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 第214章 救不出她,他不会倒下

第214章 救不出她,他不会倒下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仰止!”lance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眸,“你不是已经……”    他话都没说完,就被男人猛然投来的那两道煞气凌厉的目光钉在了原地。    有冷意从心底里泛起,lance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另一幅画面——还是那张英俊冷漠的脸,还是这摄人心魄的气势,是男人在林中受了重伤的的模样。    他很清楚地记得那时候陆仰止为了救他替他挡了子弹。    就算没有死在那里,至少也该重伤昏迷才对。    看他这张青苍的病容,眉头紧皱,冷汗涔涔,好像,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他怎么能找到这里来?    “你们潘西家的事自己解决。”陆仰止单手持枪,目光沉滞,一字一字道,“别扯上她,否则我让你们用一辈子来后悔今天发生的一切。”    lance低笑,“听听这话,多有意思。”笑声渐渐收敛,他阴测测地说道,“陆总,现在人在我手里,你有本事就现在开腔毙了我!”    话说完,他看到男人额头上跃出的青筋,握着枪的手一寸寸收紧,枪口就对着他的方向,却,始终没有动作。    lance又挑了下眉,“怎么不动?”似是恍然大悟般,拎了拎手中女人的领子,“怕伤了伯爵小姐吗?”    唐言蹊被他这样拎着,脖颈出白皙的皮肤已经起了微红的印痕,陆仰止看到就觉得源源不断的怒意从神经末梢处汇聚到心底,即将炸裂,“别拿你的脏手碰她!你想要什么条件,说。”    “哎呀,看来陆总终于搞清楚状况了。”lance嗤笑,“这才对,现在她在我手上,这盘棋怎么下,我说了算。”    又看了陆仰止一眼,lance道:“把枪放下,放在地上,退后!”    陆仰止没有丝毫犹豫,依言做了。    “这件事本来和你没有关系,你何必非要进来搀和?”潘西大公子皱眉,似乎有些不解地瞧着男人受制于人的模样。    他可还记得林中属下来报的时候说了这个男人是如何单枪匹马冲进为lance布下的陷阱里力挽狂澜,逼得他的人节节败退。    也是,和路易·美第奇那头堪比野兽的男人交好的人,能是什么善类?    而他现在居然被他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威胁到,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陆仰止根本不理会他,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欠奉,目光只紧紧锁着lance手中垂着头的女人。    他无法想象刚才潘西大公子说的那几句话给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是疼了,还是怕了,为什么不抬头看看他?    陆仰止的心脏拧得厉害,浑身上下所有的伤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一处来得难受,难受到他几乎承受不住。    看不到她的眼睛,他根本无法判断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又或许……    其实她根本不在意。    “不如我们合作吧,陆总。”潘西大公子笑着走到他身旁,“反正我们的目标都是要救伯爵小姐。”    陆仰止终于冷冷抬眸看了他一眼,薄唇微动,气势凌人,“合作?你也配?”    潘西大公子被他一言骂得很是下不来台,笑脸僵了好一阵子才重新恢复如常,“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刚才在林子里救了那个孽障?”    陆仰止不言不语,一双冷寂的黑眸如同密不透风的网,笼罩着不远处的男女,像蛰伏着没出笼的巨兽,让人忌惮到无法呼吸。    “我不会让他死在你手里。”良久,陆仰止漠然启齿,说了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潘西大公子脸色微沉,“你这是要站在他那边?你看清楚,他手里绑的可是你的女人!”    男人倨傲的下巴弧度一敛,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你也说了,那是我的女人。”    他的女人想要的,就算是他的命,他又怎么舍得拒绝。    潘西大公子还来不及深思他这话里的含义,就见他身形一晃,险些倒下,最后单手撑着地面,又挺拔着身躯重新站了起来。    当然,这一切唐言蹊也听见了,看见了。    她别开视线,更加不敢抬头去看那双过于深沉晦暗的眼睛。    那其中灼人的温度会烫化了她——大约就像是,在黑夜里待久了的人,第一眼看到阳光,不会觉得温暖和光明,而是刺眼。    “你想要潘西家的继承权?”饶是陆仰止万分克制压抑,气息的紊乱还是被放大得一清二楚,“这种手段真是下下策。如果你再不放了她,我保证就算你接手潘西家,也不过就是个空壳子。放了她,事情还有转机。”    lance闻言微怒,警惕地望着他,“陆仰止,你少来诓我。”    他又不是傻的,伯爵小姐就是他背水一战的全部筹码。    倘若他现在放了手里的人质,到时候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是在诓你还是在救你,动动脑子想清楚。”陆仰止那双檀黑色的眼睛像是天然成型的黑玉,能一路看到人心里去,“趁着我还没改变主意,别把自己的活路断送在这里。”    “你救我?”lance大笑,“你凭什么救我?我又凭什么相信你会救我?”    太晚了。    原本他的计划只是讨伯爵小姐欢心罢了。    可是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为了破坏这一切差点把他杀死在树林里。    “我救过你一次。”男人的语调未改,静水流深,平缓中带着撼动人心的力道,“就能救你第二次。”    “为什么?”    为什么。    这也是潘西大公子想问的。    他听到陆仰止说的那番话忍不住荒唐地笑出声,这个男人是脑子有洞吗?到了这个份上还说要救他。    冷冷勾唇,潘西大公子讽刺道:“看不出来陆总还是个慈善家。”    他在商场上那些狠绝雷霆的手段早就被写成了教科书,就算普通人不清楚,可他们这些出身在错综复杂的豪门之中、从小就被逼着和金钱财富股票市场打交道的人,谁看不出来他对陆氏做了什么?    血洗,真真正正的血洗。    他不是个简单的富二代,二世祖。    现在整个陆家都是他说了算。    放在几十年前,他就是个和他爷爷陆德勋一样令人敬畏的开创者。    若是他和lance有这种本事,也就不必苦心周折地想要在女人身上下功夫了。    周围树林里的狙击手也早已待命,皱着眉头等着男人一声令下,他们就可以从各个方向击毙lancelot。    宋井也在林中,望着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喉咙如同堵了什么东西。    余光看到狙击手将枪端起来瞄准的姿势,他一惊,忙拦住,“不要轻举妄动!”    “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等陆仰止聊到明天早晨?”一人冷笑,“我不如先杀了他,再去救大小姐。”    “不能。”宋井很怕这些人倒打一耙,毕竟刚才在树林里,陆总就险些死在他们枪下。    陆总为了保障唐小姐的安全,不惜和这些人合作。    可他是不是忘了,这些人正是唐小姐的父母派来杀他的啊!    以德报怨也不是这么个报法。    慈善家也不足以形容陆总现在所做的一切了。    比起这些整日舞刀弄枪的莽夫,宋井到底还是跟在陆仰止身边天天上谈判桌,久而久之谈吐也跟着犀利起来,一刀切中弊害,“现在有危险的是唐小姐,我们是为了救她而来,自然要把她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如果打草惊蛇,让lancelot听见枪声,他很有可能惊惶之下做出什么伤害唐小姐的事。你们敢拿唐小姐的生命冒险,不怕圣座怪罪吗?”    几人面面相觑,为首的人摘下面具,透了口气,沉沉地盯着山崖旁的几个人,“那你说怎么办?”    宋井道:“陆总会处理好。”    “你知道他会处理好?我们又何必把大小姐的生命交给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的废人?”    “不救出唐小姐,陆总不会倒下。”    “你——”    “陆总是这里最希望把她平安无虞的人。”宋井用同样沉铸的目光看着他,“比你们任何一个人,不,比你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希望。”    他的职责是保护陆总,他不想去评价陆总和唐小姐之间的感情瓜葛,谁对谁错。就像赫克托、像霍格尔那样,就算错的是唐小姐,他们也会无条件维护她到底。    可是救她是他自己的决定,他又能怎么样呢。    宋井以方才在树林里一模一样的姿态展开手臂挡住了枪口,“只要我还活着,我不会让你们再动陆总一下。”    “愚忠。”那人看了他半晌,最终放下了枪。    宋井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见枪口放下,才轻轻舒了口气,捏紧拳头,问:“我让你们带来的人呢?”    “你说潘西家那个丫头?”那人皱眉,“还在下面,这里太危险,她一个女人——”    “带上来。”宋井道,“陆总说那是我们最后的底牌。”    那人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扭头吩咐手下,“带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