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14.014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新和连栩赶到没多久,董任峰和童言的身影就从走廊的转角处火急火燎地跑了出来。

    传说中的目击者就站在办公室内,男人高挑的身姿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一身服帖的西装,考究的袖扣和多处精致的细节都能看出此人优厚的家境;再配上他一脸镇定自若的表情,与现场微妙的紧张气氛截然不同。

    此时秦典与李翰宇也一同从质询室走了出来,两人看到室内格格不入的男人都明显有一瞬的怔愣,显然和其他人一样,也是头一次见到此人。

    董任峰拨开人群,缓步走了上去,“你好,我是刑警一队的队长董任峰。”

    “队长?”男人眉眼一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缓缓转了过来,“所以你是管事的。”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却分明能看出他对面前之人的不屑和自身完全不显突兀的优越感。

    他从西装内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给董任峰,“孟泽希,我来送辛雨晴的包。”

    说着,他递上了一直勾在手里的小包。

    ——正是辛雨晴在监控上露出来的那个香奈儿红色leboy小香包。

    董任峰看到名片神色微动,pasn集团总裁孟黎的儿子,孟泽希。

    再抬眼时包已经被邓明凡小心翼翼地接过了。

    事情到这里似乎已经完全出乎了董任峰的意料,他动了动唇,“你从哪里得到的包?”

    “她出事那晚掉我车上的,后来我出国了一段时间,今晚刚回来想联系她,谁知道我助理查了半天告诉我她出事了。”孟泽希依然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这不,我就马不停蹄给你们送证物来了。”

    “现在有时间么?”董任峰似乎也感染了他的漫不经心,说话声音也跟着淡了起来,“想简单问你两句。”

    “当然,”孟泽希颔首,一边还风骚地捋了捋头发,“我这不是特地过来配合调查吗?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配合调查是假,日子过得太过无聊才是真,童言想着,不禁扯了扯嘴,无意识勾起一抹弧度。

    孟泽希眼尖,把这个一直站在旁边沉默寡言女人的表情尽收眼底,眸色渐深。

    啧,这个女人的眼神……还真让人不舒服,让他有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董任峰得到首肯,对童言使了使眼色,转身便率先往质询室走。

    经过秦典和李翰宇时,还对两人和颜悦色地点了点头:“你们今天可以先走了,后续有问题会再找你们的。”

    李翰宇明显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闻言立马看向秦典。

    秦典罕见地皱了皱眉,停了半晌才向旁边的李翰宇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快走到门口时,还犹似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眼几人走向质询室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不妙。

    就像突然在自己设计好的平静湖面上投下一颗巨大的定时炸/弹一般,孟泽希……也许就是那颗炸/弹。

    *

    质询室内,孟泽希俨然已经是一副东道主的模样,自在地翘着二郎腿,自得其乐地喝着警队送上的便宜咖啡,不亦乐乎。

    董任峰和童言并肩坐在孟泽希对面,两人都对孟泽希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早有预想,这个人从刚出现在他们面前到现在一直保持着这幅模样,配上他的背景,二世祖的形象已然深入人心。

    “11月12日当晚你和死者,”董任峰终于开口,“也就是辛雨晴,在rama酒吧见过面?”

    “是啊,”孟泽希淡淡点了点头,“那晚我在rama包厢里和朋友喝酒,出来上厕所的时候她非常巧地撞到我身上来了。”

    说到“巧”字时,他还特意加重了音量,又顿了顿,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你们也知道,这样的事,我在酒吧每天都能碰上好几次,这套路……”他笑出声来,“说实话有点俗。”

    言下之意,是辛雨晴故意摔到他身上想演一出酒吧邂逅的大戏。

    童言心里松了一半,嗯,很符合辛雨晴的性格。如她同事所说,“想在酒吧钓凯子”。

    很显然,孟泽希就是那个倒霉的凯子。

    董任峰会意,也不反驳,顺着他的话往下问,“然后你就带着她回了包厢?”

