈的话题自然就是生意,只不过现在谈起了见不得光的生意。可意外的是耗子的算盘打错了,壮汉投来一种鄙视的目光,然后将脸转向一边,也不看大家,一人独自喝着酒。这让我们感到十分尴尬。

    严卫国只好干笑一声。“?那个,兄弟来,咱们接着喝。”

    耗子埋下头小声嘀咕:“?装什么清高,都是一群盗墓贼而已。”

    杨佳玉一把捂住他的嘴,并递上一个狠狠的神色。耗子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完全不顾及我们目前的处境。也不知道那壮汉有没有听见,他喝下一口酒之后将身旁的木柴加在火堆中,然后看向火堆目光涣散,似乎在想什么。“?我确实盗过不少墓,但从没拿过里面财物。”

    我们有些吃惊的看向他,耗子更是一脸疑惑,同时我估计耗子一定不相信他说的话。可我直觉告诉我,这壮汉没有说谎,而且他也没有必要说谎。本来大家还想等着他再说些什么,但他起身后独自回了营帐,留下火堆旁一脸茫然的我们。我很好奇他说的那句话,一个盗墓贼不为财物又会为了什么?而更好奇的是他怎么会跟一个日本人在一起。

    接下来几天,我们越往前越是人烟稀少,而且道路也越崎岖。

    “?三爷,咱们翻过前面那座山头可就进入原始森林了。”?姓顾的手中拿起一张地图一脸激动的对一旁的洪齐天说。洪齐天淡淡一笑,只不过这笑容让人有些看不懂,和这群奔着宝藏而来的人截然不同。

    “?好,大家加把劲,咱们天黑前就翻过那山头。”?洪齐天大声喊道。不过前行的速度越来越慢,到处都是杂草树枝。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当我们扒开挡在眼前的树枝时,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映入眼帘,同时还听见了水流声,虽不是响亮,但低沉的冲击声如暗涌涛天。

    “?看,那是什么?”?耗子指着左侧不远处的一座山好奇的问。我们放眼望去,那处山峰在这茂林之中显得格格不入,山体陡峭平整,如同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面不见一颗树木,光秃秃的矗在那里。而山下就是一条河,水声正是从河里传来,虽然没有走近,但我们也能知道水流很湍急,当河水因河道弯沿而产生的撞击声如滚滚闷雷。

    耗子的好奇之处当然不是这山与河,而是他发现在山体之间竟然会摆放着许多用木架支起的棺木,古老而神秘。

    “?那是悬棺。”?杨佳玉平静的说。“?在巴蜀之地,古族时期有将人葬于峡谷之上的习俗,但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弄上去的,一直都是考古界的一大谜题。”

    我看着那山间的棺木,有很多都因化而被腐蚀,破烂。棺木上方是笔直的山崖,下方是滚滚河流,实在是很难想出这到底是怎么弄上去的。

    杨佳玉压低声音:“?这悬棺虽然神秘,但盗墓的人是不会感兴趣的。首先这悬棺所处的位置特殊,没人能轻易上得去,一不小心就会从上面跌入河流中。再一个就是就算上去了,也是基本没有收获。这些棺木里除了尸骨和简单的陶器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太关注这个。”

    杨佳玉这是在提醒我们注意身份,因为任何盗墓者都不会去多看两眼那些悬棺。可是我却很意外的发现,那壮汉一直看着那些悬棺,满脸的激动之色。直到我们已经走远后,他都是独自一人站在原地,远眺着前方的棺木。

    当大家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上山顶时,我终于看见了什么是原始森林。脚下如一张巨大的绿色地毯,密林就如同那一望无际的大海,树冠高低错落,就像那一朵朵巨浪,只不过这是绿色的大海,让人叹为观止。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开始向那茫茫无边的森林中走去,为了以防万一,大家沿途都留下了许多标记。在这原始森林中根本不会有路,大家全靠手中的刀斧来开路,前进的速度可想而知。洪齐天告诉大家,预计十天左右可以到达血幽谷。所有人都激动不已,就好像这巨大的宝藏马上就会迎接他们的光临。

    我从壮汉身边走过的时候,他的目光中同样充满了期待,但这和其他人完全不同。我们就这样在林中穿行了五六天,严卫国说他感觉头微微胀痛,他是我们当中身体最强的人,照理说不应该出现毛病才对。可现在我们除了硬着头皮往前走,别无选择。

    “?啊!”

