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10.010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童言三人一直保持着高度警觉,但就算在这样的高强度监控下,一周时间已过去五天,她们依然连嫌犯的影子都没有见着。

    连栩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童言对嫌犯缜密的性格也有所判断,倒是杨新显得尤其失望。

    让他颇为不解的是,时间越来越少,童言的表情却越来越平淡,已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又是一天毫无所获后,杨新对此次事件的兴趣终于告罄,斜眼盯着身旁的童言道,“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什么怎么打算?”童言似有不解,眼神依然紧盯着车外的某一个方向。

    “别告诉我你没后招,这都最后一天了。”他不相信,一向颇有主见的童言会真的就这样放弃。

    不料童言却完全没有接茬的想法,“这不是还有一天吗?”

    不急,和嫌犯比耐性,谁先动摇谁就输。

    太阳再一次落山后,连栩也带着大肉包如期而至。

    人说时间是把杀猪刀也不无道理,经过一周的摧残,现在的童言已经完全不再注意形象,接过两个包子就开始吃,一边吃着,还一边含糊不清地问他,“今天这是什么馅的?怎么味道怪怪的。”

    “哦,”连栩嘴角带笑,状似随意道,“芥末蟹黄馅的,好吃吗?”

    轻描淡写的语气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般。

    “噗——”

    连栩开口的同时,童言也感受到了口腔里传来的呛鼻辣味,一个干呕就把嘴里的残渣统统吐进了塑料袋。

    尽管如此,她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辣味呛得眼泪直流。

    连栩闷笑不止,从包里掏出一瓶早就备好的矿泉水递过去,“夸张了吧,我没说之前不是吃得挺香的吗?”

    童言抿了口水,冷冷瞥他一眼,“这几天还真是辛苦你了,变着法子坑我。”

    玩笑开完了,连栩这才笑嘻嘻地拿出埋在背包深处的两个正常肉包递给她,“我这不是看你这几天压力挺大的吗。”

    童言不语,却还是默默接过了包子吃起来。

    连栩说完后就抬眸朝窗外看去,车内重归寂静。

    这几天虽然童言没有表现出来,但他也感觉到童言越来越寡言,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了;他对人面部表情的分析可能不像童言那么准确,但也能隐约看出她的闷闷不乐。

    时间越来越少,就连他这个局外人都感觉到重重压力,更不用说争取到这一周之期的童言本人了。

    童言吃得很快,给自己塞了满嘴的包子,连说话的念头都没有。

    确如连栩所说,时间所剩无几,她虽然表面上与平时无二致,但心中的紧迫感已经袭上心头。

    太阳彻底落了山,住户楼里已有几家亮起了灯,这其中也包括了秦典家里。

    连栩垂眸,看来今晚他们也不会有所动作了。

    他下意识转过头看向身旁满嘴油光的女人,余光却突然闪过一抹似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连栩动作一滞,定睛望过去,便看见一袭黑衣的高挑男子。

    男人形色匆匆,背着一个gucci的宽大单肩包,暗黄的灯光照的他的脸忽明忽暗,却还是能依稀看出他与周围行人不同的气质,鹤立鸡群。

    连栩眸色微闪,嘴边勾出一抹笑意,“嫌犯出洞。”

    童言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大楼入口处,死命盯着刚出来的黑衣男子,眼神一动不动,艰难地吞下了口中最后的食物,立时开口,“就是他,快跟上!”

    一边说着,她一边掏出手机给董任峰发去短信,【发现嫌疑人,已跟梢。】

    连栩笑意沉沉,在目标男子上出租车后缓缓跟了上去,末了还偏头打量一瞬身边眼睛发亮的童言。

    一周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随之而来的,是连栩越来越熟练的跟车技巧。

    他掌控着与目标车辆的距离,熟练地打着方向盘,一边缓缓开口,“这个时间出门,他是要去干嘛?”

    “他不得不做的事……”童言暗暗思忖,离案发足有两周,嫌犯这个时间出门,能做的事还真不少。

    脑中却突然闪过男人身上那个硕大的名牌包。

    是证据!

