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58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而且这件事情欧阳毅知道, 欧阳毅的父母知道, 秋桐的父母也知道, 就剩一个还没想起这回事来的秋桐自己了。

    前面也说了, 欧阳毅对视线特别的敏感, 原主喜欢他的事情他自然是有感觉的,虽然他们总共不过见了三次面,但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事实上不只原主喜欢欧阳毅,欧阳毅对原主也是有好感的,秋桐的这具身体的外貌长的不差, 不, 应该说相当不错,一个直男被一个娇俏可人以爱慕的眼神看着, 怎么可能会反感。

    而不反感的结果当然是心生欢喜了,虽然这种喜欢还很浅, 还没上升到爱情, 但这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了。

    只是没想到半途换了人, 只能说,幸亏原主与欧阳毅只见过三次面, 并且其中一次是相亲,一次是订亲,两人并不是很了解,所以欧阳毅并不知道此秋桐非彼秋桐。

    当然啦, 这里面还有一个很美妙的误会, 因为秋桐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就算保守的80年代,但是来自古代的秋桐就更保守了,她偷看欧阳毅被抓包了之后,脸热的都能煎鸡蛋了,这让欧阳毅看在眼里可不就是害羞了么,只能说这真的是一个美妙的误会了。

    欧阳毅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不得不说军装真的是特别能提升人的气质,欧阳毅挺拔的身子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特别可靠,信任的感觉。

    更别提欧阳毅还是那种特别愿意动手的人,想到这个秋桐忍不住红了脸,这个男人以后就是她的男人了。

    不是说秋桐一点都不反抗的就和与原主订过亲的男人在一起,一点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谁让她是从一个古代封建社会穿越过来的女人呢。

    她来这里也才一天的功夫,她的思想还没有从男尊女卑的思想中改变过来呢,她这一天的时间光用来熟悉原主的记忆都还不够,哪来那么多的时间来分辨这个世界与原来的世界的不同。

    要知道若是她没有来到这里的话,以她25岁的“高龄”,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估计就是要想看人家了。

    虽然她现在18岁,比以前年轻了7岁,但是在她还没改变过来的思想中,18岁还没定亲都已经算是老姑娘了。

    古代人大多数十二,三岁就定亲了,十六,七岁就成亲了,16岁还没定亲的就要被说成是没人要的老姑娘了,更何况她现在都18岁了。

    当初她的玩伴们估计都是好几个孩子的娘亲了,她没有自由恋爱的概念,就算有,在这1980年夏天也是行不通的。

    当然,主要是欧阳毅是个很值得敬佩的人,秋桐向来都很敬畏上阵杀敌保家卫国的军人,更何况这个军人各方面的条件,品性都很不错。

    在她的家乡,很多人都是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过就嫁过去了,却要到掀盖头的时候才知道对方长的是圆是扁,相对的来说她这样的已经很幸运了。

    所以几点估算下来,秋桐还真的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有一个原因,秋桐可是混过皇宫的女人,那里头什么人没见过啊。

