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红楼]我要做首辅 > 78.第 78 章

78.第 78 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亲爱哒看到这段话的话就说明购买不足60%哦, 啾咪~  在这个大多数人出了自己的家乡就一问摇头三不知的时代, 她不单单凭着一股气,还想办法混进大户人家的船里, 做了个烧火的婆子,跟着人家顺顺利利地回到了姑苏。要不是张大舅那边一直派人盯着, 只怕也叫她给混了过去。

    林瑜听了, 不由得笑道:“倒是个人才。”张忠见自家那毫无阴霾的笑, 不自觉地更低了头。他看着自己的脚尖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在外头看到的顽童玩弄蚂蚁的画面, 这才惊觉,林家这位大爷说起那些仇人时的眼神, 和那些顽童根本没有区别。所以,他才能毫不在乎地拿着直接导致了自己母亲难产而亡的稳婆打趣, 赞她为了自己儿子倒是一个英雄。

    这些人在他眼里, 便如同蝼蚁之于顽童,随手可以捏死的存在罢了。

    “那白氏还在那一户人家做工,可知道是哪一家?”笑罢,林瑜问林老管家。

    “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林老管家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神情来,道,“那家人家不巧,正是张老太太的娘家遣了人来拜年的, 如今一举一动皆有人看着,她自己还不知道呢!”

    “老太太娘家?”林瑜年纪小, 在这个世界经历得少, 少不得多问一句。

    原来这张老太太还是出生金陵名门李氏所出之女, 这李氏一族真正是书香之族,族中男女无有不读书者,比起如今的林家倒是更像样一些。老太太本是李氏嫡支嫡出的姑娘,如何嫁了张家这还带着些铜臭气的富商之家另有一段故事,暂且不表。无论如何,这个正经老姑奶奶只要还在一日,那边的李氏一族便不能断了礼。

    不过,近两年,这李家换了个族长,行事便不一样了许多。这李氏的族长说起来林瑜倒熟悉,正是金陵十二钗李纨的父亲,李守中。

    此人在林瑜心中便是那把书读死了的,原本这李族好好的,男女皆读书。偏偏他行事两样,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只教人识得几个字,读读《女四书》、《列女传》,记得前朝几个贤女便罢了。

    也正是他继承了李家族长之后,与张老太太这边的往来走动都淡了下来。张老太太本是机敏之人,年纪大了更添了几分通透,如何不知道这般的情状。幸而老太太生性豁达懒得与那不知事的小辈计较,要不然气也便气死了。尽管这样,这两年老太太也不大提起这个娘家了,是以林瑜并不知情。

    “原是那一家,倒也有些七歪八扭的关系。”林瑜听了,便与林老管家说起了李守中之女嫁的便是荣国府的二房长子贾珠,而海叔的夫人正是出身荣国府的娇女,又笑道,“把姑娘嫁进贾家也不中用,国子监祭酒的位置还不是说没就没了。”

    这时候的贾家虽有走下坡路之嫌,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兼着贾珠要走科举之路,贾家怎会不为了这个祭酒的位置尽力?从四品的京官,一手管着国子监以及更要紧的科举,何等要紧的官职。说句难听的,若非他身上这个职位,只怕李纨还进不得眼高于顶的贾家。如此,后来李纨的境遇便是有迹可循的了。

    不说官场如何如何,从张老太太这件事上也显见的他做人着实一般。好好的维持了大半辈子的人情,说断就断了。老太太如今这个岁数了,说句难听的,还能陪着她几年呢?再说,这节礼也不是从他腰包里出,不过为了商贾二字,生生地远了一家原本好好的亲戚,可见是个读迂了书的傻子。

    “张大舅遣人来问,您是怎么个主意呢?”林老管家微躬身地问道,林瑜几次三番叫他坐,只是不听。

    原本还想着放李家那边盯着,现在怕是不成。送了节礼,他们还是要回金陵的。林瑜也不想叫这样的事情来让张老太太烦心,老人家晚年丧女已经够可怜的了,何必再在她心上戳一刀。

    林瑜食指曲起,敲了敲桌子道:“那稳婆倒是个聪明的,只是双拳不敌四手,只怕露了面,就会叫我那好二叔爷一家给谋了性命。”他倒不在意她的命,只是在没达到他的目的之前,就算她只是一把杀人的刀子,那也不能折了去。等事情全都了结,她才会有她的下场。

