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26.026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那么, 他只有可能是其他人所不可动摇的存在,或者说, 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文员。

    但很明显,连栩并不打算接茬。

    仅考虑不过一瞬,他便开口回绝,“我帮不了你。”

    室内很静, 童言忍不住挑眉。

    下一秒,连栩平淡无波的声音飘过来, “我没有核对指纹的权限,且现在国内的大数据并不完善, 就算我有这个权限,也不一定查得到。”

    童言垂眸,心里浮起一丝失望。倒不是对查不到指纹信息失望, 而是对连栩不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失望。

    她眨眨眼, 将脑中多余的思绪抛诸脑后,

    也许这个人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文职人员,他所表现出的与众不同也仅仅是因为他高于常人的分析能力而已。

    而他与其他人给她的不同感觉, 可能也只是她想太多了。

    想着, 她礼貌地笑了笑,“是我唐突了,我再想办法。”

    连栩无所谓地点点头,不再看她, 重新埋首于案卷中。

    童言沉默了一会, 泄愤似的将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她的大包中, 又利索地换回了桌底角落的高跟鞋准备离开。

    她收拾地很快,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只是临出门时,还是忍不住回过头来,对着屋内仅有的最后一人道,“你不回去吗?”

    “我今天值班。”连栩头也不抬。

    童言不再多言,终是抬步走出办公室。

    五分钟后,重归平静的办公室内,连栩突然抬起头来,眼神飘忽不定,似有些走神,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半晌,他突然扯了扯唇,做出一个勉强称得上是笑容的弧度,又带些自嘲。

    果然,还是会有些遗憾啊。

    *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时间,董任峰围绕着秦典做出一系列调查,并派人对他展开了24小时的跟踪,却始终没有进展。

    秦典的生活没有被辛雨晴的死搅乱,甚至可以说是没了辛雨晴不时的打扰,他的生活变得平静了许多,每天日复一日的工作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下班时间也一直呆在家里,偶尔会和女朋友出去吃吃饭,竟是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

    除此之外,董任峰也对秦典周围的同事进行过秘密调查,每当隐晦地询问起秦典的“异常”之处,他们都会表现出迷茫之色。

    也就是说,秦典周围的所有同事都没有发觉他性向不同的事情。

    这也让董任峰等人一周的调查毫无所获,他们甚至对童言的侧写结果产生了怀疑。

    连童言都对秦典的表现觉得奇怪,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她对自己的结论深信不疑。

    只是一般而言,朝夕相处的同事是信息量最大的调查群体,如果连他们都没有看出来秦典的性向……看来是她低估了他。

    仅从同事毫不知情这点看来,秦典瞒下这件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童言所知,虽然国内对同性恋的态度并不明朗,但也不至于让他死命保守住这个秘密。

    他这位男友,看来问题很大啊……

    在董任峰对秦典展开调查的同时,童言也一直在跟进辛雨晴这边的信息。

    不出她所料,辛雨晴的银行账户流水上,每个月都会有一笔大金额进账,这也让辛雨晴异于常人的消费水平有了合理的解释。

    但当他们循着线索查到打钱的银行户头时,对方对这笔每个月固定的转账额毫不知情,和死者也没有任何交集,明显是被人盗用过信息办的□□。每一笔转账都是通过电子账户转出,ip号也被特意地隐藏过了。

    这份转账,明显也掩藏着不可告人的信息。

    重重疑点都无法提供给警队更多信息,在又一天跟踪秦典却一无所获后,董任峰撤销了对他的调查。

    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是童言,这也是她和董任峰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这才一周,如果凶手真是秦典的男友,他们这段时间本就不可能私下见面。”童言对董任峰的决策表现出十分的不满,音量也比往常大了不少。

    董任峰面色平淡,甚至眼神都没离开过手上的案卷,“这不是我做的决定,队里不止这一个案件要处理,人力物力都跟不上,上面也对我们这段时间的调查有所微词。”

    虽然他也想继续往秦典的方向调查下去,但在一个星期毫无所获之后,上面对他们不往死者方面调查,反而在一个有完美不在场证明的人身上浪费如此多的时间,已经是无法放任下去的状态。

    这的确是高层的安排,他们对此束手无策,且他们没能在秦典身上找出任何线索,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童言抿了抿唇,并没能被这个理由说服,“现在这个案件的优先率最高不是么?如果我们就这样放弃秦典这条线,其他线更不可能得到帮助破案的信息。”

    “我说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董任峰的声音冷硬了些,“只有你一个人想破案吗?”

