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枭王霸宠:诈尸狂妃要逆天 > 第297章 到底是谁对羽族赶尽杀绝?

第297章 到底是谁对羽族赶尽杀绝?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苍万万没有想到,他这心里刚想着宁珂,宁珂就来了。

    她踩着万千霞光而来,光影里,她一身玄色龙凤袍端凝大气,仿佛一团闪闪发光的星云,由远到近,深深地落在了他的心底。

    噗通!噗通!

    心脏狠狠地冲撞!险些要冲出胸口去!

    白苍不习惯地捂住了心口,抿着嘴,强迫自己低下了视线,不去看她精致得无可挑剔的模样。

    “陛下......怎么得空来了?”声音也被他压得低沉,故作淡定。

    宁珂大大方方地迈步走进大院,笑声清冷里带着几分豪迈,“我可终于得空了!特意抽时间出来见见你们!怎么样?大伙儿都还好吗?”

    近了。

    她走近了。

    白苍垂下眼眸,耳朵静默数着她走路的步伐,轻盈如燕,转瞬,他就看见她玄色的裙角,裙底露出一抹同色的绣鞋,翘翘的尖儿,尖儿上红穗摇曳拂动。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更快了,可是,他不能让她发现。

    拳头用力地捏紧,他深呼吸,随即才低低地回答,“族人们一切都好,大家都很感激你。”

    “那有什么啊!”宁珂满不在乎地摆摆手,“这不是我之前答应你们的么?”

    “嗯......”

    “哦对了!”宁珂走在前头,刚进大厅,她突然又回头说了一句,“我这次其实是来找你商量一件重要的事儿。”

    白苍抬眸看了她一眼,那会儿夕阳正好从门外斜斜地照进来,照的她眉目愈发流光漫越,他抿嘴,再次将视线垂下。

    “陛下坐下说话吧!”他一如既往用那老掉牙的语气说话,一面又吩咐人去倒茶。

    宁珂皱着眉头,总觉得他不对劲,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她就觉得他是个充满了野性的男人,是那种属于林野的,像个豹子一般的人。

    可是,现在的他,没精打采的样子,像是被人关起来的猛兽,萎靡不振的。

    “你......不习惯都城的生活么?”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低声询问。

    白苍托着茶杯喝茶,没看她,喝完才嗯了一声,“自我出生以来,我就没有离开过桃花村,如今,确实不太习惯这喧嚣的红尘。不过,很快就会适应了。陛下派来的人,一直都有悉心传授这里的生存经验。”

    “那就好那就好!”宁珂笑道:“你尽早适应也好,我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做西蜀的大祭司,平时吧,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有什么节日才需要你主持一下。唔我记得你会占卜,再合适不过了。”

    白苍手指微微一顿,“为何是我?”

    “实话告诉你,这大祭司的头衔也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觉得很适合你。”宁珂解释道:“你也知道,现在西蜀的老百姓都当你们和我,是神。所以,你来做大祭司很合适,这样一来,羽族的身份就变得高贵不可侵犯了,便于保护你们。此外,我也想让你继续管理族人们,我毕竟精力有限,怕照顾不周,而你比较熟悉他们,你来做合适。”

    “我继续管理?”白苍猛地抬起头来,眼里掠过一丝不可思议,“你的意思是,我还是族长,只是换了大祭司的头衔?”

    宁珂点头一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劲。我就是这个意思。”

    白苍抿着唇,沉默了,深邃的眼眸里翻滚着复杂的神色,让人看不透。

    宁珂以为他不愿意,正着急解释,白苍却突然站了起来,直挺挺站在了她跟前,她吓了一跳。

    “白苍你......”

    “白苍接旨!”

    白苍骤然拱手俯首,声音铿锵有力!

    宁珂愣了一下,随即展眉笑了——这算是白苍服气了!事情也就好办了!

    她不知道的是,白苍不仅仅服气了,还多了别的想法。

    既然来都来了,宁珂也顺便和白苍商量了一下以后族人们的谋生问题,她是不介意养着他们,但是他们都习惯了干活,要是就这么闲着,怕也是不习惯。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白苍根据族人们的特长,给出了一些建议,宁珂也觉得很有道理,便直接答应买一些铺面下来,给族人们谋生之用。

    临走前,宁珂本来准备是要回宫去了,怕楚君越等久了会担心,谁知道一出门,门外就站了一大群的族人们。

    “陛下!叩见陛下!”

    宁珂愣了一下,“你们怎么都来了?”

    白爷爷站在前头,笑眯了眼睛,“我们听说陛下出宫了,就在此等候。”

    “陛下,咱们好久没见了呢!”阿碧之前伺候过宁珂,说话也不如其他人拘谨,“陛下这是要回宫了吗?我们大家伙想宴请陛下呢!”

    宁珂本来要回宫去陪小木木的,可是看了看台阶下那一双双充满希冀的眼睛,突然就不忍心了。

    心念一转,她眉毛一扬,当即就爽朗地一抚掌,“好!难得大家都在,那就好好地聚聚!”

