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18.018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童言两人拿着于仁波的证词火速赶往警队的同时, 董任峰也打来了询问调查进程的电话。

    几人一合计,决定同时前往李翰宇所在的花店做最后的确认。

    改变车身颜色的办法有很多种, 甚至有可能是李翰宇直接换了辆车过去,尽管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买车是要被记录在案的。

    而如果李翰宇真的改变过车身颜色, 就算他现在已经换回了本身颜色,车尾的划痕也不会骗人。

    秦典每天都在他们的严密监控下, 而李翰宇自事发后就没再回过花店。也就是说, 就算他将车身颜色换回白色,车尾的小细节也不会引起李翰宇的注意。

    去花店的路上, 时间显得尤为漫长,路上接连的几个红灯都让人有些着急上脑。

    童言两人下车的时候董任峰和杨新已经到了。

    几人一齐走进花店, 玻璃门上的风铃叮叮作响,各样的花香扑鼻而来,瞬间冲淡了些他们的紧张情绪却又带来一丝微妙的不安分。

    董任峰走在最前面,朝一脸笑容的店员小姑娘掏出了警员证, “我们是刑警大队的, 这里是李翰宇的店对吗?”

    年轻小姑娘只是个兼职生, 哪看过这样的架势,连忙点头, 手心都已经出汗了。

    “能告诉我们他的车在哪吗?”杨新看到面前清秀的小姑娘被五大三粗的董任峰吓得话都说不出来,朝店员笑了笑, 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善些。

    店员摸了摸脑袋, “店长的车一般停在后院, ”又指了指旁边的侧门,“你们可以从这进去看。”

    这次没什么意外,他们成功见到了李翰宇的白色suv。

    正如童言所料,车身是白色的,秦典不会放任李翰宇犯这种低级错误。

    她来到车尾,一边回忆着划痕的大致位置,一边伸手摸去。

    不多久,她便在原本平滑的车身表面上触到一处明显的凹面。

    就是它了!

    “这就是案发现场的那辆车!”童言立时开口,声音笃定异常。

    董任峰表情松了松,立马拨出电话,“可以抓人了。”

    看样子是在通知盯梢的同事。

    回警局的路上,杨新自告奋勇地坐到了童言身边,“你给我说说,这个案子到底怎么回事?虽然我们找到证据,但他到底是为什么要杀死辛雨晴,又是怎么杀死她的?”

    “辛雨晴应该是撞破了秦典的非法勾当,事后又一直用这件事情威胁他让他每个月给钱。从银行流水可以看出来,上个月的不明账款的数目是平时的十倍不止,应该是辛雨晴狮子大开口了,秦典实在不想再受她掣肘,于是就动了杀机。”童言眼睛看向窗外,轻声说着。

    这个世界上,每一件事都有它的原因,只是看她能不能找到罢了。

    “秦典应该是之前就已经杀人的想法了,他在整个案件中都做出了非常精妙的部署,只可惜……”她勾了勾唇,“孟泽希打乱了他们的部署。”

    不知何时开始,窗外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雨水滑落在玻璃窗上,似有一丝阴郁,觉得有些闷,童言将车窗摇下,露出一丝缝隙。

    “案发当晚,秦典按照计划让李翰宇出门做准备工作,十点左右用自己的名义约了辛雨晴出来喝酒,为了制造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他甚至引来了从未去过自己家的女友,做出吵架和好的假象打电话给死者说自己去不了了。”

    “在秦典和李翰宇的预想中,辛雨晴第二天还要上班,接到秦典电话后应该会马上回家,所以李翰宇便从十点半开始就一直埋伏在子堂南街没有摄像头的路口,等待辛雨晴的到来准备下手。”

    “秦典的准备非常充足,甚至利用在机构碰到的于仁波做了假牌照,还给车身换了漆想掩人耳目。”

    “他们没想到的是,辛雨晴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可能是觉得都到酒吧了,还不如碰碰运气钓个有钱人,然后她就碰到了孟泽希,这也可能是秦典计划中唯一的误判,让李翰宇在街口多等了接近两个小时。”

    “在这两个小时中,李翰宇精神一直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对周遭事物的灵敏度极高,于是他将车内散发着浓重气味的花搬到了后备箱,这也是为什么车尾会有一道这么明显的刮痕,就是被花盆划到的。从刚才摸到的凹面大小来看,和他店里的花盆沿边宽度是吻合的。”

    “我们在李翰宇身上搜出来的麻绳的确就是作案工具,但又不仅仅是麻绳,还有一条丝巾,爱马仕今年的新款花色。之前我和李翰宇聊天的时候问过他,人那一瞬间的反应不可能说谎,他的确近一年都没有逛街或购入奢侈品了。那么这条丝巾只有可能是属于死者的。”

