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法师网 > 第1324章:棋局

第1324章:棋局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难怪不能轻易打开古神坟场,原来这才是理由。看起来,虚无世界现在也一样正在面对这种灾难。我们虚空与它们虚空,谁都逃不过这场灾难。”看着满天满地的古兽扑落,各大界域的势力首领都醒悟了。古神坟场不仅仅是一个通道,它还是一个特殊区域。

    如果说,进入探险一段时间就可能有所收获。

    那么,在古神坟场呆了无数岁月,从荒古时代一直停留到现代,那些遗民与遗兽又会如何强大?数量又会如何庞大?

    眼前就是答案。

    古神坟场的智慧种族未知,这些凶暴的疯兽不仅数量奇多,力量也超级强大。仅仅初步观望就发现,对面兽群大部分都是至尊9的极限武力。可能因为没有太高的智慧,它们才无法修成活化法术的能力。可是,仅仅是这种程度,叠加如此庞大的数量,它们已经是不可阻挡的洪流。

    除了少数超强种族,绝大部分势力都只能回避,或者防御固守。

    虽然。

    躲回自己的私属空间是一个好方法,但是,这也意味着你要放弃虚空的地盘。

    古神坟场的古兽们不可能留下什么东西。

    无论动物,植物,乃至星球本身,一切有形之物它们都会吃光毁光。辛苦建造的法阵,长期炼铸的能量区域,或者牺牲一定代价建立的特殊环境,这些东西通通都不能幸免。

    只要一逃,本族拥有的一切都成空白。

    不逃?

    那不知道需要牺牲多少才能守得住本族基业。

    “这不是灾难,这是洗牌。”

    “没错。即使躲避成功,本身在虚空建立的基业也完蛋了。而且,因为这种躲避还会引发其它问题,会给本族族人和外族人留下一种很好欺负的感觉。以后就算灾难过去,想再重新发展也很困难。很可能,优秀的人才都往外跑了,不愿意留下。”

    “这种时刻,谁人能够对抗外敌才是真正的领航人。”

    “在远古时代初期,时空龙和界外魔崛起,看来就是这个原因。它们在那个时代一定付出了巨大代价,所以才能统御整整一个虚空域界。最少,奥灵虚空的所有种族都曾经受它们的恩惠,否则不会接受它们的统御。”

    “嗯,可惜它们的后裔太渣了。”

    古兽灾难降临,各界各族都有不同反应。

    有躲避。

    有坚守。

    有迎战。

    甚至还有主动攻击古兽的群体,例如……鲲鹏!

    面对灾难,鲲鹏从来没有‘防御’这种做法。在灾难出现之前,扑灭它。如果不行,在它出现之时主动消灭它。等着敌人打上门,鲲鹏可没有这种习惯。这些年来,铁矿师计划,铁匠师计划,铁英灵计划,鱼源舟计划,原素计划……这所有一切都为了一件事:守护鲲鹏的安全,消灭鲲鹏的敌人。

    对待虚空的种族友好,那只是因为对方无害。

    如今。

    古神坟场的古兽如海浪涌出,恶意屠戮一切与破坏一切,这种‘客人’跟它啰嗦一个字都是浪费力气。

    鲲鹏的原素计划针对法灵主宰们,他们对阵至尊9的古兽群就不虚了。

    另外。

    鲲鹏的员老会还有一个计划,它叫做:超界计划。

    这是超界力量的修行计划。

    合作方,上世四界。

    他们提供超界风,超界水,超界火,超界土的修练方法,唐士道回馈大湮灭术的‘净化者’力量。本来这不是公平交易,但大湮灭术是最高攻击,与黑洞法术并列最强。所以,换取四元素的超界修练法并不亏欠。再说,上世四界也渴望轮回世界的平台。

    更重要,这些方法并不保密,进入上世四界都可能学习。

    鲲鹏与之交易,无非更正式一些。

    “开始了。”

    “嗯。”

    “鲲鹏果然不同任何势力,它居然在进攻。那么,古神坟场即将打开,人皇到底做了什么,我们马上就会知道。”

    此时此刻。

    顶层种族与顶点豪强都关注一个人:大咒人皇,唐士道!

    继稻草人,奥灵,禅九之后,虚空下世新一个异类,一个从未败阵的怪物。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家马上就会见识到。从前的人皇一直很低调做事,现在,他想低调也低调不了了。

    虚空,古神坟场,虚无世界,三者在这一刻变成了一体。

    无论幕后的黑手是谁,战争已经无法避免。

    现在。

    稻草人必须守卫法师网,奥灵只顾追求自己的力量突破,禅九则属于体术强者,就算帮忙顶多也是镇守鲲鹏。她那种性格,不可能跟鲲鹏军团一起进攻,会不会进入古神坟场都难说。所以,虚空下世唯一可以自由行动的只有人皇一个。

    这一刻,古兽灾难降临,人皇也不可能闲着。

    然而。

    各界各族没有等到人皇杀敌的消息,新一个消息传开了……古神坟场的大门已然开启。

    “是的,就在尘上尘世……”

    “很随机的一个地方……”

    “它本来是诞生池,没等喷发材料就忽然变化了……”

    “现在情报团也没有分析结果,无法分析……”

    “鲲鹏团体已经建有传送门,就在两分钟之前完成……”

    “人皇已经现身,二十五秒前……”

    瞬间息,情报人员如同鬼影闪现各族首领的面前,报告一个又一个新消息。每一个界域,每一个势力,每一个种族,情报都不断传来。大家本以为开启大门需要一段时间,没想到,只是转眼完成的事情。此时就算从诞生池中打开,首领们也顾不上思考了。

    去。

    或不去。

    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而且,去不仅仅是大门,还是进去古神坟场的决定。

    不去?

