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侧心术 > 8.008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出童言眸中透露出的坚定神色,不知为何,眼前这个五官普通的女人在这一刻眼中不知名的光芒似有莫名的蛊惑,晃住了连栩的心神。

    又来了,这种不知名的感觉,他扯了扯唇。

    至少在这一刻,他愈发肯定了自己的选择,她身上的确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这也是他为什么会相信她的判断,并第一次违抗了母亲的意思,执意要帮助她。

    也是帮他自己。

    注意力高度集中了一天,饶是童言也有些吃不消,杨新零点过来换班的时候,她终于对连栩早上给她的“救星”眼神感同身受。

    杨新似乎也一早料到会这样,见怪不怪地朝童言挥挥手,“快回去休息吧,你还能睡七个小时。”

    这次童言连多余的眼神都来不及给,背着包就跑去大路上拦车,和早上连栩的动作如出一辙。

    杨新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钻进车里的同时心里也对童言和连栩的评价略有改变。

    别看他们现在应对这样的侦察工作游刃有余,谁又不是从零开始的。至少他参与跟踪的第一天,连这两人注意力的一半都比不上。

    警队还真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翌日,当连栩再一次换下杨新过后,他也和童言迎来了第一次单独跟车的机会。

    这天是秦典雷打不动和女朋友见面的日子。

    和之前搜查到的情报一样,秦典回家换了身衣服,晚上七点准时到达了pasn西餐厅。

    秦典的女朋友稍晚而至,明显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让人觉得可疑的地方。

    两人在餐厅门口停好车,连栩摸了摸下巴,“秦典这小子情况不错啊,这家店可不是一般人吃得起的。”

    童言眼神一顿,脑中混乱的线索隐有连接之势,她看向连栩,“这家店消费水平很高?”

    “你不知道?”连栩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这家店一顿下来怎么也要个大几千吧。”

    童言若有所思,这么说来……

    辛雨晴和秦典的消费水平都和本身的经济能力不符,这两人中必然有什么隐秘的联系,这也让她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推断。

    想了想,她缓缓开口,“你觉得秦典会记得我的脸吗?”

    “什么?”连栩一顿,转瞬便明白过来她的想法,“你可别乱来,出来之前老杨就嘱咐过,我们只能在车里进行跟踪。”

    童言勾了勾唇,“也就是说,你也承认他对我没什么印象?”

    这是一个问句,却让她说出了笃定的意味。

    连栩不语。

    的确,按照童言的推断,秦典必然会对他留有深刻的印象,当天秦典对他频频投来的眼神就足以说明问题,这样看来,秦典对于她的印象自然就少了许多,再加上那天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甚至没有和秦典对过眼。

    综上所述,秦典能认出童言的几率极小,但这依然不足以作为支撑她违背指令的基点。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稍有不慎,他们之前所做的努力便会前功尽弃,这个道理,他相信她心里也有数。

    但他不知道的是,童言对整个案情已有定论,现在就只剩这最后一步。

    他们需要更多证据。

    童言整了整衣服,从包里拿出一个框架眼镜和一个贝雷帽戴上,又把夹在耳后的头发拨散开来以遮住耳边的蓝牙耳机,临下车前,还对车上瞠目结舌的男人眨眨眼,“电话联系。”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餐厅门后,连栩才反应过来,不禁暗骂出声。

    “操,还真是哆啦a梦的口袋。”

    十分钟后,童言的电话如期而至,她的声音刻意放低了些,听上去有种别样的诱惑,“我在他们斜后方的桌子,你说我点些什么好?”

    “随你,”连栩语气不太好,“别点太贵,警队不会给你报销的。”

    电话那头的女人似乎嘁了一声,随后他便听到了她和服务员的对话,“一个博古斯海皇松露酱,普罗旺斯碳烤鳕鱼伴生煎鹅肝和一个北欧海鲜浓汤谢谢。”

    连栩眉心微抽,肚子却不争气地叫出声来,他赌她是故意的。

    正如他所料,接下来的半小时他只能听到她咀嚼和特意发出的赞叹声。

    于此同时,童言也没有放过秦典和他女友的互动。

    两人间气氛还算融洽,但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在热恋中的情侣,而更像是一对局促的相亲对象。