    童言语塞,沉默片刻音量放低了些,道,“那能不能留一到两人继续跟秦典这条线?人手不够的话我也可以去守。”

    这句话后,室内安静了好一阵,董任峰似乎也没想到童言有如此决心,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紧锁的眉头,“我说最后一次……”

    “我也去吧。”突如其来的男声让董任峰的拒绝没能说完。

    众人齐齐抬眼,朝声源处看去。

    连栩对众人投来的眼光视若无睹,紧紧盯着董任峰,“董队,秦典那边我去吧。”

    这次董任峰是真的有些意外了,“你?你不是……”

    “不是差人手吗?”连栩没有让他说完后半句话,“我这周的案卷整理得差不多了,可以帮忙的。”

    童言也被连栩突然的出声打的猝不及防,呆愣地望着他了一会儿,竟迟迟没回过神来。

    直到连栩这句话完,她才朝他投去感激的眼神,转而也紧盯着董任峰,等待判决。

    董任峰刚平复下来的眉头再次皱成了层层叠叠的山峰,似是在考虑让两个毫无跟踪经验且全无武力值的人出队的可行性。

    他探究的眼神划过不约而同看着自己的一男一女,最终停留在连栩身上,“你确定可以吗?你妈那边呢?”

    “这不是出警,只是在身后跟踪而已,”连栩摇头,“她不会说什么的。”

    又一阵僵持,董任峰败下阵来,终是叹了口气,在旁边看热闹的几人中巡视一眼,最后锁定在杨新身上,“老杨。”

    杨新心里咯噔一下,直觉有些不妙,起身答到。

    果然,董任峰开口道,“你和他们一起,换班监视秦典。”

    说着,又转过头来看向童言两人,“你们俩没有经验,有问题多问问老杨,既然做就一定要做好,时限一周。如果这一周还是没能找到线索,就必须放弃这条线。”

    听到最后一句,童言忍不住蹙了蹙眉。一周,对于缜密的凶手来说,并不是一个非常充足的时间,且中途只要被秦典发觉到任何蛛丝马迹,他们的所有部署都将前功尽弃。

    任务不可谓不艰难,但总比没有机会要好。

    她点头答应下来,“谢谢董队。”

    这边杨新一个头两个大,眼前这两人在他眼里就像两个烫手山芋一般,怎么一遇到这样的事老大就想到自己了呢?

    他无奈地朝两人摆摆手,“你俩跟我来,我先跟你们说说跟踪技巧,安排一下轮换次序。”

    两人应声而动,跟着杨新移步去往会议室。

    一边走着,童言还在一边打量着身旁一言不发的连栩。

    走到会议室门口时,她轻声开口,“谢谢。”

    “不谢,”连栩应得很快,“我只是想破案而已。”

    声音依旧不大,但话里的笃定却还是让童言轻易勾了唇。

    他只是想破案而已。

    所以,他和她一样,坚定地相信着她的判断。

    童言从洗手间出来没多久,邓明凡便哼着小曲晃悠了过来。

    其实之前童言就注意到邓明凡了,这五官……用贼眉鼠眼四个字来形容也不为过,加上他那看似一折就断的细胳膊细腿,倒真有点像街边的地痞,怎么看都不像警务人员。

    邓明凡对童言所思所想全然不知,笑眯眯凑过来打招呼,“你好呀,我是邓明凡,和连栩一样是文职,但我比他高级一点,是内勤组长。”

    童言看了看身前文职人员仅有的三张办公桌,其中一张还被堆满了文件,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你好。”

    连栩笑得乐不可支,“对对对,邓哥极有领导风范。”

    弯眉的模样让邓明凡这样和他朝夕相处了两年的人都有些失神,心里忍不住暗啐,这么久都没被他掰弯,真他妈佩服自己的定力。

    想着,他撇了撇嘴,朝童言神秘兮兮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死者手机的?”

    “在子堂街南街的垃圾桶里找到的。”童言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和笔,轻声道。

    “怪不得你搞得这么狼狈,”邓明凡双眸闪闪发亮,“但是死者手机为什么会在垃圾桶啊?犯人丢的?你又是咋知道的??”

    童言翻开本子的空隙瞟了一眼邓明凡,余光却看见不远处董任峰似乎滞了一秒。

    她笑了笑,稍放大了些音量,“犯人的心理其实比想象中好猜,死者被抛尸到垃圾堆旁边,衣物齐整且没有受侵的迹象,但死者身上却没有留下关于她身份的任何信息。现在的人出门,就算不拿包也不会忘记手机,死者的手机明显是被犯人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