    秋桐在皇宫里见多了尔虞我诈,一肚子心机的男男女女们,也就练就了一身看人脸色的好本事。

    欧阳毅在秋桐的眼中可是纯白的很,眼角一扫就能看出他的心里在想什么,欧阳毅的所有优缺点中,最让秋桐看中的就是这点。

    更何况秋桐来这里之后已经试验过了,她的那个驭鬼能力也跟着过来了。

    原主的父亲对她很好,就是原主的妈妈虽然说在这时代的影响下多少还是有些重男轻女,但对女儿也是相当不错了。

    原主家里一共有六个人,爷爷爸爸妈妈,以及原主姐弟三人,她是唯一的女儿,下面还有对十五岁的双胞胎弟弟秋栋秋梁。

    秋桐家的条件和这时代大部分一样,勉强能够糊口不富有,但是在这个早婚早育的时代,秋桐十五岁的双胞胎弟弟也差不多到了相看人家的年纪了。

    双胞胎的年龄一样大,也代表了他们差不多的时候要相亲娶媳妇,这也就代表金钱上的压力。

    原本秋桐的妈妈若是把欧阳毅家给秋桐的彩礼扣下来,留着给双胞胎娶媳妇用的话,因为欧阳毅给的彩礼有好几百,和秋家的存款凑一凑差不多就够双胞胎娶媳妇了。

    秋妈虽然曾经有想过把欧阳毅家给的彩礼给扣下来一部分的想法,但在最后秋爸的劝说下还是放弃了,最后还是按照秋爸的话,把欧阳家给的彩礼全部给秋桐带过去,并且还打算多给秋桐一些压箱底的钱。

    秋妈在秋爸劝两句的情况下就迅速的同意了,一点都没坚持,搞的秋爸都怀疑秋妈之前的重男轻女都是装出来了的。

    秋妈不解的问秋爸:“这么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脸上有花不成?”

    “不是……你想通了就好……”秋爸愣了一下之后说道。

    “说的好像我有多不待见闺女似的,我怀胎十月掉下来的一块肉,我还能不为她着想不成。 ”

    秋妈本来还因为曾经有过的想法而挺心虚的,但被秋爸这么一说,却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也越说越觉得自己没有错,这么说的便理直气壮了起来。

    “我不就是一时间想岔了吗?用得着这样一直念叨吗?…………”秋妈愤愤不平的说道。

    秋妈的念叨人的功力太强,戏此深有体会的秋爸赶紧举手表示投降:“好了好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你还是赶紧去看你的锅吧,别糊啦!”

    秋爸转移话题的能力也是杠杠的,秋妈听到这话简直一蹦三尺高:“哎呀,我的锅……我在煮猪食呢。”秋妈一边说着一边赶紧往厨房里跑。

    秋桐和欧阳毅一样,也是第一次来原主住的这个房间,推开房门一看,这是一个只有十来个平方,收拾的很整洁,温馨的小房间。

    里面的东西也不多,一张大概还不到一米二的木架子床,床的一边摆了一张小桌子,另一边是用竹子做的一个挂衣服的竹架子,竹架子下边用砖头殿脚放了一个不到五十公分的木箱子,木箱子里面装的是原主的衣服。

    整个房间可以说是十分简陋了,雪洞洞的什么都没有,连张椅子都没有,作为一个女孩子,也不好招呼欧阳毅坐她的床上,所以秋桐迅速的把要收在这里的布料都放进木箱子里。

    然后故作淡然的对欧阳毅说道:“东西收好了,咱们走吧!”

    欧阳毅也是看出了她的窘迫,怕点破了让秋桐不好意思,所以也没说什么,跟着秋桐往外走,不过心里却把秋桐房间里缺的东西记住了,打算给她寻到了送过来。

    不过呢,秋桐把欧阳毅的心思都看在了眼里,所以她对欧阳毅说道:“你可别看我房间里东西少,就打算给我送过来哦,反正我在这里也住不久,没必要弄那么多东西,省的搬来搬去的。”

    秋桐说着又忍不住脸红,她一个保守封建的古代女人,第一次说的这么直白的话,羞都要羞死了。

    欧阳毅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还有一个月就结婚了,结婚后,秋桐肯定就不住这里了,弄了那么多东西,最后还不是要搬回去。

    当下天生长着一张严肃脸又不爱笑的欧阳毅忍不住唇角上扬,不过他还是表明了他的立场:“你这里也太简陋了,就算只是中午休息也需要多添一点东西,不怕麻烦,到时候要搬动的话有我呢。”