    一声大叫从身后响起。我们回头一看,壮汉满头是汗的蜷缩在地。正当我们不明所以时,严卫国手疾眼快一把从腰上抽出军工刀,向一旁挥出,然后他走了过去。当他俯身捡起军工刀的同时,手中提起一条蛇。

    这蛇呈三角形脑袋,后脑上竟然还会有人脸图案,全身乌黑发亮,最显眼的是尾尖部位有一寸长的血红色。严卫国将蛇扔在地上,用脚使劲踩了几下。“?妈的,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蛇?”

    可是刚才还蜷缩在那里不停擦汗的壮汉,现在却瘫倒在了地上,嘴角发紫,一身不停打哆嗦。

    “?不好,他这是被毒蛇咬了。”?严卫国马上挽起壮汉裤腿,果然发现他的脚腕处有一对细小的牙印。严卫国马上用力握紧壮汉的脚,俯下身,用嘴猛吸伤口,吐出来的全是黑血。好一阵子后,血色才慢慢恢复鲜红。但壮汉似乎仍然没有多大好转。跟随他一同来的日本人似乎并没有多在意,一脸冷漠的表情,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

    “?喂,你的同伴被蛇咬了,你怎么也不关心一下?”?严卫国一边为壮汉包扎伤口,一边对着日本人喊道。

    可那叫藤野的日本人,只是看了一眼被严卫国踩得稀烂的蛇冷冷的说:“?这叫赤尾蛇,是一种毒蛇,被咬之后蛇毒会随着血液马上流入全身。中毒之后,面色发紫,全身发冷,三日后会内脏溃烂而亡。”

    听完藤野的话,我们都大吃一惊,虽说与这壮汉只是萍水相逢,但无论如何我们也不可能见死不救,更何况我总感觉他并不像是贪财作恶的盗墓贼。李欣妍惊讶的说:“?这蛇毒浸染过的血都已经被挤出来了,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了吧!”

    藤野冷冷一笑。“?这一般的蛇毒也许是不会有多大问题,但赤尾蛇巨毒无比,而且毒液传播极快。虽然黑血已经被挤出来,但毒液永远无法彻底清除干净。”?其实不用他说,从壮汉并不见好转的面色看,就知道这毒并未除去。

    “?我听说毒蛇出没的地方,也往往会有解毒的草药,这里应该就会有草药生长。”?杨佳玉四处查找。

    藤野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株草枝,一脸冷漠的说:“?中了赤尾蛇毒,就需要林尾草叶混合蛇胆调剂出涂抹在伤口处,就可以解毒。不是我不出手帮助,这就是林尾草,你们拿去吧。不过,我虽然有林尾草救他,但害他的却是你们自己。”?说完,藤野扔来一株草后独自向前走去。

    回想起藤野刚才的话,我们才猛然看向地上的毒蛇。藤野说得不错,现在看来,害人的反而是我们自己,准确的说是严卫国。他已经将赤尾蛇踩得一团糟,哪里还能找到蛇胆。严卫国十分懊悔的样子,一拳砸在地上。

    壮汉倒还实在,一点也不责怪,虚弱的抬起手拍在严卫国身上。“?兄弟,别自责,你能出手救我,已经很感激了。如果老天只给我三天时间的话,谁也怨不了。”

    严卫国看着渐渐远去的一行人,心中满是怒火。“?这群王八蛋,你都伤成了这样,他们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像没发生一样。”

    壮汉挤出一丝微笑。“?呵呵,你能说出这番话来,想必你们也不是干盗墓这行了。”?我们全都对他投去诧异的目光,他怎么会这么准确的判断出。“?行了,这里也没有外人,我也就直说了吧。从我见到你们第一眼起,我就猜测你们不会是盗墓的,因为这些年我见过太多行当中的人,是不是干这行的,我一眼就能看出十之八九。如今我们可是在找宝藏,那当然是越到最后剩下的人越少越好,你们说他们又怎么会在意我的生死呢?”

    “?我们确实不是盗墓的。”?我一口承认下来,而后也用诧异的眼光看向他。“?看兄弟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奔着宝藏去的吧?”?那壮汉毫不避讳的点头。

    “?行了,不管怎么说相逢就是缘分,他们不管你的死活,我们不能见死不救。”?严卫国说完,脱下衣服披在壮汉身上,一把将他背起。

    范悦江捡起刚才藤野扔下的那株草后仔细看了看。“?我虽然并不擅长动植物研究,但还是可以肯定那藤野说的不是假话,他给我们的确实是解毒用的林尾草。而且看这里的气候环境,估计不会只有这一条赤尾蛇。我们继续前行,把这株草先带上,或许我们还会碰见赤尾蛇,只要在三天内找到赤尾蛇,就不会有事。”?大家都认可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