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21.021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董任瑜口中的被杀作何解释无从得知, 但至少,当董任峰赶到医院的时候, 陈雪已经被抢救过来了,只是意识不明仍在昏迷中,且医生已经做出判决,

    ——“病人虽然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脑神经受损严重, 恢复意识的希望非常渺茫。”

    董任峰在这行做得久了, 也经历过不少这样的事,他轻易读出了医生的潜台词, 陈雪可能醒不过来了。

    他看了看坐在病房门口仍止不住啜泣的董任瑜,抿唇走近坐到她边上。

    董任瑜似乎是受到了惊吓, 感受到医院铁质板凳轻微的晃动感下意识缩了缩身子,抽泣声更甚。

    董任峰叹了口气,覆手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 “别哭了, 你嫂子只是暂时昏睡, 还没到哭的时候。”

    他语气很轻,听起来却又带着异样的笃定, 很容易让人感到信服。

    可惜很显然这次他没能让董仁瑜相信这番说辞。

    她抬起头来,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我见犹怜, 声音也还在颤抖, “哥, 嫂子真的是被人杀的……”

    “你嫂子还没死!”董任峰语气严厉起来,“不要乱说话。”

    董任瑜被他陡然变粗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哭声都停了一秒,而后也不敢再出声,眼眶里的泪水却是越积越多。

    董任峰无法,终是沉默地移开了眼。

    因为儿时家里发生的一场大火,董任瑜患上了严重的ptsd,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自那以后董任瑜性情大变,从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变成了现在这副内向胆小的样子。

    尽管这并不影响她的日常生活,只是平时偶尔会神神叨叨一副被迫害妄想症的模样。

    所幸前两年她认识了吴宗霖,一个终于让她敞开心扉的男人,他们很快陷入热恋并在今年年初结了婚。

    而陈雪,就是吴宗霖大哥的妻子,也就是董任瑜口中的嫂子。

    董任峰并不清楚为什么董任瑜会在第一时间联系自己而不是联系吴宗霖,也无从判断陈雪是不是真的是被人谋害的,在了解到实情前,他能做的微乎其微。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问清情况后决定只身前来医院确认,而不是直接出队的原因。

    于公,这个案件没有直接报案,他没有出队理由;于私,他知道自己妹妹的潜在病症,并不能将她的话当作完全可用的信息。

    而事实上,他来了解过情况后也得知了陈雪出事的原因,分明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罢了。

    但让他感到忧心的是,近两年董仁瑜的病情刚有些好转,现在又亲眼目睹了陈雪的车祸……

    很有可能会让她的病情反复。

    两人沉默良久,董任峰看着自家妹妹不停抽泣的样子终是有些不忍心,正欲开口询问她当时的具体情况,走廊尽头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下一秒,转角处出现了神色焦急的吴宗霖和大哥吴雪峰。

    *

    另一边,刑警大队边上的一家小炒菜馆中,杨新一手高举着董任峰走之前留下的信用卡,另一只手抓着一瓶啤酒,大声道,“今天大家敞开吃敞开喝,千万别和我客气!”

    旁边的邓明凡嗤笑一声,“谁和你客气,你有本事就别用董队的卡买单。”

    杨新装没听到,自顾自和一旁的连栩碰杯,“来,喝酒!今天还是多亏了你手刃秦典啊。”

    “别乱用词。”连栩轻笑,吃了口菜便端起了酒杯。

    两杯冰啤酒下肚,气氛也热烈起来,看着周围的同事们渐入佳境,杨新终于挺着肚子缓缓坐下。

    他又凑近了连栩一些,轻声感叹,“你还别说,今天你坐在秦典身上那个样子,我真以为自己看到了以前的连队。”

    连栩抿唇,眼中似有暗光流动,他垂眸不语,兀自喝了口酒。

    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微妙的僵持,杨新似是陷入了回忆,也跟着一杯一杯地喝了起来,今天他和董任峰赶到现场的时候,只那匆匆一晃眼,他真的在连栩身上看到了连世伟的影子,就连每次制服犯人后的招牌姿势都如出一辙。

    可惜了……

    童言坐在连栩和邓明凡中间,这边连栩闷不做声地喝着酒,另一边邓明凡犹觉不够,拿起酒杯就要和童言碰杯,“小童,你入队也有半个多月了,之前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我可要好好敬你一杯,也算是庆祝你入职了。”

    童言张了张嘴,正欲开口阻拦,邓明凡就似看穿了她的意图,二话不说给她满上一杯,“来来来,今儿开心,你也别推脱,这里所有新人入职的时候都是要经过这一坎的。”

    杨新看到这幅场景也跟着起哄,“是啊小童,你是女同志,我们也不为难你,喝过两轮就放过你!”