    秋桐脸红的“嗯”了一声,她不要说话了,原主的性格对她有这么大的影响吗?她今天竟然说了这么轻浮的话,丢死人了。

    欧阳毅见秋桐的脸上一下就添上了红色,将她整个人都显的娇艳无比,这小女儿的娇羞也让欧阳毅心动不已。

    欧阳毅到底不是那种轻浮的人,对于喜欢的人有足够多的尊重,所以这会儿没再继续会让秋桐害羞的话题。

    不过呢,秋桐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之前跟着他们的红衣女鬼,所以等她突然想起来现在还有个第三鬼在的时候,她的脸终于没那么红了。

    “你终于想起我来了,我不就是开心的一点吗?”红衣女鬼可怜兮兮的说道。

    “呵呵,我这不是给你时间让你去开心吗?”秋桐呵呵一笑,她不走人,难道要站在那里看他上下飘摇吗?

    “我………………”红衣女鬼还想说什么,不过秋桐这会儿不想听她说话,所以马上被她打断了。

    “那你之前说的事还说不说了?不说我走了。”秋桐又不是天真春虫虫,在红衣女鬼上赶着要跟她报告消息的情况下把自己的位置放底。

    “说说说。”红衣女鬼立刻点头如捣蒜,拜托!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能看见她的,还能不赶紧拉好关系啊,当鬼也太寂寞啦!

    “东山街道那个废品收购站里可是有一整套的刺绣工具。”红衣女鬼说完这话就得意洋洋的准备听秋桐对她的夸奖。

    “那你知道具体放在什么地方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秋桐看了一眼正在把装东西的袋子绑在自行车后座的欧阳毅然后才问道。

    “我在这长康市都呆了三四十年了,还能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我跟你说我不只知道这点,我还知道好多人埋宝贝的地方呢。”

    红衣女鬼一边说一边盯着秋桐看,她以为自己这么一说肯定能得到秋桐的关注,结果秋桐误会了她的意思。

    “你看我干嘛?难不成你还能带我去挖宝贝呀?”秋桐白了她一眼,用得着试探她吗?

    “难道你不想要吗?只要挖上一次就能保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红衣女鬼诱惑道。

    “哟嗬,你这是在诱惑我啊?真抱歉,不用你说我也能找得到,只要我愿意。”

    好吧,除了没进宫前,秋桐上辈子十岁以后就没缺过钱用,不说别的,就每次被鬼求上门的时候,她也不是白干活的。

    话说不是在说刺绣的绣针吗?什么时候转到钱这里了?秋桐觉得可能还是她太好说话了,所以这红衣女鬼居然给她来这一招。

    正在这时候,欧阳毅把东西都绑好了说道:“桐桐,好了,咱们走吧。”

    所以秋桐就不再和女鬼说话直接走向欧阳毅了,不过看欧阳毅已经骑到自行车上就等她往上坐的样子,秋桐就傻眼了,这后座上都绑了东西,她要往哪坐?

    想想原主记忆中,自行车带人,除了后面的座位就只有前面的横杠了,眼下这情况是她要坐在前面?夭寿啦,那不就等于是整个人都在欧阳毅的怀里了?

    秋桐还在那踌躇不前,那边欧阳毅却已经行动了,看出秋桐害羞的厉害,怕她时间越久她越害羞,所以直接长手一拉把人拉近了,然后再一揽轻松把人抱上了自行车。

    秋桐这下哪里还想得到什么红衣女鬼,什么刺绣工具,什么什么的,整个人都被欧阳毅揽在怀里,她动都不敢动一下,夭寿啦,前世今生她什么时候和男人这么靠近过了。

    “啊?”欧阳毅愣了一下,结果就被明月在腰间扭了一把,然后才醒过神来,领着秋桐往他住的房间去。

    秋桐比欧阳毅还更懵,怎么才一下话题就带到这边了?只能说明月为了给他俩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也算是见缝插针,用心良苦了。

