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男秘升迁路 > 第914回 田振林败北

第914回 田振林败北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田振林暗暗叫苦,想阻止,但赵慎三根本不容他开口就屈起了最后一根手指说道:“第三句话:我赵慎三有没有参与大顺昌的股份经营,这件事里面有一个重要的证人。就是穆仁义提供给你们的那份账单里,他指认为我私人账户的实名登记人刘云女士,我认为你们有必要让她出面证明一下。

    毕竟,我赵慎三是男性她是女性,更加上她是身份显赫的人物,我们俩没理由会被混为一谈的。我赵慎三更犯不着为了她鸡飞蛋打。如果纪委无法联系刘云女士,我会再进京一次请她回来的。田主任,我的话说完了。”

    田振林也不是寻常之辈,看到赵慎三态度如此强硬,还先后在他面前毫不顾忌的搬出了二号首长、市长郑焰红、省委常委卢博文、京城二少奶刘云。

    还坦言不会就此罢休,那么市纪委此举已经是陷入了绝对的困境。莫说是原本对人家的调查就不是理直气壮地,就算是,有这么多显赫的高墙大树挡在面前,要想进行也难于上青天。看来一定得安抚住赵慎三的情绪,可不能让他凭着一腔愤怒把这件事捅上天去。到时候高层无法收场的话,很可能就把他这个过了河的卒子给放弃了平息赵慎三的愤怒。

    “赵书记,我明白你心里窝火。”田振林温颜说道:“你的为人我一向佩服,虽然身份显赫,后面又有着得天独厚的人脉基础,但你从来都是谦逊低调的,这一点真的很少有人能够做到。我们男人要想干成事业,经受一些磨砺也是正常的嘛。既然赵书记都对我坦陈相对了,我要是依旧假借穆仁义是我的亲戚也有点太过虚伪了。那么咱们俩就都说大实话吧好吗?”

    赵慎三说道:“田主任,如果是在平日,我赵慎三没有身涉纪律检查案件,咱们俩以何种身份、进行何种谈话都无所谓。但现在这种特殊时期,您无论跟我说什么,我都会认为这是组织上对我进行纪律调查的必要审问过程。您对我说的每句话,我都有可能在给上级反映问题的时候,当成被询问记录汇报上去的。”

    田振林为难的说道:“赵书记,何至于如此不给田某留余地呀?我刚才已经再三申明态度了,无非是私人间的促膝交谈,怎么就能上升到被询问呢?您这样岂不是堵我的嘴让我无法开口吗?”

    赵慎三丝毫不让步的说道:“彼此身份不同,我又处于被调查的非常时期,有些事是讲不得私人感情的。您要说就说,如果真的不说,我个人倒是觉得也好。毕竟我明白您田主任跟我远日无怨近近日无仇,更不可能个人出面跟我过不去。跟我一样,都是听人家吆喝的可怜人罢了,我也不想这件事您被过深的牵涉进去。您现在少讲一句,日后您就少一些需要解释的问题。据我看,不谈也罢。”

    田振林彻底没辙了,他懊恼的想还不如不来找赵慎三呢。彼此都不捅破这层窗户纸,就算赵慎三弄走了证人,也无非是哄骗的那个人不敢再跟他做对了,纪委正好将错就错就此罢手。

    现在可倒好,面对面一番交谈,证人没找到还罢了,触动了赵慎三一腔怨恨,真的闹腾的把首长儿媳也弄回来作证,最后确定参股的是刘云,那云都市纪委岂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做,倒霉催的自找不痛快么?

    赵慎三谈到这里,毫不留情面的说道:“田主任,我看咱们的谈话到此结束吧,我还有会,必须去参加了。当然,我可以离开是建立在您田主任‘私人’身份的基础上的。如果您此刻拿出市纪委对我下发的调查函,要求我配合您的询问的话,我可以不走,也可以跟您去您规定的地点交待您规定我回答的问题。”

    田振林无奈的想如此僵持不是办法,赵慎三如此抵触,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愉快的结果,还不如暂时回去,赶紧跟李书记汇报一下,看该采取什么措施阻止赵慎三。

    “那好吧。”田振林终于站起来伸出了手:“赵书记,很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到来,败坏了您的心情。有些事看开了其实没什么的,您也不必钻进牛角尖里去。离开之前,我只希望您能够答应我一件事,也算是看在咱们认识多年的份上留一个下次见面的余地,您看可以吗?”

