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17.017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电话那头突然就没了声,又过了两秒,童言耳边传来冰冷的忙音。

    很显然是被连栩挂了电话。

    她再也忍不住,捂嘴闷笑起来,身子也跟着轻微的笑声一齐抖动,立时吸引不少车上乘客的目光。

    九点五十五分,她终于到了市一中门口。

    连栩果然穿得不多,裹着外套不停地跺脚。似乎是还记恨着之前的耍弄,直到童言走到跟前,他才带着的浓重鼻音冷哼一声,又斜睨了她一眼,调头就往学校里面走。

    童言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嘴边的笑容就未曾褪去过。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认识连栩之后,她深藏在内的恶趣味也被挖掘而出,且乐此不疲。

    连栩轻车熟路地走往校内的其中一个教学楼,楼里没有电梯,他一言不发地爬着楼梯,脚步也越来越快,就像打定主意想甩开童言似的。

    尽管童言今天为了方便调查特地穿了双平底鞋,却还是跟得够呛。也不知道是不是偶然,她总觉得连栩似乎对她的软肋了若指掌。

    从小学开始,她最怕的就是体育课;初中的800米跑更是从未完成过一次,就连体育中考时,她的800米都直接申请了最低线免跑。

    等童言终于气喘吁吁地跟上已停下脚步的连栩,他略带嘲弄地扯了扯嘴,“刚才和于仁波通过电话,他中午要和办公室的老师一起聚餐,我们速战速决。”

    童言咬了咬牙,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

    再次穿过几个转角,才终于来到了于仁波的办公室。

    许是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办公室里的老师并不算多,于仁波在一众女老师中显得格外突出,童言甚至不用怎么观察,就能判断出他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于仁波也注意到两人的到来,很快起身向他们走来,对连栩伸出手,“你就是连栩吧,我是于仁波。”

    “你好。”连栩颔首,又向他介绍道,“这是我同事童言。”

    于仁波友善地对童言笑了笑,又将两人带到了办公室外面的空荡走廊上才开始说话,“两位来找我具体是想问什么事呢?”

    话是对着连栩问的,很显然没把身边的女人当作主角。

    却不想连栩只侧了侧身,全然没有开口的意思。

    童言会意,脸上已摆出笑脸,“是这样的,我们最近在调查一起案件,证人提供的关键证据中出现了你的车,所以队里派我们来简单问你几个问题,不用紧张,就是例行公事。”

    于仁波很快掩下眼中的惊异,停了童言的话表情更加松弛,“没事没事,你们有什么尽管问。”

    “那我先确认一下,你是住在子堂南街吗?”

    “是”

    “黑色本田suv,车牌为远a67b7t,是你的车没错吧?”童言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笔记本,边打开边问。

    “是我的车没错。”于仁波颔首。

    “住的地方没有停车位吗?”

    “嗯?”于仁波面上出现一抹惑色,“有是有,但我住的是老房子,院子里的空间有限,有时候回家晚了就没有停车位了。”

    “所以没有停车位的时候你一般会停在哪?”童言点点头,以示对他回答的肯定。

    只是问题却让一旁安静的连栩眼神一动。

    诱导,以未知的提问方式判断是否符合已知信息;对方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根本没法说谎。

    她是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于仁波想了想,脸上出现一抹窘色,“一般就停在南街路口的街边,我第二天一早就要出门上班,不会造成交通堵塞什么的。”

    童言完全不在意他是否有违章停车,只轻声追问道,“那周末呢?”

    “周末我很少出门,就算出门也不会开车。”这次于仁波的表情平静了不少,语气也比刚才慢了些。

    童言微挑眉峰,“11月12日那晚你出过门吗?”

    顿了顿,她又摇了摇头,“不,那天一整天你出过门吗?那是个周日。”

    “这都大半个月了,我还真有点记不清,但周日我晚上偶尔是会出门的,毕竟周一早上我可以挪车。”于仁波表情有些迟疑,又带了些不明所以的困惑。

    似是为了回想起那天的记忆,他又掏出手机翻了翻那天的相册和聊天记录。

    半晌,终是摇了摇头,补充道,“真的不记得了,我手机上也没有那天的记录。”

    童言点了点头,心头思绪窜动,最后合上了笔记本,“方便带我们去看看你的车吗?”

    “行,车停在学校边上的教职工停车场,可能有些远。”于仁波应得爽快,转身便移步往楼梯间的方向走,“你们跟我来吧。”

    路程的确不近,三人走了大概五分钟才远远看到停车场的指引路牌。

    连栩走在最后,微跨两个大步跟上前方不远的童言,偏过头轻声问她,“怎么样?”