    “去喊黄石来。”他这么吩咐道,那头院子里的那个他好酒好肉的养了这么久,总得先收一些利息罢。

    那白氏就像是林瑜说得那样,大约是用尽了这辈子的所有运气,成功地混进了李家的船,一路安然无恙的回了姑苏。她原是做得烧火这样又脏又累的活计,船上哪有她这等婆子走动的地方。是以到了姑苏,她才知道自己居然误打误撞,进了张家老太太娘家人这一边。

    白氏原是该害怕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大儿子,这时她倒窃喜起来,想着怎么打听出大儿的下落来。按照她朴素的想法,林瑜年纪那么小,便是有张家人护着没被族里人给折磨死,也没那能耐去动她的儿子,必是张家这边动什么手脚。

    她便拿出了当初的坐下那桩事得的报酬来,叹息一回。原本丰厚的银钱这三年里已经叫大儿花用得差不离,这十张五两的银票还是她贴己藏着的,谁都没敢告诉,这才省了下来,没想到,到底留不住。

    然后便找了李家的管事媳妇,先是颤巍巍地求了,只说自己年老了,想着便是埋也得埋在家乡原来的丈夫边上。这才掏出些个五两银,说自己大半辈子的积蓄,只求可怜可怜,帮着在这里某一个烧火搬家货倒夜香的活计。

    那管事媳妇下死劲地看她两眼,又嫌弃她说得粗俗,便是很动心的五两也不要了,别过脸道:“谁家还缺这样的婆子不成?”

    那白氏只跪着求,满嘴的可怜,又要磕头。那管事媳妇心道,何苦来受她的礼折自己的寿,再者张家这边本就交代过也给了好处,意思意思为难过便罢了。便道:“这是张家,我又哪里做得主。”见她又要磕头,忙止住,装着诚心地指点她道,“却有一条明路,只看你的诚心罢!”便按着张家教的一一说与她听,然后便三不关事的走了。

    那白氏只道自己今日少不得割舍了五两,不意人家嫌弃她竟省了下来。忙忙地便按着那媳妇说的话,托关系找人,身上银钱花去大半,总算如愿做了个外院洒扫的婆子。

    许是差事得的艰难,那白氏也未多想,只当是自己日日里求神拜佛的,神佛终于听到了自己的诚心,降下了善报,叫她正好混进张家,许能救给自己挡了灾的大儿一救。

    如此这般,她一边做着活计,一边悄悄地打听着大儿的消息。只不敢往张老太太、李太太的院子里凑,这外头的爷们进不到内院,里头的女眷可不一样。一个林母的亲娘、一个嫡亲的嫂嫂,林母生林瑜的时候,都在场陪着的。虽说,人家老太太、太太的哪里看得见底下的稳婆,但是白氏却万分谨慎,不敢赌那万一。

    她又哪里知道,张大舅亲与自己夫人说了前因,毕竟内院的事情绕不过管家太太去。如今,正是细心的李太太使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还当自己藏得好好的,日日算计着怎么多绕几个地方,多打听几个人。

    忽的一日,外院忙忙碌碌起来,她还握着扫把,就被赶进了院子里。她忙陪了笑,问道:“这位婶子,这呼啦吧啦的可是有什么事不成。”为难地搓了搓手,又道,“我这活计还没做完呢,只怕主子们踩在雪上失了脚便是罪过了。”

    “你倒是小心。”那媳妇看她一脸谦卑的笑,方道,“这样罢,你远远的瞅着,只等表少爷的轿子过去了,再去洒扫不迟。”说着,一阵风似的走了。

    白氏原地思忖着,这张家的表少爷,可不就是她接生过的林家少爷?

    不过是管得严了一些,再没以前偶尔还可以在园子里逛逛的随意了。现在这些仆人都挺习惯的,没什么意见,本来这样的好事以前也从没轮到过他们。

    这个小小的林家正经主子只剩下林瑜独个儿,宅子不小,仆人又多,即便他精简过了,上上下下零零总总还得有五六十人。他只好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厨房做菜的就只能待在厨房,负责针线的便只能在绣房,做浆洗活计的便只能在一地浆洗。各司其职的同时,他们不被允许出现在其他的地方。

    林瑜还特地从大舅家聘了些护卫回来,每日在外院专职巡逻。这些护卫早年跟着张家走南闯北,都是见多识广且身姿矫健的汉子,有些受了伤再做不得出门的苦活,有些则人心思定有了银钱便不爱闯荡,这些人里他大舅便精心挑选了人品稳重忠诚的,推荐给林瑜。

