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红楼]公子林砚 > 112.贾府夺爵

112.贾府夺爵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阅比例不足70%, 请买够70%或者24小时候后再来观看。

    “早些年我朝海上贸易频繁, 多有洋人到访。扬州便有一位, 他喜欢我朝风土人情,结识了一位贫家姑娘,为其倾心。后来朝廷施了海禁, 许多西洋人都回了国,他却留了下来, 娶妻生子, 在扬州扎了根。

    他的宅邸距离林家不远, 小时候学生喜欢他那里的玩意儿,时常跑过去。一来二往地熟了, 便缠着他教了我几年。”

    这话乃是实情。林砚两世都爱画画。前生更是学了二十年。此生本也会如此。奈何后来他沉溺学画, 连功课都耽误了。林如海看不下去, 强行把他给扭了回来。

    要说林如海在这个时代也算是个开明的。可惜时代如此,士农工商,阶级分明。若他有功名在身,林如海许会由了他。若无功名,便是再画作一道上闯出莫大的名堂,也是枉然。

    皇上眸光闪过, “玻璃也是你同他学来的?”

    林砚身子一挺,正事来了。玻璃方子是他前世便知道的,不过皇上既这么问, 倒是个好借口。

    林砚顺着道:“是!我幼时喜欢捣鼓这些新鲜玩意儿, 荒废了一阵子学业, 父亲很是生气,为此还打了我一顿,说我玩物丧志。此后我便不敢弄,也不敢提了。扬州这些年也没再见着这些东西。我便也忘了。那日在宁郡王铺子里瞧见,才又想了起来。”

    这也就代表林如海并不知情。林家并非有意瞒而不报。

    皇上的面上带了几分笑意,“确实该打,你若是在书法上有捣鼓这些的一半功夫,你父亲也不至于一说起你那笔字就头疼了!”

    林砚被噎地面红耳赤。而这副模样却是让皇上更加高兴了,笑着将画递给戴权,吩咐他好生装裱,遣了他下去,面色严肃了起来,声音也沉重了几分。

    “你对望远镜有几分了解?”

    “十分!”

    林砚掷地有声,斩钉截铁。

    没错,就是十分!不说简易的一个凹透镜与一个凸透镜结合的望远镜,便是后来一战二战普遍使用的伽利略结构,以及后世的军用改造,他都是了解的。

    皇上身形一震,目光扫向他,眼神凌厉。林砚直面而视,这份从容叫皇上莫名多信了两分。

    “朕听闻,西洋国有一种望远镜,能观人目力的百倍以上。可是当真?”

    “是!”

    “你可有把握?”

    “七八分!”

    其实这七八分还是林砚保守说的。寻常的玩具望远镜一点都不麻烦,军用的难度高一些。可如今玻璃已经有了,在此基础上弄出光学玻璃,也不过是多了些金属元素,最重要的是稀土,这玩意大周是有的,还很多!

    前世,他自己便捣鼓过,可谓熟门熟路。

    当然,皇上并不知道林砚底气的由来,十分惊讶。

    若真能做出这东西,日后与北戎开战,便是一大神器!只是,这十三岁大的毛头小子,当真能成?

    林砚瞧出皇上心思,从怀里掏出一沓纸恭敬递上去。

    皇上狐疑接过,不过翻了几张,便已瞠目结舌。

    上头绘图十分仔细,将望远镜的结构全部立体呈现出来。并且标注了目镜组,物镜组,镜身组,连接轴等字样。想是怕他不明白,一边小字还做了简单介绍和原理解释。

    皇上的手有些抖,若说之前他对林砚抱有的希望不大,那如今见着这些,他便知,林砚并非少年意气,大言不惭,而是心中有货,胸有成竹。

    皇上继续翻下去,却见后头几页说的并非望远镜,而是一份命名为策划书的东西,其中将玻璃做了细致规划。

    设玻璃厂,在京城立总部,几个大而繁荣的府郡立分部。选取合适的人才主管,召集当地百姓为员工。拉拢富商竞标选取经销代理商。

    如此一来,可作为朝廷分立于六部外的机构,增加了官员职位,直接解决了他这些年头疼的官员冗多的问题;

    同时也提供给百姓更加优渥的工作条件和环境,不仅改善民生,还有利于皇家笼络人心;

    再有,与富商联盟,既是拉拢,也便于掌控。且有富商代理,他们连出售都不必烦恼了。

    一举多得!皇上忍不住拍手叫绝!

    林砚上前进一步解释,“其实玻璃不仅可以做器皿,镜子。它还有许多用途。比如可以做窗户,透光挡风,不比纸糊的好百倍?再比如,做店铺柜面,如此店铺售卖之物都可以放在玻璃柜面内,让顾客一眼就能瞧见,还不怕被人顺手牵羊。

    我们可以立个规矩。朝廷负责研究东西,保证质量。富商上交一定数额的加盟费便可用低价购买厂内出品的一切东西,学习技术。当然这技术指的是诸如窗户安装,柜面制作等,玻璃配方和制作是不可外流的,工厂那边负责这块的也需得严抓。”

    皇上笑了起来,“你这是赚了富商的钱,还让他们想着法子帮你再去赚钱!果然够精明狡猾,怪不得老九说你有生意头脑。他素来心高气傲,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不如你!”