    “他没有说谎,跟这个案子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童言同样轻声回答。

    一个人脸上的表情会出卖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表情比想法永远快一秒。于仁波思绪很清晰,她问出11月12日这个具体日期时他也没有表现出异常,所有想法和表情都是一致的。

    说话间,几人终于走到了停车场。

    于仁波的车和车载监控里拍到的画面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他光洁如新的车尾,

    ——并没有视频里的那道明显划痕。

    童言眼神微动,状似无意地问道,“你的车最近出过什么事故吗?或者说擦擦碰碰之类的?”

    于仁波思考片刻,最后肯定地摇了摇头,“没有。”

    “那最近有做过保养或者补漆吗?”她又往车尾的方向走近两步,蹲下身子,近距离观察着录像里有划痕的位置。

    一边问着,还一边伸出手在车牌周围摸索起来。

    “也没有,”于仁波加快了些语速,“我每年都有固定的保养时间,大概年前才会去4s店一趟。”

    这次不仅是童言,连栩也露出一抹微笑。

    找到了。

    车载录像上的黑色本田车尾有一道明显的划痕,他查到的报修记录和于仁波所言吻合,童言也没有在车尾上发现什么异常,且最重要的是,于仁波的车,和李翰宇的车型一模一样。

    种种迹象表明,录像上的黑色suv和李翰宇的白色本田,是同一辆车。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秦典和李翰宇是如何得知于仁波的车型和颜色甚至车牌,这三个人之间必定存在着某种联系。

    想着,连栩掏出两张秦典和李翰宇的照片,递到于仁波面前,“你认识照片上的这两个人么?”

    童言也很快起身朝于仁波望去。

    于仁波瞥过照片时几乎没用多久便很快给予否定,“不认识。”

    连栩神色不变,眉间的褶皱却透露出他内心的焦灼,“你确定吗?”

    童言也紧盯着他,并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丝可能遗漏的表情。

    见两人这种架势,于仁波大概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又认真地打量照片半晌,这次他的语气不那么肯定了。

    他抽出李翰宇的照片,“这个人我肯定是没有见过的,我每年教过的学生不少,就算不记得名字,对脸也一定会有印象。”

    “那这个人呢?”连栩举起秦典的照片,追问道。

    于仁波有些犹豫,语气也跟着迟疑起来,“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但我真不记得我在哪里见过,可能是在路上见过也不一定。”

    童言拍了拍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轻描淡写道,“你有和培训机构合作过吗?”

    “没有。”于仁波答得很快,“我们公立学校的正规老师怎么会和私人的培训机构有合作。”

    语速很快,语气也很笃定,但眼神里的游移不定却显露出一丝慌张。

    连栩和童言对视一眼。

    只片刻,童言扯了扯唇,“要我说出来么?超智培训机构,板桥路的那一家。”

    似是觉得她力度不够,连栩加重砝码,“这种事,我们用警队的名义去抽取一下监控记录就一目了然,到时候捅到学校……”

    “别别,”于仁波额头已经冒了些冷汗,双手也无意识地搓动起来,见事情明显已经忽悠不过去了,果断选择坦白,“两位警官,该说的我都说了,这些事情相当于我们这行的潜规则,很多老师都会介绍学生去培训机构补习的,不是只有我这么干。”

    “我们也不关心你和培训机构有没有合作,拿多少回扣,”连栩挑眉,“你只需要告诉我们,你是不是在培训机构见过这个人。”

    他指了指手中的照片。

    于仁波观察着面前两人的表情,见他们似乎真没有抖搂出自己的意思,终于放下心,开始回想自己上次去超智的画面。

    童言和连栩都紧盯着明显正在思考中的于仁波,心中一块石头高高悬起,等待的时间显得尤其难熬。

    半晌,于仁波突然猛地拍了下手掌,发出一声脆响,也将对面两人的紧张情绪打散,“我想起来了!”

    “什么?”两人异口同声。

    “我的确在超智见过这个人,他好像是那家机构的老师,我去的少,和他有过几面之缘,但没说过话。”顿了顿,于仁波又道,“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机构楼下的停车场碰到他,和他一起上的电梯。”

    随着于仁波落下的话音,童言脑中的拼图终于完整。

    她不自觉展露一抹笑意。

    不得不说,秦典细致的观察能力,深沉的心思和对全局的盘算谋划都高于常人;但只要是做过的事,再小心也会留下破绽。

    就好像平滑的鸡蛋表面下隐藏的裂缝,掩饰得再好,也终究会引来嗅觉灵敏的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