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和渣受HE是什么体验 > 94.094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需购买V章50%才能看到正版内容, 带来不便请谅解  坐进韩聿白的豪车里面, 李冬发了一会儿呆。

    他想着自己七辛八苦地奋斗了好些年, 也才开得起一辆破思域;而韩聿白这个网络小说中的变态配角, 作者随手一挥,就给他配置了人生赢家套餐, 要啥有啥。

    嫉妒。

    就连床上的那点破事,也有人关心着,生怕他找不着发泄的对象。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

    “想去哪里吃饭?”李冬斜眼看着男主, 跟他说:“给我介绍个好的餐厅,不好吃为你是问。”不知不觉他也习惯了角色的口吻,凶起来毫无压力。

    奚星伶离开了有韩天临在的场合, 整个人慢慢地恢复正常, 只不过他对李冬还是有点害怕,便试探地问道:“二少平时喜欢吃什么料理?日~本?韩~国?还是法~国?”他家境小康, 父母皆是大学教授,又是本地长大的人, 对这座城市还是比较了解的。

    “中餐。”

    于是奚星伶努力地想了想,就说了一个餐厅名字,是这边比较出名的酒店,他觉得韩二少应该去得不少:“我觉得还不错, 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他那么缺心眼, 根本丝毫不在意自己刚刚被抽了两巴掌, 那股活灵活现的贱劲儿, 李冬也没办法。

    “你几岁了?”

    “二十三,我是个设计师,K大毕业的。”

    一问奚星伶就自己往下说,两只眼睛还目不转睛瞅着李冬,隐隐绽放着光芒。

    “交过男朋友吗?”李冬又问。

    “没有。”男主他着急地说:“你别看我挺骚的,其实我还是处~男。”从小到大没喜欢过谁,就喜欢一个韩天临。

    可惜对方是直男,对自己不屑一顾。

    奚星伶想到这儿,落寞地暗叹了一声,自己命太苦了。

    “处~男?”这就稀奇了,作者对主角有处男情节。

    “嗯,初吻都还在呢,我不乱搞关系的。”奚星伶朝李冬眨眨眼,他多么希望韩二少看得上自己,以后就有得是机会看见韩天临。

    而且二少长得跟他大哥这么像,给二少上也不吃亏。

    “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李冬继续问。

    “当然是喜欢男人,不过之前好像喜欢女孩子,上大学被室友带弯的,他是个纯gay,零号……”奚星伶倒豆子般,巴拉巴拉地交代:“你知道的,搞设计这一行很多gay。”

    “嗯哼。”

    “他会在寝室内看GV,跟男朋友打电话,出去约……”奚星伶掰着手指头细数室友的行径,根本没有隐私这个意识,对的,他连自己的性命都愿意奉献,还谈什么狗屁隐私。

    “有男朋友还约?不怕得艾滋吗?”李冬抬着眉,挺讨厌这些乱约的同志,就是因为他们,才把同性恋的名声搞臭:“你呢,想过出去约吗?”

    “当然没有。”奚星伶摇摇头,直言不讳:“我不是喜欢大少吗……”这一点他挺害怕韩二少生气的,说完就有点后悔地闭着嘴。

    李冬当然知道,他只是故意问的:“不约也好,省得担惊受怕。”就像他单身三十年没约过一样,就是害怕外面那些装纯的名媛们乱搞。

    而且二三线城市,gay们隐藏得比较深,要找到适合的不容易。

    短短聊了几句话,奚星伶就频频看着李冬,眼神中带着小小的探究。

    “你看我干什么?”李冬调~戏道:“觉得我帅吗?”

    目前还没照过镜子,不知道韩二少的脸皮是不是真的倾国倾城。

    奚星伶直接笑得像朵花儿,因为韩二少脾气真好,他点头说:“二少很帅,比明星都好看。”

    就是长得跟韩天临有六七分相似,五官看起来比略粗犷的韩天临更精致。

    所以奚星伶面对着韩二少的脸皮,会有一种面对着韩天临的感觉,他其实是隐隐享受的啊。

    这些李冬都不知道,他还以为奚星伶只是单纯地夸赞自己。

    搂着年轻鲜嫩的小男生下了车,来到餐厅门口。一位脸蛋漂亮身材火爆的知客小姐迎了上来,显然是韩二少的熟人:“二少,您来了~~”