    护卫里为首的叫做张忠,上月他娘子生产,特特请了假归家,这才初一,他便又忙忙得赶了回来销假。

    “大哥,怎么这般着急就回来了,不在家里多陪陪嫂子?”张忠的副手,一个名叫黄石的方脸大汉退后两步,示意换好了衣服的手下先出去。

    “家里挺好的,我就放心了。”张忠爽朗笑着大声道,“等你侄子满月了,我请你喝酒。”

    见张忠扯开衣襟开始准备换衣服,黄石连忙将内门关紧,以防走了热气。仔细听了门外脚步都走远了,黄石这才冲着张忠抱拳道:“恭喜老哥了,整七斤的大胖小子,十月二十八的日子,酉时落草,好日子好时辰,以后是个有出息的。”

    “我记住了,辛苦你大半夜替我走这么一趟。”张忠拍了拍黄石结实的臂膀,谢道,“多的话我就不客气了,今晚好酒好菜,咱哥俩好好整一顿。”

    “都是兄弟,这说的什么话。”黄石不满他说什么辛苦麻烦,钵大的拳头砸上张忠的臂膀,道,“都是给大爷办事的,快去回话吧。”

    张忠眉头都不皱一下,道:“行,你先带着弟兄们走起来,我一会儿就回来。”

    张忠作为巡逻队的队长,在外院的权利还是比较大的。这时候他独身一人在外院行走,遇上的婆子园丁纷纷问好,他也一一谢过了诸位的关心,少不得又延请一番让来喝新生小儿的满月酒。诸人仿佛得了偌大的脸面一般,纷纷笑着应了。

    见这汉子穿着扎扎实实的灰色布袄,衣襟边上还绣着“总队”这两个黑色描金的字眼,新招来的外院花匠赵小二羡慕地说:“这才是一个汉子的样。”然后被自己的爷爷、老赵头狠狠地一记拍在了后脑勺。

    “想什么呢,不想一些正经的。”他收了手,拢在袖子里,斜眼睨着自家孙子,道,“老实点,干好你的活,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你爷爷我半辈子老脸还要不要?”

    赵小二赶忙缩头弯腰,抱起地上的花盆,讨好地道:“哪能出什么差错啊,爷爷。”

    老赵头背着手跟着他,心痒痒地摸了摸腰间,这才想起这里是林家,不让抽旱烟的。因为生怕自己忍不住,他也从不带烟锅来。啧了一声,遗憾地放下手,老赵头觉得这林家哪都好,月钱丰厚规矩大点也忍得,就是不能抽旱烟实在是憋死个人。

    谁让这林家大爷不爱烟味呢,小孩子家家的,也难怪。

    “长了一张聪明脸,偏偏肚子里是个憨货,不开窍。”老赵头嘴里嫌弃着自己这个二孙子,心里却道,不开窍也好,省得像那不省事的大孙子,尽学他爹油嘴滑舌的腔调。又提点着,“这也就罢咯。你手上的活倒是真真的,要不我也不带你进林家,今天带你走的路,都记着了吧?”

    赵小二扯开一张笑脸,道:“记着了,爷爷。”

    老赵头点点头,道:“记着就好。听爷爷的话,以后就安生在这里干着,除了刚才那几步路,多一步都别走。以后啊,把短契换成长契,好多着呢!”

    “哎,晓得了。”

    外头园子里,赵家爷孙俩的谈话无人知晓,但是类似的心思在下仆中却是普遍的很。便是正往外院书房走去的张忠也常想着,愿意在这规规矩矩的林家踏踏实实地做事。

    不过,相比于了解地少的赵家爷孙,这一次被林家大爷亲自指派了要事的张忠,对这位模样稚嫩、却早熟聪慧的东家更为了解一些。

    正是这样,才让他更加死心塌地的效忠林瑜。

    自他十五岁成丁以来,他当过募兵,后来借着伤解了甲,闲了没几个月就被老乡担保着进了林瑜大舅张家的商队。那么些年一直在走南闯北,过得马背上的日子。因而不敢说见过了大半个靖朝,小半个还是不夸张的。