    “他去销毁证据了!”童言高声道。

    连栩脸色微动,又捏紧了方向盘一分,紧盯着前方不远处的目标车辆,不自觉有些紧张。

    车上两人皆无跟踪罪犯的经验,僵持之际,童言手上的电话突然铃音大作。

    屏幕上显眼的“董队”二字将童言飘远的思绪扯了回来,她很快滑动屏幕摁下扬声器,“董队。”

    “在哪?”电话那边的人似乎也有些手忙脚乱,背景是嘈杂的脚步声,应该还在局里。

    童言抿了抿唇,努力回忆着刚才路边一闪而过的路牌,“淮海路高架桥,目标正往塔子山方向行动,我怀疑他是想去销毁证据,塔子山附近有什么垃圾厂么?”

    “塔子山……”董任峰沉吟片刻,“应该是丰田里,那边有一个垃圾即时处理站,也是离秦典家最近的站点。”

    “应该没错了,”童言语气有些急促,“你们什么时候到?”

    董任峰那边顿了一秒,很快道,“我们从局里过去,最少还需要半个小时,你们跟紧一点,但记住,我们到之前不要暴露,对方是杀人犯,你们两个没有自保能力,不要强出头。”

    话音未落,前方的出租车突然在一个闸道变了方向,转眼便下了桥。

    童言赶紧挂断电话,朝旁边的连栩指着路口,“他们下桥了,快变道!”

    连栩也发现了这一情况,连转向灯都来不及打,急转方向盘向右边拐去。

    突然的变道立时引来了身后车辆的一阵喇叭声,轮胎在沥青道路上的快速转向也传来一阵刺耳的“嗞”声。

    好容易才重新跟上目标车辆,连栩松了口气,“这是去垃圾场的方向吗?”

    “我又不是本地人,”童言忍不住白他一眼,“从桥下走能去丰田里吗?”

    “丰田里?”连栩点了点头,“殊途同归,去丰田里大概有十几条路线。”

    顿了顿,他又狐疑道,“是发现我们了吗?这人转向这么突然。”

    “应该不是,”童言打量着前方已经起步的出租车,又看了看刚才打开的手机地图,“大致方向还是丰田里的回收站,嫌犯反侦察能力很强,这应该是他谨慎所致。”

    连栩放下心来,只是暗暗把车速提了起来,又与前方的目标车辆缩短了一个车位。

    错过今天,不知道还要蹲多久才能等到下一次机会,这次就算是被发现了,也不能跟丢。

    这也是童言的想法,嫌犯如此谨慎,今天之后应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出门了。

    幸运的是,似乎真如童言所说,嫌犯真的没有发现他们,刚才只是他的虚晃一招。

    两人提心吊胆一路,终于在十几分钟后跟车到达了丰田里的垃圾处理厂。

    男人在垃圾站门口就下了车,身侧宽大的深蓝色大包也还在。

    他小心地把包护着,抬步走了进去。

    连栩把车停在离垃圾站一个路口的地方,刚一熄火童言就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他赶忙抽出钥匙,一边摁下锁门钮一边赶上她,拉住了她的手,“你干嘛,董队他们还没到。”

    童言一把甩开他的手,“晚一步都有可能失去证据,真等他们过来就来不及了!”

    说罢也不理连栩,径直往垃圾站的方向跑去。

    连栩无法,只得迈开步伐向她追去。

    两人刚一踏进垃圾场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嫌犯,幸运的是,他似乎还在搜寻着最佳处理地点,并没有直接处理包里不知名的证据。

    他们快速移动到一排垃圾车前,藏身于其中两辆之间,站定便开始往不远处的嫌犯背影看去。

    车身之间的空隙有些小,呆的时间越久,鼻尖传来的酸臭味也愈发浓重,但两人似乎对此毫无觉察,时刻注意着男人的动静。

    远处的路灯影影绰绰,连栩抽空拿出手机给董任峰拨去电话。

    半晌,电话终于接通,那边传来了董任峰低沉的嗓音,“喂?”

    “董队,我们已经到垃圾场了,嫌犯可能要销证了,你们还有多久能到?”

    董任峰那边顿了一秒,似乎是在看时间,开口道,“大概还需要7、8分钟,你们不要打草惊蛇,这次一定要抓到切实证据。”

    连栩还没来得及应声,这边童言已经动了。

    耳边也同时传来熟悉的女声,

    “他在掏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