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11.011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栩只觉眼前一晃,接着便看到童言往嫌犯那边跑去的身影。

    许是因为地上凹凸不平的泥土和散落的垃圾,童言跑得并不算快,但深一脚浅一脚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依然颇显突兀。

    即便是这样,老天犹觉不够。

    这边童言着急上脑想要阻止嫌犯销证,一个不慎便被脚下坑坑洼洼的石子地绊倒。

    倒下时童言双膝着地,发出一声闷响。

    高度紧张下的连栩呼吸一窒,下意识往黑暗中那个突兀伫立的男人望去。

    那人一直背对着他们,隔得远了,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

    他松了口气,两步并作一步走,迈开长腿不过片刻便追上了跪在地上喘着粗气的童言。

    此时也顾不上别的,他赶忙搀扶起童言,两人离足够遮掩身形的垃圾车已经有段距离了,此时只要嫌犯回头,他们便无所遁形。

    连栩心跳如雷,一边打量着嫌犯的动静一边拉起童言就往边上的垃圾堆跑。

    远处的男人似有所感,在包里掏东西的手顿了顿,缓缓地,终于转过头来。

    转头的那一瞬间,连栩瞳孔微缩,眼看离那团堆砌成山的垃圾堆只有一步之遥,他猛地将童言按倒在地,自己也跟着趴了下来,紧紧地贴在了童言身上。

    两人之间无一处空隙,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夜似乎更静了。

    他们仅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触及到对方身体传来的温度,甚至还能感受到彼此不相上下的心跳脉搏。

    根据心理学家的调查结果,人在高度紧张时对周遭环境的敏感程度都会无限放大,对于此刻倒在地上的两人来说,现在就出现了这一现象。

    不管是童言还是连栩,都敏锐地听到了离他们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踩在地上散落的垃圾和松软泥土上,发出吱吱呀呀的轻踏声。

    而这样的声音,无疑也在向两人昭告,嫌犯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电话那头的董任峰俨然不知道这边的形势,尽管没有开扬声器,他们依然能听见他在那头疑惑的喊叫声。

    “喂?连栩?还在听吗?你们在哪……”

    连栩没有给他继续出声的机会,果断挂掉了这通电话,同时心里快速盘算起来。

    不管对方是多么危险的犯人,他们现在人数上就占了优势,只要嫌犯手里没有掌握着危险用具,他们也不是没可能成功制住他。

    如果打算和嫌犯硬碰硬,他们便要作最坏的打算,无法捉到犯人销证的那一瞬间,便不能算作人赃并获。

    就在连栩脑中无数想法急转而过之时,耳边的脚步声似乎更近了。

    他默默计算着声源处和两人间的距离,三米——他攒紧了拳头,随时准备一跃而起。

    两米——他身子微动,偏过头到童言耳边,同时在兜里摸索出一个电击棒,低声道,“待会儿我制住他,他要是反抗或者想逃跑,你就用这个电他。”

    童言紧捏着手里的圆柱形物体,堪堪寻找到开启按钮,紧张到险些忘记呼吸。

    一米——连栩脑中的弦绷到最紧,全身肌肉都掉动了起来,犹如一只潜伏在暗处的猎豹,气氛中的剑拔弩张都要溢了出来。

    千钧一发之际,连栩决定先下手为强,他猛地从地上跃起;当他身体仍在半空中时,双眸便准确地捕捉到了不远处的黑影,同时看到的,还有嫌犯脸上无从掩饰的惊异与慌乱。

    他翻身就来到嫌犯一侧,蹲下身子一击扫腿便踢得男人吃痛倒地。

    趁着男人仍未反应过来的空隙,连栩利索地骑到他的身子上就顺利将其控制住了。

    童言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上前想给连栩身下的男人补上一击电击。

    连栩眼疾手快,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电击棒,“你想干嘛?”

    “电他啊,”童言双眼睁得大大的,一副惊疑不定的模样。

    连栩暗骂一声,熟练地将男人的双手背在后面,又把他身上的包扯下,瞬时就用背包带子将他的双手禁锢起来,打了个死结。

    做完这一切,他才缓缓开口,“你他妈不知道人是导电体?你怕是想把我也电死吧?!”

    危机解除,连栩的语气也重新回归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童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碎碎念道,“我这不是怕你制不住他么。”

    这人还真是……刚正经没两秒就原形毕露了。

    她暗暗回想着刚才的画面,连栩动作实在太快,连她这个近在眼前的人都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就已经制服了嫌犯。

    怎么看都好像太顺利了一点……

    想着,她狐疑地看他一眼,连栩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想法,很快移开目光,转而瞥向地上一直在挣扎的男人。

    男人俊俏的脸庞因为挣扎渐渐涨红,额间隐有汗珠,“你们他妈谁啊,快放开我!你们这是违法行为知道吗?!”

    “呵,这么说你还挺遵纪守法?”连栩嗤笑一声,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打开禁锢着男人的单肩包。

    童言也凑了过去,入眼便是一条爱马仕的女士丝巾。

    在男人的叫喊声中,连栩伸手拿出了丝巾,丝巾下是一条粗粝的麻绳。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出“果然如此”的意味。

    死者是被勒死的,这很有可能就是作案工具。

    背包的位置在男人身后,他没能看到两人的动作和表情,却能从身后的动静感知到两人已经打开了他的包。

    他愈发激烈地挣扎起来,嘴里也开始屡爆粗口,“我操,你们他妈是小偷?要钱直说啊,别动我包里的东西,我身上的钱都给你们就是了。”

    话音未落,垃圾站的入口处突然出现几抹白光,一看便知是车辆的前照灯。

    车身两侧的蓝色横条明显昭示着警车的到来,是董任峰到了。

    连栩和童言一齐起身,同时松了口气,虽然没逮到犯人销证,但如果包里那条麻绳真是作案工具,他们同样也足够起诉嫌犯了。

    *

    在回警局的路上,董任峰对童言两人进行了严厉批评,大致内容是不该擅自行动云云。

    连栩乐呵呵听着,左耳进右耳出,关键时刻还点头应个两声,认错态度不可谓不好,倒是只字未提童言率先行动的事情。

    童言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完全没有捉到嫌犯应该有的开心情绪。

    董任峰将两人的行为尽收眼底,最后只能草草以一句“下不为例”结束此次的批评教育。

    虽然这次两个人顺利完成了任务并抓到了嫌犯,他依旧觉得这次只是他们的歪打正着,不是每一个嫌犯都和这次一样,往往在抓捕的过程中,会遇到危险性犯人的可能性很大。

    童言是个女人自不必说,连栩在警校的身体素质本就不太过关,在警局也只是个文员,要是这两人出了什么事,不管是连栩那个难缠的母亲或是调童言过来的上司,都不是他能交待得过去的。

    半个小时后,几人终于到达警局,开始了对嫌犯的拷问。

    他们也终于得知了嫌犯的名字——李翰宇。

    自发现自己被警察捉到后,李翰宇便一直处于一种莫名的焦虑情绪中,在警车上不置一词,来到质询室后也是一副不愿意配合调查的模样,只反复提到要和自己的律师联系。

    更让人感觉到他的可疑。

    杨新是在童言等人到达警局半小时后匆匆赶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看看嫌犯的外貌特征。

    当他看到嫌犯的特征与童言所说一般无二后,再看向童言的表情已不能用崇敬来形容了。

    但现在的童言却已经没有理会杨新的功夫,连栩也一样。

    对他们而言,现在李翰宇招不招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他们正焦急等待着傅航的消息。

    麻绳上到底有没有检测出和死者相符的皮肉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