    童言摸了摸脑袋,有些犹豫地拿起酒杯,“两轮是指?”

    “他们一人敬你一杯是第一轮,你围着敬在座每个人一杯……”连栩轻笑开口,“为第二轮。”

    童言眼睛猛地睁大,还没开始喝酒,话就已经说不利索了,“这、这不能吧,我真喝不了酒。”

    “没事,”邓明凡大手一挥,“我们这么多人呢,待会总有人能送你回家的!”

    说完一股脑将手里的酒杯尽数没入口中,喝完还夸张地叹出一口酒嗝,显得随意亲切。

    这边邓明凡都已经喝完了手中的酒,童言也不好多作推脱,眼睛一闭,手里的酒杯就往嘴里送,耳边立时传来众人的欢呼声。

    眼看童言开始喝酒,其余人摩拳擦掌,甚至开始自发地排起队来。

    邓明凡也没有说谎,这里的每一个人包括连栩,进队的时候都受过至少五六轮这样的连番轰炸,当然仅限于下班时间。

    加上队里这是第一次有女队员的加入,大家都显得蠢蠢欲动,就是苦了今晚还在办公室里值班的那几个小可怜了。

    童言好容易喝完一轮,正想趁着这股劲头一鼓作气喝完第二轮,刚给自己倒满一杯,身旁突然伸出一只大掌,手里还端着一杯冒着泡的酒□□体。

    她抬眸望去,入眼便是连栩那张极有辨识度的笑脸,他正挑眉望着自己。

    就算她现在已有些反胃,也依然能准确地判断出男人嘴角的倾斜程度所表达的意思,

    ——幸灾乐祸。

    哦,还外加雪上加霜。

    童言翻了个白眼,怎么说也是交换过“秘密”的同伴了,她刚才甚至还想象过这个人会救救自己。

    她怎么就忘了,他们两人间的梁子一直就没解开过。

    想着,童言直接推开了连栩的手,转身以极快的速度从地上的啤酒箱中抽出两瓶未开封过的酒瓶,“砰”一声砸到桌上。

    “我们俩怎么说也合作了一个星期了,这感情怕是不能按杯算吧?”童言抬眸,话里的挑衅意味昭然若揭。

    桌上的吵闹声因她突如其来的声音停了两秒,紧接着,是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哄闹。

    “怎么的,跟我们就是一杯酒的感情呗?”

    “哈哈哈哈,不不不,至少两杯!”

    “连栩上啊!这他妈你能忍?”

    “小连,她这是跟你杠上了啊!”

    连栩咧开了嘴,在一众声音中抄起酒瓶,握住瓶身就将瓶盖对准了桌角。

    只见他飞快使力往下一磕,“叮——”

    瓶盖应声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一连串飞快的动作看得童言目露星光,又来了,这速度和他制服李翰宇的时候一个样。

    他身上猛然散发出来的强烈自信仿佛给他周身镀了一层光,而很显然,这道光晃住了童言的眼。

    连栩碰了碰童言摆在桌上的另一瓶酒,笑道,“要我帮你开吗?”

    童言这才回神,冷笑一声,“不用。”

    说着,她也拿起酒瓶,直接用嘴咬下了瓶盖,比连栩更快地含住了瓶口就喝起酒来,然后,众人便只能看到她不停滚动的喉管,接着便听到她“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和刚才连栩的速度相比也不遑多让。

    这“气吞山河”的气势,让所有人都有些傻眼。

    邓明凡尖叫起来,“快啊连栩,你要输了!!”

    连栩轻笑一声,立马就把酒往嘴里灌。

    事实证明,男女之间的喝酒速度的确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就算童言比连栩先几秒开始,依然是他率先吹完一整瓶酒。

    童言只晚了一瞬,她愤恨地用手背抹了抹嘴边残留的酒渍,似是不甘,又拿起两瓶放到桌上,“接着来,第二轮。”

    连栩眼神微动,脸上笑意更甚,“好。”

    又一瓶喝完,童言觉得自己肚子都要涨破了,气势上却毫不见弱,她扫过周围看热闹的众人一圈,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还有谁”。

    邓明凡手里已经操起了两瓶啤酒,正等着童言说继续。

    谁知童言梗了梗脖子,昂首挺胸大声道,“我去洗手间。”

    说完没有迟疑,一溜烟就往厕所的方向跑去,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

    此时连栩再也忍不住,捂嘴闷笑起来。

    没有金刚钻还非揽瓷器活,就会好勇斗狠……

    装腔作势。

    意外的……有点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