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地府微信代理人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伪装的乞丐

第三百一十九章 伪装的乞丐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贼眉鼠眼的朝四下张望了一番,见四下无人,快速的走到了包子铺里面,一分钟左右又出来了,从里面拿了锁头,直接在外面把门锁上了。

    然后很快就消失在了监控的画面中。

    东方岳快速的把视频回退到乞丐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趁他侧脸的时候,视频定格,东方岳把视频放大了三倍之后,吴钱立刻惊叫起来!

    “梁麻子!他是梁麻子!”

    “你认识这个乞丐?”

    “他……他不是乞丐,他是伪装的乞丐!你你你……”

    吴钱显然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然后抢过鼠标,把监控视频又拖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

    在监控视频里,的确出现了一个没买包子,但去过包子店的人。

    这是一个年龄和吴钱相仿的中年人,穿着白色的短袖,胳膊上还有纹身,不过他并没买包子,而是进了包子店里面。

    第一次看视频的时候,东方岳以为这是吴钱的熟人,进来只是聊天的,所以他也并没在意。

    尤其是他没碰过笼屉或者包子,所以都没在意他。

    看完视频,胖子不由皱眉问道。

    “这就奇怪了,就算凶手是他,他又是怎么下蛊的?视频里没见到他碰包子啊,连笼屉都没碰过啊……”

    东方岳冷笑。

    “他的确没碰包子,但他碰了吴钱!我说的没错吧?”

    吴钱楞楞的点头。

    “是啊,他……他来店里……只是和我聊了两句闲篇,然后就走了,临走的时候……好像拍了拍我的胳膊……”

    吴钱指了指自己右边的胳膊,东方岳点头分析。

    “这就对上了,吴钱穿的是短袖,他用手拍了吴钱的胳膊,可以让蛊虫直接接触到吴钱的皮肤,也就达到了下蛊的目的。”

    “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接给包子下啊……”

    这一次胖子抢了先,抢答道。

    “嘿嘿,这个我知道,因为这小子并不是第一次作案了,他在十几天前就在你店里下过蛊,只不过当时最后一个包子你没吃,而是被吴攀父亲买走了!这次他吸取了教训,直接给你人下蛊了,喂,你到底把他怎么了,他这完全是奔着要弄死你的节奏去的啊,而且还得让你不得好死啊……”

    东方岳点头。

    “只是可怜吴攀妈给你挡了一劫,白白煎熬了这么久,还差点送了性命……”

    吴钱也跟着叹了口气,掏出烟盒给两人发了一支,然后给自己点上,坐下幽幽开口。

    “唉,我和梁麻子这恩恩怨怨,说起来可就长了……这事还得从八年前说起……”

    大概八年之前,吴钱带着老婆来到这里开店,租的就是梁麻子的包子铺,而梁麻子的包子铺也是从别人手里转来的,叫小李包子铺。

    总之这包子铺不知道换了几茬老板,最后反正是吴钱从梁麻子手上转过来了。

    按理说这店铺转让很简单,你又不是房东,租客对租客的转让而已,一手给钱一手交钥匙滚蛋,就这么简单。

    但问题就出在梁麻子身上,他和吴攀家住在同一个小区,每天一出门就能看到包子铺。

    人就是这样,见不得别人好,尤其是自己经营过的包子铺,之前换了好几茬老板,包括梁麻子在内,都以亏本滚蛋结束。

    所以吴钱接手铺子后,梁麻子的心态就立刻变成了看笑话的心态,结果一周后,每天看到包子铺排长队,梁麻子的心态就炸裂了。

    他就觉得这世界太tm扯淡了,原本应该是自己发财的,怎么变成了别人。

    随着吴钱的生意越来越好,他的心态就越来越阴暗,熬了一个月,每天都眼红的看着别人赚钱,终于熬不下去了。

    有一次他假惺惺的装作去买包子,利用吴钱太忙顾不上的空档,混到铺子里面去,给人家的面粉里惨了点巴豆粉,结果被买包子的路过的人发现。

    他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栽赃不成,还被拘留了十五天。

    出来后对吴钱更是怀恨在心,这之后的八年里,他是隔三差五的找人家的麻烦,而且都是出阴招,要么大半夜给人家门上泼粪,要么给人家门缝里塞老鼠。

    总之是五花八门,丑事做尽。

    这其中也被发现过几次,两家人甚至还打过几次,当然,梁麻子更是没占到什么便宜,反而被拘留过n次,和派出所的人倒都混熟了。

    这之后,就发生了下蛊的事,想来多半是这货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了古蛹的卵来害人,他知道吴钱的习惯,每次卖不掉的包子都会自己吃,所以第一次就把虫卵下到了最后一个包子上,结果吴钱没吃,却被吴攀父亲买走了。

    第一次没成功,梁麻子又进行了第二次谋划,他估计觉得下到包子里不稳妥,所以第二次直接把古蛹下到了吴钱身上。

    这次终于成功了,他在下午偷偷去店里查看了昏迷的吴钱,然后害怕被人发现,还恶毒的把包子铺给锁了。

    这样的话,吴钱在里面昏厥,又得不到进食,不超过三天,就得被古蛹给吸干身体的养分而死。

    到时候就算被人发现通知公安局,这么离奇的案子,估计也只能不了了之。

    听完东方岳的分析,吴钱却是有些不太愿意相信。

    “不会吧,梁麻子这人虽然和我不对付,但不至于要弄死我吧?”

    胖子指了指视频,正是梁麻子锁门的镜头。

    “你瞧瞧,就算我们猜错了,如果不是他下蛊,那么他看到你倒地昏迷,起码得打120把你送医院去吧,他不但没打电话,反而把门给在外面上锁了,你觉得他这是逗你玩吗?而且他还把自己打扮成乞丐模样,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他是在cos乞丐吧?”

    这么一说,吴钱果然哑口无言了,东方岳捏着下巴。

    “现在就差证明了,我们得去找到他,如果他手里还有古蛹的虫卵,那可就麻烦了,这玩意简直比生化武器还危险,今天你多亏遇到了我们,不然你就等着被虫子吃光内脏,然后从你鼻子、耳朵钻出来吧!”

    吴钱打了个寒颤,胖子拍了拍的他的肩膀,笑道。

    “胖爷我一辈子第一次无偿做件好事,不容易啊,你赶紧告诉我,梁麻子住哪栋楼,胖爷找他谈谈理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