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15.015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音刚落,孟泽希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便直接夺门而出,一溜烟跑没了影。

    连童言都忍不住挑了挑眉,这个二世祖莫不是把这当成是侦探游戏了吧?

    就算他只是无聊,但这样兴奋的反应和如此积极的态度……

    总叫人莫名不爽。

    这边连栩和杨新刚搜查完辛雨晴的包,正要拿着整理好的资料往董任峰所在的质询室送去,旁边一个人影疾驰而过,恍惚间只感受到一阵疾风。

    两人对视一眼,分别从对方眼中看出一抹疑惑。

    而后又看到门大开着的质询室内,童言二人脸上的无奈神色,颇有一丝面面相觑的意味。

    连栩闷笑两声,率先走进质询室,顺势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董任峰,“辛雨晴包里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有一些化妆品和钱包,钱包里的证件和银/行/卡经过查证和死者身份都对得上。”

    董任峰点点头,嘴边似有嘲意,“这个辛雨晴……还真是肯下血本,连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敢丢在别人车上,套路不是一般的深啊。”

    “你就这么肯定是辛雨晴故意把包丢到孟泽希车上的?”杨新又递上一张纸,“这张□□不是她常用的那张,但余额也足够让人有些意外了。”

    “多少?”董任峰问。

    杨新伸出三个指头,还煞有介事地晃了晃,“三百万。”

    童言轻笑,“这笔钱应该就是秦典和李翰宇的作案动机了。”

    “什么意思?”杨新不解,“他们想要吞下这笔钱才杀人的?但他们连死者的银/行/卡都没有,说不通啊。”

    “恰恰相反,”她努努嘴,“这笔钱应该是秦典和李翰宇给辛雨晴的封口费。”

    “封口费?!你是说这笔钱是他们打给辛雨晴的?他们俩条件虽然都不差,但也不至于有这么大一笔钱吧?”杨新追问道。

    “就是因为金额太大,才能判断出这笔钱来历不明,至少不是什么正经生意赚到的钱。”这次董任峰抢先一步开口,语气中的笃定引来童言侧目。

    他能做上队长,也不全是因为常年累积的经验和高人一等的体魄,该有的推理能力也绝不会差,有些事不是他不懂,而是在拥有切实证据前很多事都不能做。

    连栩也跟着点了点头,“他们应该就是想隐瞒这笔钱的来历,又不想让辛雨晴继续威胁他们,才会痛下杀手。”

    童言眯了眯眼,“威胁”这个词用得精妙,她之前想的是分赃不均,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一层。

    杨新看着口径空前一致的三人,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智商有些不够用。

    这些人都是怎么就能仅从辛雨晴异常的消费水平就能判断出这么多呢?诡异的是,凭借对犯人的勾画做出判断的童言这样也就算了,怎么连一向以事实证据为主的董队也变成这样了?

    似是看懂了他的想法,童言缓缓开口,“事实上不仅辛雨晴,秦典和李翰宇两个人的工资也明显与他们的消费水平不符,他们之间必然是存在联系的。而在这三人中,唯一和其他两人都有着紧密联系的,只有秦典。”

    “所以,秦典就是那个有着秘密资金来源的人。”董任峰点了点头。

    说话间,孟泽希已经拿了车载监控录像过来,气喘吁吁地交到董任峰手里,又故作潇洒地扯了扯衣领,“你们直接把里面的内存卡内容复制一份吧,如果没什么要问的我就先走了,公司那边还有点事。”

    这副欲语还休的姿态,分明是在等着他们夸奖。

    童言忍不住嗤笑一声,看来这人不仅很闲,还很有可能是个戏精。

    董任峰也觉好笑,他朝孟泽希点了点头,“你先去吧,后续有需要我们会联系你的。”

    “ok。”孟泽希两指并作手刀,从眉间往几人站立的方向划去,末了还对童言抛了个媚眼,“我平时有些忙,有事的话记得提前联系预约时间。”

    童言被这突如其来的媚眼惊得寒毛直竖,这个人刚刚明明还一副对她不冷不热的模样,难道是她之前的判断有误?

