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24.024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董任峰是杨新的顶头上司, 童言又是新进队的女组员, 相较而言, 他也只能向全队地位最低的连栩下手了。

    这边杨新正箍着连栩的脖子不放,连栩一回到警队好像又回到了之前那副弱不禁风的状态, 被杨新圈得气都喘不上来, 脸也跟着涨红不止。

    童言不禁狐疑, 虽说杨新的身手肯定会比身为文员的连栩要强,但连栩今晚在她面前制服李翰宇时的那个速度……

    “在想什么?”

    董任峰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了童言脑中的思绪。

    她摇了摇头, “没什么。”

    一边说着, 指尖微动将手柄拨动一圈, 又重新播放了一次监控录像中的画面。

    周而复始了好几次,却依然只能看清最明显的两辆车。

    连栩和杨新不知何时已走到了童言身后, 也一齐看着面前的屏幕。

    半晌,连栩突然开口, “我记得你说过,子堂南街有两个没有摄像头的路口?”

    “嗯,”童言颔首,“那个路口倒是拍清楚了,我刚才也看了一遍,没有目标车辆。”

    “能回放看看吗?”连栩轻声道。

    童言不置可否, 手上却利索地往回拨了拨。

    几人只觉眼前一晃,屏幕上就出现了另一个路口的画面。

    正如童言所说, 这个路口上的画面因为车速较慢还算清晰, 路口边只停了一辆黑色的suv, 车牌也清晰地显示在画面上,远a67b7t,一个很明显的新牌照。

    画面一闪而过,车已经稳稳停在了辛雨晴下车的第二个路口。

    “我去查一查车牌信息。”连栩记下车牌,立马往外走。

    一个明显与目标车辆不符的车和牌照,童言眼神微顿,她刚才怎么就没想到。

    她又将画面以最慢速度回放了一次。

    这次能看到的不只是车牌,还有车尾露出的一道明显的划痕,就算只是肉眼判断,也能看出这道划痕的新鲜程度,应该是刚出事故不久。

    董任峰见童言反复回放着这一画面,不禁挑了挑眉,“有思路了?”

    “只是推测,”童言点了点头,“等连栩回来就知道了。”

    说曹操曹操到,连栩应声进门,手上拿着还存有打印机余热的纸张,“车主于仁波,是本地人,车辆颜色和车型都和画面上的车辆相符,家庭地址也在子堂南街附近,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这辆车最近有报修记录吗?”童言问道。

    连栩神色不变,“没有。”

    案情似乎再一次陷入僵局,杨新有些泄气,伸了个足有五秒的懒腰。

    “有于仁波的联系方式吗?我想去看看他的车,顺便给他也做份笔录。”童言直接无视了一旁的杨新。

    连栩点点头,正欲开口,却让董任峰抢了先,“今天你们先回去吧,秦典和李翰宇那边的跟梢我跟上面打过招呼,已经恢复了,这一个星期辛苦你们了。”

    童言一顿,目光露出些不解。

    董任峰失笑,朝她指了指墙上的挂钟,“都这个点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车主那边你和连栩两个人跟进。”

    童言看了看已经指向十二点的时针,露出一抹尴尬之色,最后无奈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倒是连栩脸上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像这样被董任峰主动划分到行动人员一类,近距离参与到案件之中,这都是他以前从未想象过的。

    就好像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一切就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董任峰翻了翻眼皮,目光准确地落到连栩身上,“你也别乐,这次秦典和李翰宇两个人的跟梢要耗费不少人手,不然这种事怎么也轮不到你们俩去做。”

    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至少现在看来,车主和这件事毫无关联,就让这两个人去排查一下也好。

    说完也不管连栩的反应,领着杨新就往外走。

    长夜漫漫,但对于秦典二人的跟梢才刚刚开始,他还要赶紧去给其他组员分配任务。

    室内重归寂静,只剩监控录像中孟泽希车内若有似无的音乐声回荡在空气中,平添一抹暧昧。

    童言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肩膀,刚才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宣布下班了,全身的神经猛然放松下来,这才感受到浑身上下传来的酸胀感。