    “也是因为隔了这条丝巾,所以麻绳上没有搜到死者的皮肉组织。我们从监控录像上根本看不到死者的丝巾,同理从背后攻击死者的李翰宇也一定没有看到她的丝巾,匆匆勒死辛雨晴后,他看到了死者脖子上的丝巾,害怕争斗中在丝巾上留下什么痕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拿走了丝巾。”

    “这两个人应该都是初次犯案,秦典主导,李翰宇只是执行者,各处留下的纰漏,比如丝巾比如车尾的痕迹和拙劣的毁证方式,几乎都是李翰宇留下的,而秦典这个人……”

    童言顿了顿,“非常不简单,逮捕他们后,对秦典的指控应该还会再多一条。”

    “多一条什么?”杨新眨了眨眼。

    “数目惊人的不正当得利。”童言启唇,阴天的光线打在她脸上竟有种别样的朦胧。

    她心里清楚,这样的大笔金额进账,除了毒品别无他物。

    话音刚落,杨新甚至还没来得及收敛自己张大的嘴,董任峰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将车上几人的倦意尽数打散。

    他戴上蓝牙耳机才接通了电话,“喂?”

    耳机声音开得很大,后座的童言甚至能听到那边的骚动,她不自觉紧张了起来,心中多了一丝不安。

    下一秒,董任峰猛地踩下刹车,车上三人无一例外向前倾去,身后也顿起一片喇叭声。

    “我马上过来,你现在去小区监控室调监控,快!”董任峰只停了一秒,马上朝电话那头的人说着,又立马踩下了油门并打转方向盘掉头。

    看到方向有异,杨新警觉性极高,立马开口,“出什么事了?”

    “秦典和李翰宇跑了。”董任峰收紧下颚,嘴抿成了一条直线。

    “什么??跑了?!”杨新整个人恨不得蹦起身来,如果不是碍于车内的狭窄空间的话。

    连栩愣住,童言的脸色也并不好看,但至少还能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

    半晌,连栩沉声问:“怎么回事?”

    “这两个人从昨晚回家就没再出门过,”董任峰顿了顿,“至少我们的人没有看到他们出门。刚才我通知小李抓人,他们上楼敲门的时候就没人应声了,后来找物业拿了备用钥匙进门才发现家里根本没人,衣柜和保险柜都被清空了,摆明是一副跑路的样子。”

    “秦典的车还在车库吗?”童言立马问。

    “还在,小区只有这一个进出口,我已经让小李去查监控了。”

    “还有机场,火车站和巴士站,”童言道,“特别是机场。他们这个时间跑路肯定是觉察到我们已经拿到关键性证据了,很有可能逃出国。”

    连栩颔首,脸上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阴沉,“查一下去泰国的航班。”

    每个月都有这么大笔流水的进账,秦典背地里见不得人的勾当一定是稳定且暴利的生意,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贩毒。

    而毒品交易泛滥且不需要签证的国家,泰国是首选。

    童言却摇了摇头,就算秦典是做毒品交易的,也不一定会去泰国。对于他这样谨慎的人来说,最好的选择,是逃到与中国没有签署引渡条约的国家。

    董任峰利索地将车停在路边,“老杨你来换我,我打几个电话。”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车里只有董任峰没断过的通话声。

    安排机场海关等过关要点的严密监察,几乎给局里所有人都安排了相关任务,童言几人只是在车上听他打电话都能想象到局里现在手忙脚乱的画面。

    但这仍然不够,如果秦典两人是打车或租车离开临远市,他安排的这些事情就都成了无用功。

    这个案子至今为止拖了大半个月,如果真让这两个人跑了,谁能甘心?

    就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几人终于到达了秦典的公寓。

    正如董任峰所说,衣柜和保险柜里空无一物,但依旧能从散落在地上的衣架和屋内各处的凌乱程度看出两人的跑路的决定应是临时做出的仓促之举。

    童言在屋内搜寻片刻,眼神落到还未来得及关闭的电脑屏幕上。

    她甚至连手套都来不及戴上便直接握起鼠标打开了桌面上唯一的浏览器,点开历史纪录。

    连栩注意到童言的动作,很快靠了过来。

    下一秒,两人眼前出现了一长串购票网站的历史纪录。

    网站的名称最后明确地道出了秦典的目的地——塞班岛。

    童言眼神微缩,果然,这个人是想潜逃到无法引渡回国的国家。

    这显然是个考虑良久却也匆忙的决定,前往塞班岛不需要签证,却又属于美国的管辖范围,很明显,美国目前尚未和中国签署引渡条约。

    她立马起身唤来董任峰,“机场那边有消息了吗?秦典和李翰宇早上刚刚定了去塞班岛的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