    林砚嘴上只说不敢和郡王爷相比,心里却很是无语,这不过是后世大众都知道的东西,如今倒叫他占了便宜。

    国营企业,事业单位啊!怎么能只有公务员呢!

    皇上站起身来,言道:“朕得好好整理一番,叫下面的人拿出个具体的章程来。到时候交由老九负责。你若有任何需要,只管和他说。再不行,便直接同朕说。”

    这是让他放开了手去做的意思。

    林砚心头转了个弯,抿了抿嘴,说:“皇上,学生还要读书呢!再者,当日出门和父母妹妹只说来与外祖母拜寿,最多两个月便回去了。这若是……”

    皇上摆摆手,“这不打紧,国子监不比你在扬州的书院差。至于如海那里,朕……”

    皇上一顿,眼睛眯了起来,突然改了主意,“过几日,老三要去一趟扬州,你与他同去,和你父母妹妹说清楚,再和老三一起回来便是。”

    林砚睁大了眼珠子,几乎不敢置信。

    他在京里的举动,林如海是不知道的。这要知道他捅出这么大的事,还得了!他又是借口读书,又言及父母妹妹,看似推脱,实则不过是想要皇上给他做个担保。

    只需皇上一句话,林如海还能从扬州飞过来揍他吗?而且有圣旨在前,林如海也不敢啊!

    他可不信皇上没听懂!瞧那狡黠的狐狸模样,明显是在看好戏!

    不帮也就算了,还把他往火坑里推!

    想到林如海的脾气和自己上京前对他的保证,林砚浑身一颤,忽然觉得屁股已经开始火辣辣地疼了。

    皇上笑了起来,“你放心,朕一定写信同如海说,保管不把你打残了打死了!朕还要用你呢!”

    林砚哭丧着一张脸,心里把皇上骂了一万遍。

    那是他爹,再生气也绝对不会把他打死打残了!这不是废话吗!

    皇上,我好歹给了你这么大的好处,你这么坑我真的好吗?

    你这是在过河拆桥,不,还没过河呢,已经开始拆桥了!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好吧,皇上不需要朋友。

    林砚硬生生将这口气咽了回去。

    皇上瞧着他这幅苦瓜脸,哈哈大笑,直接大手一挥,让戴权送他出宫,就此一锤定音。

    林砚耷拉着脑袋,差点哭出来。

    皇家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握拳,老子早晚要坑回来!

    可现在这情景,贾敏宁可将他带在身边,也要往蟠香寺去一趟,这事情本身就不合情理。

    除非……

    林砚忽然想起他病重之时,贾敏在他床边时有时无的隐约哭求,他面色一沉,狐疑地看着林如海,“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林如海淡定自若,压根没打算搭理,喝了口茶,起身就走。林砚眼疾手快抓过去,扑了个空,还被惯性带动得身子一小半落在床外,牵连伤口,疼得嗷嗷直叫。

    已到门口的林如海皱眉,这么要面子的一个人,昨天挨打的时候没叫,上药的时候没叫,最疼的阶段都过去了,这会儿倒来叫得惊天动地!

    然而明知林砚是故意为之,他还是舍不得,转身回去把他挪回原位,咬牙道:“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林砚十分无辜地翻了个白眼,“要打我的是你,下手没个轻重的是你,如今又来愧疚心疼的还是你,这也怪我?”

    林如海噎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好吧,都成了他的错!

    林砚哼哧了两声,“你便是现在不同我说,我也有办法知道。”

    林如海气结,却也知他说的是实情,以他的能耐,自是做得到的。

    林如海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坐了回来。

    “你能平安降生,多亏了明远大师,这你是知道的。”

    林砚点头。

    林如海又道:“当年,明远大师曾替你批过命。”

    林砚咦了一声,“不会真的是说我不宜早娶吧?”

    林如海瞪了他一眼,“大师说,你本不该降生,他如今既便出手,也未必管得了以后。你十三岁上有一大劫,关乎生死,福祸难料。”

    林砚一震,怪不得!自打过年之后,贾敏和林如海就处处拘着他,不让骑马,不让登山。尤其他与书院同窗去游了趟湖,回来还被林如海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彼时,他只当林如海公务烦心,情绪不好找他撒气。如今瞧来却是他们在怕。他们不知这生死劫会应在哪里,便只能处处留心。怕掉马,怕坠崖,怕落水。

    可千防万防终究没防住。他遭了甄家的毒手。

    林如海很是感慨,“我本不大信这些。可明远大师素有名望,你母亲怀你的时候也确实几度凶险,找来的太医大夫全都说保不住,唯有明远大师保住了。叫人不得不多想一分。

    去年开春,玉儿生辰没多久,家里便来了一僧一道,本说要化玉儿出家。若不如此恐要累及家人,做无父无母的孤女。我大是恼怒,言道不论什么命格都是我的女儿,便是当真会累及我同夫人又如何,她自还是兄长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