    嗲嗲的知客扫了一眼李冬的手臂,竟然搂着一个男的,顿时快哭了。

    她们还想着到韩二少跟前自荐枕席呢,没想到二少竟然是个弯的。

    “行了,我们来吃饭。”李冬挥开知客小姐,毕竟他也是个弯的,对这些一天到晚想爬床的狂蜂浪蝶们没有兴趣。

    奚星伶笑眯眯地被李冬搂着,他只要看着李冬的脸就心满意足了,完全生不出反抗的心理。

    自己长得像韩天临,是李冬去了一趟洗手间才知道的。

    “嗤……”他想起奚星伶热情如火的表现,觉得超级讽刺,而且有点无奈。好好地一个优秀青年,干点啥不好,偏要把自己往火坑里送。

    趁着菜还没上来,李冬走到抽烟区点了根烟。

    他的烟瘾不大,有时候忙起来一天都要不了一根。只有心烦的时候才特别想抽烟。

    而韩二少抽的烟很淡,简直就像装逼用的,李冬抽得一点都不习惯。他还是喜欢十多块钱一包的红双喜,便宜又适口。

    在李冬离开的空当,奚星伶一个人坐在这边。

    他看着食物陆陆续续地送上来,而李冬还没回来,于是频频地回头望着洗手间的方向,有点不安。

    “不好意思,久等了。”李冬从奚星伶身后走过,带起一阵淡淡的香烟味道,被嗅觉灵敏的奚星伶闻见。

    “没关系,菜也才刚上完。”奚星伶再次受宠若惊,他觉得韩二少修养真好,很绅士。

    不由就想到了韩天临,那个动不动就给自己甩巴掌的男人。虽然挺难过的,但是奚星伶还是觉得韩天临更有男人味。

    一个男人有点脾气是应该的。

    “你的脸,回了家赶紧用冰袋冷敷,那个巴掌印很碍眼。”李冬看着他说,故意咬重巴掌印三个字,看看奚星伶的反应,会不会难过。

    “好的,二少放心吧,明天就会消肿的。”奚星伶捂着脸说道,然后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李冬,仿佛透过李冬看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其实我没有怪大少打我,是我自己说错了话。”

    神情倒是挺落寞的,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他这叫痛并快乐着,暗爽。

    李冬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是还是想吐血。

    好的,如此贱的存在也是活久见。

    “吃饭吧。”他拿起筷子,暂时没有心情去看奚星伶思春的脸。

    察觉到自己表现过头,奚星伶立刻收起思念,正经地拿起筷子吃饭:“二少,等会儿我们还去酒店吗?”他觉得李冬是不是嫌弃自己的脸,不想去了?

    “吃完饭再说,别打扰我吃饭。”李冬凶道。

    “哦哦。”奚星伶乖巧得一逼,只不过眼睛带钩子,总是若有似无地瞅着对面的二少。

    然后他发现,跟韩二少一起吃饭,气氛太轻松了,就像跟自己的朋友一起吃饭一样,一点压力都没有。

    吃完饭,李冬开车送奚星伶回公寓。

    他把车停在楼下,懒洋洋地说:“自己上去吧,记得冰敷。”

    “二少?”奚星伶很惊讶,他说:“你不上去吗?”眉间竟然有点着急,也坐着不下车。

    “老大,现在很晚了。”李冬看了眼手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回去就差不多十二点了,他说:“你明天不上班吗?”

    “可是十点钟才上班。”时间很充足。

    “……”李冬怎么觉得,对方一副怕自己跑了的模样:“上去干什么?干~你?”那态度却一副没兴趣的样子。

    奚星伶更着急了,如果韩二少看不上自己,以后连出现在韩天临面前的机会都没有。

    “大少让我好好伺候你……”他白皙的手掌怯生生地放在李冬的大腿上,明目张胆地勾~引。

    李冬垂眸瞥了一眼,无奈:“我实在不想动,你要是想伺候,就在这里伺候吧。”他真真假假地解皮带,试图把奚星伶唬住。

    结果,对方拿开他的手,自己接下了解皮带的活儿。

    “……”这猴急得……让李冬有种脚底板生凉的错觉,他怎么就享受不起来。

    奚星伶不愧是阅片无数的人,那架势只能用卖力来形容,看得人心情复杂。

    李冬差点没咬了自己的舌头,因为傻逼男主太卖力了,真的感受不出来是第一次干这种勾当。

    在奚星伶伏在自己眼皮底下努力的时候,他只好望着窗外装作若无其事……虽然有点难。

    “……”李冬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奚星伶那张美美的嘴,自己还没亲呢,就先……

    “得了。”又过了一阵子,李冬拽着奚星伶的头发,把他的头提起来。

    奚星伶上道地抽出纸巾,不是给自己擦嘴,而是给李冬用的。

    仔仔细细地帮李冬清理干净之后,才抽出纸巾给自己擦嘴:“二少。”他极尽讨好地笑,一副服务还满意吗的样子。

    拔X无情的李冬,随手找出一瓶巴掌大的矿泉水扔给对方,就说:“下车。”

    “谢谢二少。”奚星伶眼巴巴地看着李冬,想让对方给韩天临带句好话,可是李冬面无表情,让他有点踌躇,就没说:“不留个电话吗?”他真害怕李冬一去不回,以后都不联系自己了怎么办?

    李冬在手边找了找,找出一张名片扔给他:“自己联系我。”

    “好。”奚星伶得到了电话,终于心满意足地下车:“二少慢走,开车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