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都市至尊邪少 > 第1193章 风雷台上炼灵丹

第1193章 风雷台上炼灵丹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却说那花岁离开书殿,自然是免不得和江山几人传讯,告知他们建风雷台的事。

    听到说向罡天出现了,几人是又喜又忧。

    喜的,自然是向罡天肯为学院而战。忧的,是怕他技不如人,平白掉了性命。

    将几人的反应表情收入眼底,花岁却是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而他这反应落在众人的眼中,却是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怎么?看你的样子,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花师弟,你是怎样想的啊?”

    江山的目光的如剑芒一般,在花岁的身上扫过,被两宗的人在学院内闹了这么长的时间,偏生是又打不得杀不得,是让江山的脾气比以前更为暴戾。

    他这么一说,孙均、万刚、娄空星几人都是将目光投过来,大是不善。

    “呵呵!江师兄,您可别误会小弟我。我不担心罡天,是因为罡天曾说,这风雷台的禁制需要能抵挡不朽强者全力一击。”

    “什么?那小子是这样说的?”

    “不可能,花师兄,你可别骗我等!罡天入学院才多少年,怎么可能成为不朽强者?”

    “就是,我等也是不朽,可你看看,我等哪一个不是修练了近十个纪元,才是有了今天的修为境界。你说的,我不相信。”

    ……

    孙均几人是一人一句,总之是一个意思,不相信。

    江山微眯双眼,眼睛精芒闪动,等众人不再说时,他才是再开口。

    “花师弟,你见过罡天,那可是看出来他的修为境界?”

    不错,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听他这样一问,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花岁的身上。

    “我……”花岁迟疑着,说不上来。

    “说啊!怎么从没见你是如此婆婆妈妈的,简直是急死本尊了!”孙均是一拍大腿,直说出声。

    这话,是让花岁的表情更是难堪。环视众人一眼,他才是再次低声开口。

    “诸位,不是我卖关子,空让你们心急。实则是……是我看不透罡天的修为境界!”

    “什么?你说的真的?花师弟,你可是修练成玄芒真眼,万般幻化都是逃不出你的眼睛,怎么可能……可能看不透他的境界?”

    江山一脸的不敢相信,如果花岁没有说谎,那理由是只有一个。就是向罡天的修为高出了花岁的境界,所以才是让他的玄芒真眼也看不透。

    但是,花岁可是不朽中境的修为,难道说,向罡天现在已经达到不朽圆满,和自己一样吗?

    江山摇头,这不可能!就算是师兄有通天手段,向罡天的天资逆天,五十年的时间,也不可能达到这一地步。

    “我倒是知道,师兄的手中尚是有些时间沙,如果他是将时间沙炼制成器赐给罡天,那么这五十年运用得当,可是相当于五万年。”

    娄空星像是想起什么,轻轻地说道。

    待众人的目光都投过来时,他却是话风一转,继而道:“五万年,四个纪元,倒也有这可能。”

    “的确是!”孙均也是皱着眉头开口出声:“罡天的元神力量强大,远远超出同境界的修仙者,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在丹道上有着非凡的造诣。”

    他这话一出,娄空星和花岁也是连连点头。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布阵,强大的元神那是必须的。向罡天之前的表现,也是能说明这一点的。

    “此事不论如何,本尊希望就此打住,谁也不能泄露罡天的任何消息。他们不是喜欢求教吗?不是喜欢找人切磋比试吗?不是说晚辈间的事我等长辈不能插手吗?嘿嘿,那就让罡天去给他们一个惊喜!”

    江山是咬牙切齿地说着,眼中凶光涌动。谁都是能听的出来,他这话中的惊喜将是怎样的意思。

    “是!”

    仙河叟不在,江山就相当于是学院的代院主,他的话,四人自然是遵循。

    花岁的动作很快,甚至是可以说,他是有些迫不及待。

    在几人分开后,他便是召集阵院的上百弟子,开始着手布置。而他这一举动,自然是逃不出云极宗和太罡宗的耳目。

    消息,很快是送到两宗驻守在学院的一众长老手中。

    云极宗,驻守在学院的两人,是冯玄机和景昌鱼。这两人的修为是不比江山弱多少,都是达到不朽圆满之境。

    太罡宗,来的人除了上一次的关林,还有一位,名为纪鹏,也是不朽圆满境的老祖。

    四人,虽说是人数不比江山五人,而且也不可能同心同力。但四人中有三名不朽圆满,心怀异意也足是能压制江山几人。

    得到弟子的禀报,几人均是露出好奇之色。

    学院,安份了十年,难道,现在是准备反击了吗?如果是,他们又是能派谁出战?