    但他也从来没见过像林家大爷那般的孩子。

    聪明?当然不止聪明。离开家门数十年,张忠不是没听说过能过目成诵、指物成诗的天才,如今呢?籍籍无名罢了。

    而林家大爷不一样,他并不只是仅仅一般程度上的天才。在张忠看来,所谓聪慧只是在读书上多占一些便宜,然而林家大爷和其他人事不一样的。

    或者说,他和张忠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太一样。就好像……张忠使劲想了想,却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他是个大老粗,也就是来了林家,得了大爷的看重后才多识了几个字,让他总结还真是难为他了。

    脚下的路已经越来越接近外院书房,张忠连忙收敛起乱七八糟的心思,垂头谨慎地再过了过自己一会儿该说的话,该有的应对。这才深吸一口气,站在书房的门前,举起拳头努力轻轻地敲了敲,生怕惊动了里面人一样。

    “进来。”张忠听得里面一声清亮的童音,忙深吸一口气,稳了稳手,推开门。

    比起待在内院自己的房里,林瑜更爱一个人待在外书房。早先这是林父的地方,如今归了林瑜了,他也没大改。长桌高凳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有些不适宜,他便窝在榻上,冬日拥被,自在得很。

    如今有人来了,林瑜也不下来,懒懒地唤人进来,指了椅子让他坐,才问道:“你现在回来,可是有结果了?”

    张忠见林瑜一副拥被懒散的模样,行礼之后不敢多看地垂目束手道:“属下一路悄悄打听过去,直走到金陵,才找到了那稳婆一家的下落。”

    “金陵?”林瑜微讶,合上书道,“走这么远怕是有外人相帮吧,那家可没这么大能耐。”

    那家便是当初想要霸占林家财产,最后没成的一家。从林瑜这一辈算,两家的太爷爷还是亲兄弟,林瑜还得叫那家如今的家长一声二叔爷。

    据家里的老仆说,当年林瑜爷奶去世的时候,他们家就打过主意,只不过那时候林父已经中了秀才,这才没敢太明目张胆,只得了些好处也就罢了。林父守孝数年,除孝后一朝考取了举人,他们便再没了声息。

    后来,林瑜幼年父母双亡,他们总算是逮着机会了。

    见自家大爷猜着了,张忠也不惊讶地点点头,继续回道:“他家如今住在一处庄子上,日子也算好过,只没见稳婆那吃酒赌钱的大儿子。”

    林瑜一听,笑道:“自古烂醉还烂赌的,手里空了才能想到回家拿钱,你怕是正巧没赶上。”

    张忠暗道正是这个理,点头道:“属下按着您的吩咐,没惊动那家。悄没声地去了城里,打听得那处庄子却是金陵薛家的,便赶紧回来了。”

    “金陵薛家?”林瑜一顿,暗自思忖着这怎么听上去那么耳熟。

    张忠忙将他早年在军中时知道以及前一段时间打听到的解释与林瑜听,从开国时贾家一门两公,到现在“贾王史薛”四个姓的护官符,一一倒腾了个干净。

    所以说,这里便是红楼世界了?林瑜恍然,难怪呢,一直听着在京城的堂叔一家的经历甚是耳熟,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便是林如海,林黛玉的父亲。时人说人不说姓名,以免显得不恭,往往以敬称呼之。林瑜幼时只听过林父说他有个堂叔中了探花,如今在京任职,名海。当时他还暗想正巧重了名人了,没想到此海就是彼海。

    叹了下自己实在迟钝,他扣着手指在身下的榻上轻轻敲了敲,思忖了一下,对张忠道:“这事你不用管了,回头我自有道理。”

    张忠沉默地点点头,毫无异议。

    打发了人出去,林瑜这才起身,揉着额头去翻资料。倒不是觉得是不是红楼世界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便是一僧一道也管不得自己这个正经投了一回胎的人。而是他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关心太少,以至于这么明显的信息都没有发现。

    看来,他真的得好好补一补功课了。

    “他倒是下得了手。”黄石叹道,那边府里有他买通的人,见势不对逃出来后正好叫他给逮住。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一五一十地全都说了出来。

    “没什么好下不去的。”林瑜面上平静无波,并没有什么隐忍了三年的大仇得报的快色。他拂衣起身,道,“怪只怪,林松将自己和林滂摘得太干净。”可谁又是傻子呢,林瑜淡淡的想,况且就算林治蠢得发现不了林松的打算,他也会让人提醒的。

