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幽容李家

第一百三十四章 幽容李家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帝简单说了情况,便将密信交给了众人看,先是交给了距离最近的周安。

    周安直接将信抖开,又向一旁走了几步,其他几人都是武将,也没那么多繁文缛节,马上都聚到了周安身旁,探头向信上看。

    这是容王写给女帝的亲笔信。

    说起容王,其并非亲王,而是郡王,所以准确的应该叫做容郡王,其还是东乾北方第一大城容城的太守,幽容州州牧,护国骠骑大将军,名为李嵩道。

    幽容李家,乃是东乾北方最具名望的大族之一,其起家的历史可以追寻到千年前的顺朝时期,幽容州虽与中州繁华之地相隔甚远,与北戎帝国更是只隔着一个北疆,但历来都是繁华富裕之地,其传承数百年乃至千年的名门望族很多,李家便是其一,也可以说是幽容州最大的世家门阀!

    在现在的幽容州,提起李家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全天下都知晓幽容李家,但这却是并非因为李嵩道乃是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也与他并非藩王却势如藩王无关!

    真正的原因是……李家出了一位皇帝!

    神都女帝本名李姒!

    他是李嵩道的三妹!

    李嵩道是神都女帝的亲大哥!

    也就是说,他是现在神昭女帝的亲舅舅!

    说起目前的天下大势,吴绪宽大权在握,称得上权倾天下,但实际上吴绪宽能控制的大部分兵马,都是朝廷直属军队,地方军与边军,他有能控制的,自然也有不能的,他更是控制不了六大藩王,最多只能是与其中几个合作罢了。

    而目前的东乾除了六大藩王,地方上的门阀势力也很强,越是偏远的地方,朝廷控制力越弱,吴绪宽对其自然也不会有太强的控制力。

    东乾真的太大了,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太多,对于一个立国数百年的大王朝而言,世家门阀的诞生,可以说是一种必然。

    幽容李家,就可以说是当前东乾最大的门阀之一。

    李家原本也没如此强盛,其能做大到今天,甚至能将一州之地都死死的控制在手里,与当年神都女帝登基后的扶持有很大关系,也与神都女帝晚年时知晓自己死后可能天下大乱,而刻意布置有关系。

    神都女帝知道自己死后可能发生什么,自然是给神昭女帝留了一些底牌,这幽容李家,便算是其一。

    一旦乾京城出了乱子,引发天下大乱,神昭女帝离京避难,首先要去的是南方的江州江宁府。

    江宁是前朝旧都,也是东乾的陪都,那里不仅仅有宫殿,乾京城有的各种朝廷衙门,那边也基本上都有,女帝去了那边,可以直接启用,可维持朝廷运作,也可以此为基础,调度指挥平叛。

    而假如因为各种原因,江宁府去不了,那么女帝的第二选择,便是北方的幽容州,幽容州虽然相对远了一些,地理位置远不如紧挨着中州的江州,却也是一个极佳的选择,因为幽容李家,是女帝最坚实的支持者与后盾!

    ……

    密信是女帝亲舅舅写的。

    关于宁亲王擅自离开西宁州,秘密赶往京师之事,他在信中做了详尽的叙述。

    宁亲王大约是在半个月前秘密离开的西宁州,被人一路护送,隐藏了身份赶往京城,截止容郡王发出这封信时,其已经离开了幽容州,容郡王亦是已经派人去秘密追捕。

    容郡王在信中也说了,这事儿之所以能被他知道,其实也是一个意外,因为宁亲王武云盛秘密离开西宁州后,本是不该从幽容州过境,走幽容州算是绕路了。

    但宁亲王还是绕路走了幽容州。

    容郡王分析了宁亲王绕路的原因!

    应该是因为北疆战事!

    北疆足足八州之地被北戎帝国给打了,这波及到了宁亲王进京的路线,更会让宁亲王担心,一旦北戎帝国投入更多兵力,就算打不下裕兴关,也可以继续向东、西两个方向打,先打下东乾王朝的西北、东北多州地。

    正因如此。

    宁亲王绕路走了幽容州,幽容州坐拥数十万兵力,更有东乾北方第一大关裕兴关可守,可以说是非常安全了。

    这封信是容郡王五日前从幽容州发出来的,而按照他所说,宁亲王至少还要一个月时间,才能进入中州,而达到京师,则至少还需一个半月。

    不过他也说了,这是按照正常赶路速度推算的。

    宁亲王武云盛是世宗皇帝长子,是世宗皇帝几十个儿女的大哥,如果论年纪排,神昭女帝武云依是世宗皇帝膝下年纪排名倒数第二小的儿女,最小的是云景公主……宁亲王比神昭女帝足足大了四十多岁,现今已六十多岁了。

    他这把年纪,还是在重重护卫下乘坐马车秘密赶路,自然是快不了的。

    容郡王在信的最后,还向女帝请示,假如他那边追到人,要不要直接秘密处死?!

    众人看了密信后,相互对望,却是无言。

    其实众人都明白宁亲王为什么进京,吴绪宽把他搞来,自然是在为废女帝拥新帝做准备,新帝的最佳人选,就是武云盛……没有比他更合适的,因为他从出生开始便是太子,足足当了四十多年,直到被神都女帝废掉,而且他是宣宗皇帝立的太子,是宣宗皇帝驾崩前所定下的唯一继任者。

    拥立他为皇帝,是有大义的!

    吴绪宽需要一个傀儡皇帝,如此才能用“合法”的手段逐步完成皇权的交接,以达到谋取江山做皇帝的最终目的,这样才能确保江山不乱,这些是谁都明白。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管怎么说……宁亲王都是女帝的大哥!

    这是众人不太好开口的原因。

    向女帝建议去追杀他大哥?

    出了问题谁负责?

    武云盛毕竟还没怎样呢,只是有违神都女帝生前的命令,秘密离开了西宁州而已,如此便杀他,一旦走漏风声,女帝将背负弑兄之名,这对女帝的声誉,将会产生不可想象的打击!

    在一个以孝治天下的国家中,很多伦理上的问题,甚至比天还大!当老子的怒杀了犯错的儿子,并不是问题,不仅仅伦理道德上没问题,甚至可能在律法上都没问题。

    因为他是老子!

    但当妹妹的若是杀了哥哥,哪怕是她是皇帝,也是会有问题的……

    而当皇帝的,往往更在乎名誉。

    尤其是对现在的女帝来说,名誉非常重要!

    大殿内安静。

    “诸位对此事有何看法?”女帝开口了,她要的不是安静,而是解决问题!

    周安已经想了好一阵,听女帝问,他便不再等待,跨出一步躬身道:“圣上,奴才以为,宁亲王罪可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