    秋桐倒是不怎么想去,只是这会儿欧阳毅难得听从了明月的话,拉着秋桐往他的房间走去。

    秋桐抽了抽手没抽出来,欧阳毅反而拉紧了一点,秋桐因为不习惯再挣扎一下,欧阳毅反而凑近秋桐耳边说道:“你就顺了她的意进去休息一下吧,要不然她还得再拼命找机会让咱俩私下相处。”

    欧阳毅凑的太近了,秋桐整个脸都羞红了,这种时候好像除了装羞涩也不能干别的了,谁让她现在的人设是喜欢欧阳毅的女人呢。

    所以秋桐就装作羞涩的模样被欧阳毅带进了房间,只是还有她没想到的事情呢。

    一进门,欧阳毅就随手关了房门,那不大的关门声让秋桐心跳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虽然一切看起来都挺正常,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种感觉。

    “你一直不愿意和我私下相处,是在害怕我吗?”欧阳毅居然将秋桐给堵在墙上问道。

    两个人挨的极其的近,近到欧阳毅的呼出的呼吸都洒在秋桐的脸上,秋桐原本就还没有褪下的红晕又死灰复燃,热的秋桐都觉得脸上要冒烟了。

    “什,什么啊?没有!”秋桐语无伦次的说道。

    “没有那你之前怎么不敢和我进房间?还是说你怕我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情?”欧阳毅在秋桐耳边低语道。

    秋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欧阳毅会说出这样的话,秋桐此时只有一个感觉。

    她要收回她之前说的话,欧阳毅哪里就像他的外表那么老实可靠了?明明就是让人头疼的兵油子。

    “没有!”秋桐这下回答的特别快,特别地斩钉截铁。

    “没有?”欧阳毅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刚才明月都说了多少次了,每次秋桐都跟遇上洪水猛兽般的躲掉了,这让欧阳毅不多想都不行。

    “真的真的。”秋桐忙点头,这种时候骨气是什么东西?早丢到吧爪国去了。

    “是吗?我还以为你不想跟我私下相处呢?”结果欧阳毅步步紧逼,一点都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秋桐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否认喽。

    “没有,那就是想和我私下相处了?”欧阳毅问道。

    “…………”秋桐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一个女人想和男人私下相处,这么不矜持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她能干得出来的呢。

    可能是秋桐呆愣的样子太可爱了,欧阳毅没再继续逗她,而是终于将她放开了:“好了不逗你了,你坐会儿,我给你找本书看。”

    “嗯……不用了,我看会儿我刚才找到的书。”秋桐忙说道。

    然后欧阳毅就真的不再逗秋桐了,而是也找了本书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一本正经的,仿佛刚才把秋桐逗的面红耳赤的人不是他一样。

    也就秋桐不知道后世的用语,否则秋桐绝对要抗议欧阳毅无缘无故崩人设,这哪里还是一开始那个看起来成熟稳重又可靠的大兵哥,明明就是根老油条。

    秋桐看着书,却又忍不住抬头看向欧阳毅,心里有些担心,欧阳毅如此善变,那她未来的婚姻生活堪忧啊!

    看着这么成熟稳重的一个人,刚才去非要逗着自己玩,是男人都有他这样的劣根性呢,还是只有他这么顽劣?

    “你不好好看书,你看我干嘛?”之前也说了欧阳毅对视线很敏感,所以秋桐偷看他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

    一开始没说,但是好一会儿,秋桐还在那里偷偷的看他,欧阳颜就又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了。

    “没看,”有一次偷看被抓包,秋桐再一次脸色爆红。

    “没有看我你脸红什么呀,有什么话可以直说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欧阳毅如此说道。

    “嗯!”秋桐应了一声,却没有说话,然而还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

    欧阳毅叹了一口气,他对这个未来的小妻子印象还是很好的,也有心与她度过一辈子的,所以见秋桐有些怯生生的模样,于是起身向她走来。

    秋桐下意识的往身后缩了缩,刚才被逗弄的还记忆犹新呢,所以下意识的不想与他有更多的身体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