    “包厢里那么多朋友,我突然带个陌生女人进去算怎么回事?”孟泽希眯了眯眼,眼珠往右上角飘了飘,典型的回忆式动作,也让他的证词多了一分可信度,“我带她去了酒吧的私人包间喝酒。”

    “你都觉得她是故意撞到你身上的,还这么轻易地上了钩?”董任峰垂眸。

    孟泽希笑意更甚,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谋杀案的严重性,或者说是有恃无恐,“送上门来的艳遇,妹子长得也还行,我当然不会拒绝。”

    董任峰颔首,对此表示理解。

    一旁的童言却突然开了口,“私人包间在哪,酒吧的监控录像好像没看到。”

    “你们当然看不到,rama是我们公司旗下的一个分支品牌,私人包间和给客人玩的包厢不在一起,为了方便活动,装修的时候我还特地交待了经理,不要在那边安装摄像头。”孟泽希眼中透出一丝玩味。

    “喝完酒你们准备去开房,就从酒吧储藏室那道被封禁的门出去了?”童言继续道,声音毫无波动。

    倒是孟泽希和董任峰同时意外地挑了挑眉,异口同声道,“你怎么知道?”

    “上次去酒吧调查的时候看了下。”她瞥了眼董任峰,“就是我离队的那段时间。”

    董任峰表情有些尴尬,“下次……”他清了清嗓,“有发现记得跟我说。”

    孟泽希无声地笑了笑,“你知道的倒挺多。”

    他顿了顿,“没错,我是从那扇门出来的,包括包厢那边没有安装摄像头的事都是为了方便活动,我老爸给我安排的女朋友是和我们公司有合作的富家小姐,每天像个福尔摩斯一样盯着我不放。这种事可不能让她知道,所以平时出来玩我都特别小心。”

    “那你们从酒吧出来后又去哪了?大概几点?”董任峰转回正题。

    “这你就是在为难我了董队,”孟泽希换了个坐姿,“半个月之前的事了,我还真不记得离开酒吧的时候几点,反正已经转点了,酒吧转点的时候会有固定音乐热场,我们是热场之后离开的。”

    他喝了口咖啡,“从酒吧出来之后,我就准备带她去新丽了,谁知道那天我爸突然给我追了个电话让我回公司一趟,说是有急事,我就在子堂街路口把辛雨晴放下了。”

    “不过这个女人也不简单,答应先回家倒是爽快,走的时候又故意把包丢在副驾驶座的侧边。”说着,孟泽希摇了摇头,一副叹息的模样,“套路这么深的女人,现在想想,幸亏当时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不然还不知道自己会怎么被她宰呢。”

    童言静静听着孟泽希的供词,直接忽略了他的后半段话,脑中已经勾画出rama酒吧,新丽酒店,子堂街和pasn总部的路线图。

    虽然这几个位置听上去隔了十万八千里,但如果真如孟泽希所说,是去新丽的路上被临时叫走的,这个路线是完全说得通的。

    这个人虽然态度有些不对,但没有说谎。

    且他提供的时间点和死者遇害的时间点完全吻合,傅航那边鉴定的结果,案发时间就是十二点半左右。

    她也相信孟泽希并不是凶手,那么按这个时间线盘算的话,在辛雨晴下车的时候,凶手必然已经埋伏在子堂街了。

    子堂街没有摄像头的地方……

    她立马追问,声音和刚才的淡然已截然不同,细听还有些急促,“你放辛雨晴下车的地方是不是子堂街南街?”

    孟泽希眨了眨眼,“好像是吧,怎么了?”

    “当时有没有注意到旁边有其它车辆停在路边?”

    这么冷的天,一个早有预谋的罪犯也不可能只身埋伏在街边,必定是等在车上的。

    她之前的判断也没有错,凶手除了半夜开了车出门的李翰宇,别无他选。

    “这我可真不太记得了啊……”孟泽希摸了摸鼻子。

    室内静了半晌,董任峰似乎在考虑童言所问话中值得商榷的地方,而童言脑中的拼图已经完成了大半,只差一点,现在就只差关键证据了。

    只要孟泽希能记起当时路边还有没有另外的人,案件基本已经明朗。

    只片刻,孟泽希突然一拍桌子,脸上出现兴奋的神色,“对了!”

    “我车上有blackbox!我这两周都在国外,没有人碰过我的车,那天的记录应该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