    现在看来,他倒是低估了林治的狠辣。如今人死万事空,他后续针对林滂的一些布置,怕是也用不上了。

    黄石不敢抬头看自家大爷的脸色,心里清楚,这里头必然另有缘故。今夜,他得到的任务是看着那府里的人,不叫他们走脱。没想到,那林治倒是干脆,杀红了眼不说,还一把火点了自己家。黄石想了想,要是换了自己在这样的境况之下,必定也要点起一把火,后头才好趁乱脱身,挣出一条性命来。

    真不愧是一家人,老的狠小的毒。只不过,老的风烛残年,再拼不过正值壮年的小儿子。只不过,他这些天一直盯着那一家。哪里不知道,林治这个人斗鸡走狗、花钱喝酒最行,脑筋却不好使。哪来的本事想得出这样的法子来,那么,给林治出谋划策的,是哪一个?

    走到外书房的廊下,林瑜看着不远处点亮了夜色的火焰,叹道:“真是美丽的火光。”顿了顿,又问陪在身边的黄石,“边上的人家可有伤亡?”

    他哪里不知道黄石心里的疑问,只是没必要解答罢了。毕竟,只有来自林松身边人的消息,才会让林治相信他父亲是正要拿他去顶罪。而有些人的复仇,并不见得会放过他自己。

    “回大爷,并没有。”黄石这段时间一直在那边林宅盯着,在发现那家走水时,就叫了个机灵的小子挨家挨户地敲门去。许是发现的早,火势并没有从那府中蔓延出来,便是里面的仆役大多还好好的。不只是哪来的信心,但是他总觉得自家大爷并不希望牵连太多无辜的人。既然任务都在掌握中,那些仆役并林氏族人虽然可恶,但也罪不至死,不过两嗓子的事。

    果然,见他这么回了,自家大爷虽淡淡的未说什么,但是黄石知道他的心情不坏。

    “大爷。”白术踏雪而来,身后是一溜烟搬着小几子小凳子,茶炉炭火的婆子。她目不斜视地指挥着婆子将东西摆好,自己亲跪坐下来开始煮茶。

    黄石见里头女眷出来,虽是见过几面的内管家白术,但是仍旧低头垂目以示尊重。

    接了茶,林瑜捧在手里并不喝,问道:“那里还有人看着?”

    “辰子和丑牛盯着,必不叫林治走脱。”黄石双手接过白术递与他的茶杯,仍旧垂着头答道。地支里只有辰龙因着避讳,将龙字隐了,平日里只唤一声辰子。

    “这便好了,你继续看着去,这会子知县应该也到了,有结果再来回话。”林瑜知道他在这里待着也不自在,便道,“还有,叫张家那边紧守门户,莫叫小人……”还没说完,自己先摇头笑道,“我真是糊涂了。”只要林治不走脱,哪里还有什么要紧守门户的事。

    见黄石还站在原地等他的话,林瑜柔声道:“若是林治走脱了去,那也就用不上官府了,可明白?”

    “属下明白。”听得这么一声,黄石肃容抱拳匆匆地去了。自家大爷的意思很清楚,若是林治没有被这里的官府给逮住,他便要动身去抓人,然后亲自就地处决。

    “白术你也下去吧。”林瑜淡淡吩咐道,他靠在栏杆上,头也不回地道,“好好休息,明天一切就结束了。”

    白术敛衽行礼,深知自家大爷这时候更想一个人待着,简简单单答了一声“是”之后沉默地转身离开。

    夜深露冷,便是并不畏惧寒暑的林瑜也拿起了白术备好放在一边的斗篷披在肩上。就着不远处的火光,喝茶赏景,外边沸腾的人声传不到林家院内,独剩他守着一方清净。

    迟了三年,但是总算干净了,林瑜端起茶盏,对着映出红色的夜空遥遥一敬,然后手腕一翻,尽数洒在地下。

    翌日,难得见林老管家来替林瑜告假的贾雨村叹一声,昨晚声势如此之大,便是他也听下人说了。今日无事,正好上街散淡散淡,也听听那边到底是何缘故。

    上街之后,果见到处都窃窃私语着昨晚的那一场火,又听衙门那边正要过堂,想了想,便整了整身上的直裰向衙门那边走去。

    他如今任着林瑜的启蒙先生,少不得替自己这个小学生关心一下。

    正月闲人多,等贾雨村过去时,衙门口早就堵满了百姓。贾雨村眉头一皱,左右看了一下,便看见前头一波生员服饰的人在,他一个外来秀才,并不认识什么人,幸好在张家坐馆的那个李先生一回头瞧见了他,忙冲他招了招手,与他让开一个位置。

    “李兄。”人挤得慌,贾雨村略略揖了一礼便罢,那李先生亦然。见大门未开,便问道:“那瑜哥儿如何了?”