    秦典吃饭的时候很斯文,和女友讲话的时候直视对方,只是说话的空隙眼神还是会忍不住瞟向周围,童言在他斜后方的一个死角,倒是未曾进入秦典的视线范围之内。

    两人一直在谈论这几天遇到的新鲜事,秦典很幽默,有时会逗得女友咯吱直笑。

    童言心不在焉地听着两人的对话,最后一块鳕鱼也进了肚子。

    “对了,上次……你朋友的案件有进展了吗?”秦典的女友终于结束了进食,擦着嘴巴问他。

    童言眼神一顿,立马竖起耳朵。

    “公务员的效率永远不会太高,”秦典的语气带了些埋怨,却已丝毫不见悲伤,“雨晴的尸体现在还在警队的殡改站呢。”

    “她的父母没来找你麻烦吧?”

    秦典顿了顿,“她的父母为什么会找我麻烦,当时她接到我电话,要是直接回家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言下之意,似有埋怨。

    “也是,”女人点点头,“你上次不是说她父母到现在都没来领尸体么?她是不是……”

    “好了,”秦典打断她,似是对这个话题不愿多言,率先起身,“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从童言的角度看,女人神色变得有些奇怪。

    她不情不愿地起身,扭捏片刻才鼓足勇气,音量也放大了些,“今晚我能去你家吗?”

    秦典脚步一顿,侧头看向她,眉心有细微的褶皱,“我们不是达成过共识,说好结婚之前不同居的吗?”

    场面一度陷入僵局,秦典也意识到自己语气中的强硬,“玲玲,这也是我对你的尊重。”

    “我知道,但我接到物业通知说今晚会停电,你也知道,我一个人住,有点害怕。”女人语气有些慌乱,也带点失落。

    秦典摸了摸她的头,“别怕,我去新丽给你开个房。”

    说完也不等女友说话,抬步走向门外。

    童言勾了勾唇,细细打量起明显有些不甘的女人,在心里暗叹一声。

    怕是妾有情,郎无意吧。

    等两人先后走出餐厅,她才不紧不慢地抬手叫来服务员结账,完全无视了连栩看到目标后在耳机中的叫唤。

    待童言终于回到车上,连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表情,咬牙切齿道,“你还真悠闲,我俩第一次跟车就脱梢的事估计明天就能传遍警队了。”

    她快速卸下身上的伪装,系好安全带,“开车,新丽酒店。”

    不过一瞬,连栩扬了扬眉,怒气稍减,却还是猛地踩下油门给她送上一击强烈的推背感用以报复。

    童言斜眸看向他,嗤笑两声,幼稚。

    当他们到达新丽酒店门口时,才终于赶上先行出发的秦典两人。

    秦典并没有让两人等太久,只进去十几分钟便走出了酒店。

    连栩不禁吹了声口哨,“君子啊。”

    童言撇嘴,“你看看如果对象是你,他还会不会这样君子。”

    他打了个冷颤,果断闭嘴发动了车子。

    她忍不住更想逗他,开口道,“饿吗?”

    “不饿。”连栩毫不思索,速度快到让人一听就知道在说假话。

    童言险些绷不住,刚想开口,就听到驾驶座上的男人僵硬地转移话题,“刚才电话里听不清楚,他们刚刚有提起关于案件的事吗?”

    被他这一提醒,她也绝了玩笑的心思,转而问他:“辛雨晴的父母到现在还没来领尸体?”

    “嗯,”连栩颔首,“案发第一天我们就联系过死者父母了,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居然到现在都没人来领。”

    童言“嗯”了一声,暗暗思索起来。

    从死者的通讯记录来看,她和家人的联系本就不多,和父母的关系似乎也不怎么好。但秦典女友首先想到的就是辛雨晴的父母会不会来找秦典麻烦……

    事实上,潜意识里流露出来的心虚便能证明很多事情。

    脑中的思绪还未结束,连栩突然出声,“秦典进超市了。”

    童言抬眸,朝车外看去,果然看到秦典踏入超市的背影。

    十分钟后,当他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出来时,童言和连栩不禁对视一眼。

    终于露出马脚了。

    一个每天中午吃外卖,每隔两天就会和女友出去共进晚餐的人,秦典所购入的食材明显过于多了。

    能解释这种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

    他家里还住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