    看到童言脸上罕见的怔愣神色,孟泽希满意地勾了勾唇,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和来之前的云淡风轻别无二致。

    *

    孟泽希走时已经晚十点左右,拿到车载监控的董任峰等人马不停蹄地查起录像画面来。

    根据孟泽希提供的时间,他们直接从11月12日晚12点以后的监控画面开始查起,但很显然,车载监控单一的镜头画面查看周围环境起来还是会有些困难。

    孟泽希果然没有说谎,从监控画面来看,他和辛雨晴上车的时间是零点十分。

    监控录像中显示的画面也正好是从rama酒吧侧门的停车场出来,直接就朝新丽的方向开去,两人在车内的对话也并不无趣,暧昧色彩浓重地让童言忍不住自动过滤。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呢?”是辛雨晴的声音。

    男声话语中带着笑意,和孟泽希刚才在警局表现出的玩世不恭如出一辙,“我的职业,应该也不影响我们更深层次的交流吧。”

    “当然,”女声被逗得咯咯直笑,“人家这不是好奇么?”

    突然变得娇俏无比的撒娇女声让一旁的连栩鸡皮疙瘩掉落一地,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刚才看孟泽希倒是人模狗样的,但这口味倒还真是荤素不忌。

    这他都能吃得下。

    两人说说笑笑了一路,快要经过子堂街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孟泽希似乎低声骂了句脏话,却还是很快接起电话,“喂,爸,怎么了?”

    “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行么?”

    “我还在外面呢……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过来。”

    他似乎挂断了电话,车内重归安静了几秒,再开口时已然是一片惋惜之色,“哎,好事多磨。我爸突然找我有事,说有公司的事要问我,你家住哪,我先送你回去吧?”

    “没事啦,你就把我放这边上就行了,我家就住子堂街附近。”女声似乎并没有太惋惜,甚至没有一丝不舍。

    童言在心里暗啧两声,这段位还不是一般的高。

    “行,那下次联系。”许是公司那边催得紧,孟泽希也没有犹豫太多,直接把车靠到了路边。

    监控里晃过的路牌上,赫然写的是“子堂南街”。

    就是这里!

    屏幕前四人注意力马上被吸引了过去,精神也保持了高度紧张状态。

    辛雨晴下车后孟泽希没有多作停留,一打方向盘就往前面开去,速度也比之前载着辛雨晴的时候快了不少,只一眨眼,就已经开出了子堂街路段。

    “妈的。”这时连董任峰都忍不住骂脏话了,这兔崽子,刚才还慢悠悠地在路上开,连车道旁边停着的车的路牌都一目了然,到了关键地点居然突然提速了,这他妈他们看得清楚个啥??

    董任峰立即摁了32倍慢速回放,这才隐约看到了停在南街路边的两辆车。

    是一辆白色的桑塔纳,和一辆黑色的丰田小轿车。

    董任峰立马对杨新道,“通知信息组,看看能不能解析出来这两辆车的车牌。”

    杨新领命,就要走出门时,董任峰又补了一句,“你们刚才记了李翰宇的车牌号吗?”

    “记了,远a89275,是老车牌。”连栩道。

    董任峰颔首,“看看能不能和这两辆车合得上。”

    杨新接着往外走,却不料又因童言的一句话停住了脚步。

    “不是,”童言淡淡出声,“这两辆车应该都不是李翰宇的,就算是,车牌应该也不可能对得上。”

    既然李翰宇敢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车牌号,就一定不会怕被路上或别人的摄像头拍到,且这也并不符合她对秦典和李翰宇两人的侧写结果。

    李翰宇是执行者,而秦典作为主导者,一定不会让李翰宇就这样暴露在路面上的镜头中,而很有可能已经换过□□号了。

    “嗯……”董任峰沉吟片刻,“老杨先把画面转给信息组吧,就算不是也要确认一下。”

    “那个……”

    杨新再一次停下脚步。

    随之而来的是连栩略为尴尬的声音,“我刚得到李翰宇的车牌信息之后查了一下,是一辆白色本田suv……所以这两辆应该都不是李翰宇的车。”

    出门动作被打断三次有余的杨新忍无可忍,负气地将监控室的门“哐”一声关上,气势汹汹地朝连栩走去,撸起袖子就要打人,“你他妈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早说!!看老子三进三出很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