    这一夜,似乎太过漫长了。

    *

    翌日,早上8点一到,童言便准时睁开了眼。

    常年高强度的刑侦工作下来,规律生物钟的作息时间对她而言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让她没想到的是,刚洗漱完没多久,她就接到了连栩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显然已经出门了,周围环境的嘈杂声音不绝于耳,他的声音却依旧清晰,“我已经联系过于仁波了,是市一中的数学老师,正好他今天早上没课,十点左右可以配合我们调查。”

    童言刚起来没多久,脑中思绪尚有些混乱,乍一听甚至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过了好几秒才明白过来连栩的意思。

    “知道了,”她抬头看了眼时间,“但现在才八点,你不会是想这么早就过去吧?”

    “我醒得早,就提前跟你说一声。”连栩的声音带了些笑意,“你不会还睡着呢吧?”

    “我刚起来,这不是还有俩小时么,我吃个饭再过来。”童言打开手机的扬声器,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

    “想吃包子吗?昨天包子店的老板新推出了五仁味的包子,我抢了好几个。”连栩语气中笑意更甚,就差昭告天下他今天心情不错了。

    童言翻了个白眼,伸手打开瓶水乳,倒了点在手上轻拍在双颊,“你自己慢慢吃吧。”

    说完也不等连栩说话,自顾自用没有沾染上护肤品的小拇指挂断了电话。

    经过上一周的折磨,她这辈子算是再也吃不下包子了。她都不知道连栩是怎么能做到一年365天,天天吃包子的。

    童言想着,猛地回想起上次那个蟹黄芥末味的包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护肤加上化妆的时间被她准确地控制在半小时之内,看了看时间,她满意地点了点头。

    童言随意地做了两个三明治,给自己煮了杯咖啡。

    经过一周生死时速的摧残后,这一顿简便的早餐都足够让她心情愉悦。

    尽管她已经刻意放慢了速度,但吃完饭出门时,时间依旧还没到9点。家里静得让她发慌,想了想,她搜索了去市一中的路线,决定坐公交车晃悠过去。

    这也是她在美国养成的习惯,不忙的时候就坐坐公交车或者地铁,在车上观察旁人的细节来推测他们的工作甚至心情,也相当于是对侧写这个职业另一种形式的特训了。

    观察从车站就开始了,她看着路边背着双肩包,脚踩帆布鞋的两个女生,心里默默做出判断。

    咖啡厅兼职生。

    一阵寒风袭来,童言紧了紧外套,又走近了些两人,很快听到她们的对话。

    “上次那个咸猪手不是对你动手动脚吗?下次他再来,你就直接让徐哥帮他点单。”

    “别提了,我现在想起那个人的脸都还想吐,下次他来我就直接躲到吧台去。”

    童言勾了勾唇,中。

    公交车缓缓到来,旁边的两个女生似乎和她是相同路线,比她先一步上了车。

    九点有余,工薪阶层和学生都已经开始一天的工作或学习,车上人并不算多。

    童言习惯性地走到最后一排入座。

    目光从最后一排看过去,逐个判断,大学生,护士,兼职生,出租车司机。

    嗯,很符合这个时间点出门坐公交的人群特点。

    视线往前,是一个佝偻的老奶奶,老人手里紧揣着自己的斜挎小包,花白的头发也挡不住她眼神中的锐利。

    童言眼神一顿,心中默默感叹一句岁月弄人。

    老人身上的信息太少,她并不能判断出太多;但仅从老人清明的眼神和手上的动作,也能判断出这是个精明了一辈子的人,年轻时应该还是个美女。

    正当她继续往后,视线来到最后一排的男人时,口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童言掏出手机,果不其然看到连栩的名字。

    她接通电话,“我在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