    贾雨村叹道:“难得告了一回假,听着是上香去了。”

    李先生面露同情,道:“这也好,原不该让一个小孩子来听这些。”他是跟着张大舅来的,昨日张大舅应了田知县的邀,得知了三年的一段往事,原想着今天就传那一家人过堂,谁知半夜竟走了火。便是李先生这样不了解内情的,也知道里头恐怕另有故事。

    贾雨村听着话头不对,因问道是何事故。李先生便压低了声音,如此这般地说了,又道:“听着说法,那林治却是叫衙役给捉住了,捉住的时候还穿着仆役的旧衣。”

    正要接着说,就见衙门打开,正堂坐一个威严老父母,地下衙役班次齐整肃然,登时里外安静。

    外头百姓纷纷跪了一地,贾雨村这些秀才便做下揖来。田知县看一眼底下,等蒋县丞将人都传唤上堂之后,便叫一秀才上前旁听。贾雨村上前一步,言自己乃是林瑜先生,田知县见他生得一副直鼻权腮的好相貌,兼之身份特殊便叫留下了。

    又问林瑜何在,听着说是去城外上香替父母祈福之后,便叹一声:“也罢,他小小年纪失怙失持,何必再见这般丑恶嘴脸。”

    堂上的张大舅和贾雨村忙替林瑜谢过老父母爱惜。

    过堂无甚波折,林治和白氏的罪早有定论,只消两人对上便可。两个秋后问斩,谁也逃脱不得,倒是林治嘴里露出来的那些个内情令人感叹心惊。

    许是知道自己已经犯了十恶不赦之罪,少不得一死。逃脱不得的林治也就破罐子破摔,将自家那个狠毒老父、假正经的哥哥的嘴脸倒腾了个一干二净。

    从三年前怎么趁着林润之之死趁人病要人命,一尸两命害死了林母张氏。怎么买通了林氏族长,谋划时年才三岁的林瑜的家产。几次三番想对林瑜下手,偏偏那小子命大没成。得了多少的钱财,自己根本没有花到多少,尽数叫那老不死的给林滂给捐了官。如今事发,只叫他来顶罪,如何偏心云云。

    连带着边上旁听的林氏族长也没脸,听到他说花了多少买通自己时,登时哀嚎一声,在堂上昏了过去。林瑚又羞又惭,忙于两个后辈扶了自己的祖父,与田知县告罪后,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退了出去。数日之后,就重新开了宗祠,让出了族长之位。

    张大舅在一边冷眼瞧着,心中叹息,怪道三年前林瑜压着不让自己向这林族长送东西,说不得早就料到有今日吧?他当时还纳闷,按着亲缘关系,瑜哥儿和族长一支还近一些,若是送出去些许,没准产业就留下在自己手里了,哪里又轮得到这一家。

    这倒是误会林瑜了,他又不是神仙,哪里算得出三年后会发生什么事?

    只不过当时不给林族长送东西是想着。一方面,这种事一送便是一辈子,还得承他的人情,林瑜没这个耐心,也不愿意受这份拘束。另一方面,就是之前他说服张大舅的:不过些许产业,抛出去正好看看哪家人暗地里蹦跶地最狠。那种人人命官司都已经犯了,肯定不甘好处没吃到嘴里。若得了产业的,不是害他母亲性命之人,那么回头必定另有动作。当然,可能性最大的还是得了他的产业的那一家。

    后来一查,果不其然。

    三年隐忍,三年布局。如今一朝了结,从此天朗气清,再无桎梏。

    那小子看完了一出好戏,便牵着负责护送的张忠的衣摆回了林家,和自家爷爷一一地说了都有哪些人来领东西,都说了些什么话,叽叽呱呱地小嘴一张一合说了个清楚明白。

    说完了,便伸手要糖吃。张忠看他人小又机灵,只恨身上从不放什么饴糖之类哄小孩的物事,忙忙地就要掏银钱与他。林老管家忙拦了,道:“他小孩子家家的,哪里敢用这些。”遂打发一个婆子领他回家,他和张忠两人去外书房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