    赵慎三知道田振林想用话语拖住他鸣冤的脚步。原本怒气冲心不愿意让步,但听到田振林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毕竟,现如今他还尚未脱离云都市的管辖,人家田振林怎么说也是纪委的第一号种子级人物,如此往死里得罪绝对是不明智之举。

    “愿闻其详。”赵慎三眼神里闪动着深沉的光芒说道。

    “您能不能给我一天的时间?也就是说明天上午上班之前,您不要采取任何针对您被调查的事件开展行动。这是我个人的不情之请,更是给大家都保留一个和谐相处局面的必要条件,希望您能慎重考虑之后再回答我。一旦答应就不要反悔了。”田振林说道。

    好一阵沉吟之后,赵慎三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开口了:“唉……田主任,非是慎三不通情理,实在是这次太过窝囊了呀,我干活的时候拼死拼活,累得一个月难得回家一次的时候没人看见,只要一有提拔的机会,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整我。

    又想让马儿跑又想不喂草,我赵慎三合着就是头被蒙着眼睛拉磨的傻驴了!就算是做驴子我也认了,最起码不提拔我别想着灭了我。现在一边打着继续提拔考核我的旗号,骗我提供个人财产清单因我上套,一边又控制人证准备整死我,这不是卸磨杀驴是什么?得,看在您田主任肯为了我跑这一趟,诚心诚意的跟我沟通情况的份上,我答应您了。”

    田振林一阵惊喜,他提出这个条件之后,自己也觉得很是可笑。人家都明白被调查了,凭什么要给你保留一天时间毁灭证据呀?但是,为了替自己,也替李书记争取到一个良好的解释机会,他不得不赌一赌赵慎三的宽仁大度了,没想到他赌赢了!

    “赵书记,此时此刻,田某才真正的佩服了您。您有此度量,日后何愁没有再次被提拔的机遇?行了,为了您的仗义,咱们握握手吧,接着田某就不惹您生气了。”田振林笑着说道。

    赵慎三此刻收起了全部的凌厉,和煦的笑着跟田振林两手相握,自嘲的笑着说道:“田主任,如果不是赵某心里有委屈,您来了是稀客,今天一定不能放您走,就算是走,也是把您灌醉了送您回去的。可惜呀……但愿咱们还有我说的那种机会可以开怀畅饮。”

    田振林真挚的说道:“田某也是名声在外吓得没人敢结交了,其实很盼望能有几个肝胆相照的好朋友的。赵书记如果不嫌弃的话,等这件事结束了咱们俩一定要好好喝一场酒,也算我田某人多了个兄弟。”

    赵慎三没说什么,只是重重的跟田振林握了握手,然后送了田振林出去。

    看着田振林在走廊里走远了,赵慎三冷漠的回头,也不进去参加早就开始半天的会议了,直接回了自己办公室。他拨打了方天傲的电话,但刚通一声就挂掉了。沉吟一下起身对一直用又敬又畏的眼神看着他的吴鸿说道:“备车,我要去市里。”

    带着秘书到了市政府大楼,却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赵慎三吩咐吴鸿跟司机等在车里,自己走进了大厅。看着络绎不绝涌出电梯下班的人们,赵慎三没有太多的顾忌别人的眼神,一路跟往日一样不停地跟遇到的熟人打着招呼,坦然的走进了市长办公室。

    孙天生明知道很快就要下去跟赵慎三混了,当然不会阻拦他。笑着低声说道:“赵书记,郑市长在,您自己进去吧。”

    赵慎三微笑着点点头悄声说道:“下班了,天生你先回家吧,市长大人交给我伺候了。”

    小孙心领神会的笑着走了。赵慎三推开了市长办公室的门,郑焰红市长正在专注的看一份文件。他默默地关上门走过去,坐在老板桌对面的小凳子上。

    看着妻子那么雍容华贵的脸庞,跟那颤动着锐气的眼珠,心里对她的爱意连绵不绝。不由的想起当初跟着她当秘书的岁月,那时候他们俩虽然地位有着天差地远的差别,但心心相通不离不弃,肩并肩的扛过了那么多明枪暗箭,那种相依为命的感觉真的是难能可贵。

    现在,她终于坐到了这把椅子上,而他,也成了一个县里绝对的一把手,期间共同经历的磨难也算是值得的了。

    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困难,郑焰红皱起了眉头,抬起玉一般的手轻轻的揉着太阳穴。

    赵慎三心疼的低声说道:“老婆,头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