    也可以,但相信自己身边的人们一定会很失望。

    毕竟现在是虚空所有种族的灾难,大家内心都渴望有一群人站出来。现在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现在是明知道有危险都必须行动的问题。

    消息传开不到半小时,大部分势力的首领们都‘交代后事’,踏上征途。

    虽然人人都感觉自己被坑了。

    但,现在已经没有退路。

    无数雄杰通过传送门,来到古神坟场的大门前。这一瞬间,他们最先看见一面墙壁……这是一面全部由古兽组成的生命墙壁,它挡住了另一半的天空。从这里开始,往东面西北方向无限蔓延,目光所至没有尽头。这面‘墙壁’也不是薄薄一层,它很厚很厚。

    除了古兽群体内部勉强看见一个奇亮光晕,剩余空间全部被古兽们占满了。

    虚空赶来的强者并不少。

    但是。

    相比这种满占一半宇空的数量仍然远远不如。

    不知不觉,这堵墙壁开始慢慢‘延展’,以半包围的模式漾开,以弯月形状将虚空一众强者包围在内。在场没有弱者,人人都能感觉得到:这些古兽不同其它地方的兽灾,它们远远不止至尊9的战力。它们最弱的‘小兵’就是至尊9,往上还有小队长,小精英,小头领。

    甚至,好一些还有超界力量的感应。

    更可怕的。

    这仍然不是它们的极限,在它们中间还隐藏着一些感应都感应不出的个体。

    数量。

    力量。

    古神坟场的古兽就像没有极限,每隔一秒,它们就会新增一大批。

    面对这种阵仗,大部分的势力首领都内心惊寒,不敢相信会遭遇这样的大敌。要知道,这才是门口,还不是古神坟场的全部力量。仅仅这种程度,虚空各大界域已经吃不消了。试想一下,它的内部还有多少力量?恐怕是听一听都会吓死的数字吧。

    同样的。

    还有一群人内心平静如水,没有丝毫波澜。

    甚至,一些人的脸上出现了困意。

    仿佛这很无聊。

    “人皇阁下,久违了。”可能终结一个时代的拐点,可能吞噬诸神的大门,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元昶,上世遗族元氏宗族的兵法新秀,邪灵军团的军师,他带着胜利的微笑闪现唐士道面前。

    “你想说什么?”唐士道也没有自持身份,淡然开口。

    “感谢你啊,人皇阁下。据我所知,你并没有命令鲲鹏盟族阻止这场灾难。虽然你们也阻止不了,但鲲鹏妨碍我们的话,可能需要多费一些时间。然而,你没有发出命令,鲲鹏盟族也没有妨碍我们。”元昶就是挑拨离间,故意把话说给大家听,好像唐士道有多大罪过似的。

    “我从来不命令鲲鹏,他们不是我的属下。”

    “呵呵,所以为了你当初的承诺,你就放任我们更快获得资源,打开古神坟场的大门?”元昶笑道。

    “早一点晚一点有区别吗?”

    “当然。如果鲲鹏盟族妨碍我们,各界各族至少还有三五年时间准备。而你为了当初‘不插手政务’承诺,让各族失去了这个准备机会。”元昶也不算说谎,如果鲲鹏盟族全力妨碍,邪灵们确实更花时间。

    但是。

    唐士道的应话是:“我又不是他们的爹,为什么一定要帮他们?说到妨碍,为什么不能是他们妨碍你们,让鲲鹏盟族多一点准备时间?”

    “喔……”元昶一时语窒,这话接不上来。

    此时,又一影子闪现。

    神游者,高天行。

    他微笑示意:“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感激你,人皇先生。因为鲲鹏提供了大量的源铁和源晶,我们才这么顺利打开。没有鲲鹏的资源,我们再花几年都难集全。”

    “不用谢,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我故意送你们的。”

    “喔?你说什么?”

    “我拥有唯一性质的‘源铁重组’和‘源晶重组’法术,两者都是大圆满,还拥有‘无限兵库’和‘无限结晶’的技能。懂了吗,我是故意送给你们的,那些材料本来就是我使用创世神体和魔法能量制造的。另外,你们收集的材料也是我的,我使用‘大置换术’换成了我的材料。你要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放在哪里吗?我先回答你,因为源铁重组与源晶重组,那些材料就是我的眼睛。”

    “不可能,我们明明已经检查……”

    “你们一定很不理解,为什么我要帮助你们?其实很简单,就因为这道大门。反正它一定会被你们打开,那么,与其由你们打开,不如由我来打开。听懂了吗?这道大门的所有材料都是我的,它属于我,你们只是‘免费帮我打工’的工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