    “多谢陛下赏脸!”

    族人们当即欢喜得不得了,欢欣雀跃地围着宁珂,一路簇拥着往前面一个大宅子里走。

    到了之后,宁珂才发现,原来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酒席等着她,处处张灯结彩,和过年似的隆重。

    宁珂当时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有想过族人们出来以后会生活得很好,但是并没有想到关系会和她那么亲近。

    这一次宴会,很是热闹欢喜,族人们走出碧落森林,对于这个世界都充满憧憬和新奇,对于宁珂的援手,更加感恩戴德,所以,整个宴会下来,宁珂都不知道收到了多少礼物,除了她自己的还有楚君越的,当然,更多的都是小木木的。

    宁珂心底十分感动,有种家人一般的温暖,她开始理解母亲当年的做法了。

    走出去,总比躲避来得痛快一些!

    她也暗自发誓,这辈子,她不管怎么样都要保护好这群可怜的人们,让他们融入这个世界,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重新繁荣昌盛!

    村民们一个接着一个过来敬酒,按照宁珂的性格,她是巴不得痛快地喝一场,可是......“管家婆”青蔷很及时地阻止了。

    “陛下!您不能喝酒,你怎么又忘了?也太不把自己身子当回事了!”青蔷一脸不高兴,念念叨叨地将她手里的酒杯拿走了,当着村民们的脸倒的干净。

    白爷爷有点讪讪,腆着脸笑道:“陛下......身体不适啊?这个,那就不喝了,不喝了,以茶代酒吧!”

    “陛下身子......”青蔷张嘴要解释,但是手臂被宁珂捏了一下,她立刻就打住了。

    宁珂若无其事地松开青蔷,对一脸担心的族人们笑了笑,“大家别听她瞎说,我身子没事儿,就是对酒过敏,喝不得。”

    “过敏?”白苍听见她这么说,从隔壁小茶几上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宁珂点头,呵呵道:“是啊是啊!喝了就会起疹子,所以我一般都不喝的。”她径直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歉意地对大伙说道:“不能喝酒真是对不起大家的好意了,这样吧,我以茶代酒!”

    “好好好!”

    族人们自然没有意见,很快又展开笑颜,纷纷上前来敬酒,宁珂也是来者不拒,一个晚上下来,怕是喝了不下一百杯的茶,也没少跑茅房。

    而另外一边,白苍在一侧默默地看着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愈发凝重了起来。白爷爷看见了,端着酒杯走过来,关心地问道,“族长为何闷闷不乐?可是不习惯?”

    “不是。”白苍摇了摇头,将酒杯放在桌上,凝重地看向了白爷爷,“我问你,之前你们救下陛下的时候,可有发现她身体有何不妥?”

    “这个.......”白爷爷目光闪了闪,欲言又止。

    白苍一看他这个反应,从怀疑变成了笃定,他一把将白爷爷拉到了自己跟前,压低了声音逼问道:“你有事情瞒着我对不对?陛下的身体......很严重?我能感觉她气血虚浮,不太对劲。”

    “哎......”

    白爷爷见他已经察觉了,无奈地叹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白苍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才慢悠悠地开了口。

    “其实老朽也是怀疑......当初救回陛下的时候,陛下腿部受了伤,伤口不算大,但是却血流不止......”

    “血流不止?”白苍皱了皱眉,心想这算是什么疾病。

    白爷爷眯了眯眼睛,脸色更加神秘兮兮的,声音也更低了,“族长你猜,老朽发现了什么?”

    他越是这样,白苍越是好奇,当即有点恼怒,“快说!别卖关子!”

    白爷爷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注意,才凑在白苍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老朽感觉像是血连珠!”

    “什么!”

    白苍猛地瞪大了眼睛,神色震惊而惶恐。

    血连珠那可是禁忌之蛊!一旦植入就无法拨除的!

    她怎么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竟然用上这样的办法续命?!难道楚君越不知道么?

    她这辈子都不能生育,不能和爱人亲近.......甚至寿命也会比常人更短,难道楚君越就不拦着么?

    白爷爷将他脸上的神色都看在了眼里,长长地叹了一声,“说来,老朽也不敢确定,毕竟老朽也没有见过,只是觉得像。咱们可以找个机会,再确诊一下。”

    白苍面色沉沉地嗯了一声,心中烦闷,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还没有喝完,宁珂突然凑了个脑袋过来,高声道:“喂!你们两个躲着说什么悄悄话呢!”

    “没......没有!”白苍莫名地有点心虚,差点被酒给呛了,咳得脸都红了。

    宁珂倒是没有留意,慢慢坐了过去,一脸神秘兮兮地问白苍,“我有个事情想问问你,你别介意啊!”

    “好,你问。”白苍捂着唇低低地咳着。

    宁珂道:“百年前,到底是谁对羽族赶尽杀绝?”

    白苍咳得更加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