    四人秘密相会,讨论此事。

    关林坐在一方大椅中,与众人一样,是在思量着。突然间,他的脑海内闪过一道灵光,出现一道身影来,双眼不由地是猛然睁开。

    而他这异样,落在三人的眼中,几人俱是看了过来。

    “关兄,你可是想到了什么?不如说来我等听听如何?”景昌鱼轻声细语,却是蕴含锋芒。

    同是不朽,关林在四人中是境界最底的。虽说不是同门,但对这景昌鱼的话他也不能当做没听到,点点头道:“不错!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

    “向罡天!”

    “无名小辈,他又是谁?”

    三人相视摇头,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向罡天的名号自然是入不了法眼的,听都没有听说过。

    关林如果不是亲历了当年的事,亲眼见过向罡天的勇猛,他怕也是会有同样的表情。

    但现在,却是只能对众人的反应报之苦笑:“三位,他可不能算是普通人,而是那位的亲传弟子。但是拜入其门下,不足百年。”

    关林的话,是让众人为之一惊,不过当听到说是不足百年的时,众人俱是一笑。

    就算是他的弟子,时间太短,也是成了气候的。

    冯玄机沉吟着,清声道:“依关老弟这样说,看来十有八九是这小子。知道他的来历吗?是何家何族的?按道理说,能被仙河叟收为亲传弟子,当是轰动天下的大事,如果出身于大家族,应是传得天下皆知才对。”

    听到他这番分析的话,关林三人尽是点头。不是大家族的子弟,便是意味着他的背后没有庞大的势力支撑。那么,许多手段便也是无法施展了。

    “吩咐下去,既然江山想玩,就让弟子们陪他们玩玩!总得让这日子有些乐趣才好!你们几位的意思呢?”景昌鱼开口相问,其它几人是纷纷点头,很显然,每天和江山几人玩老一套,他们也是腻味了。

    初时,花岁还在担心冯玄机等人会出面阻挠,但随着近半个时辰过去,不见他们现身。花岁便是明白过来,对方对此是没有拒绝的意思。

    既然是同意了,那自然是得加快速度,以免他们再生变化。

    有花岁坐镇,建一风雷台倒不是什么难事。

    不到一天的时间,便是完工。

    这风雷台是位于学院大广场的正中央,高达三丈三分,却是有着九里方圆的大小,以近千阵防护,一旦全部阵法开启,别说不朽者,怕是始君想将其轰开也得全力以赴才行。

    消息是早已经在散开,演唱会是学院的弟子知道,云极宗和太罡宗的人也都明白,这风雷台上接下来是要发生什么事。

    冯玄机四人,似乎是在商量对策,没有再缠着江山几人,而趁着这机会,几人是联袂登上书峰,亲自来见向罡天。

    来到书殿外,几人是有些莫名的感触,远远的,看到站在殿门迎接的向罡天,心情顿时是为之放松几分。

    向罡天,白发,白袍,立于阳光下,带着温和的笑容。让几人竟是生出一种古怪的情愫,似乎,只要是有向罡天在,就如仙河叟没有离开一样。

    “几位师叔,请入殿说话!”向罡天朗声说着,伸手相请。

    虽说现在江山是学院的代院主,可是,在这书峰之上,在这书殿之中,向罡天才是真正的主人。

    因为,这里是仙河叟的居住之处,他是仙河叟的弟子。

    “罡天,老实告诉我等,你现在的修为是到了哪一步!”

    江山飘身而动,来到向罡天身前,第一句话,便是问出困扰在几人心中的问题。

    不是他心急,而是心痒。因为人在面前,亲眼观看,神念查探,江山是发现,自己一样看不透向罡天的境界。

    是术法手段陷匿,亦是真的达到比自己还要高的境界?江山很想知道答案。

    “江师叔,风雷台成,弟子便要上台战两宗弟子,到那时,师叔定然是能知晓的。现在,却是不急。”

    向罡天轻笑连连,肩膀不着痕迹的轻晃,竟是从江山的手掌中挣脱出来。

    江山心中一惊,捻动着那微微发麻的手指,脸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

    “好!不说就不说!待他日师叔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有多能耐。”

    说着,江山脸上的笑容更甚。而让孙均几人奇怪的是,他竟是转身走了。

    “江师兄,罡天气盛,你岂能与他一般见识?”孙均是以为江山得不想要的答案而生气,身子飞掠,挡住江山的去路,传音说道。

    他如此做,却是不想让向罡天难堪。

    江山听到,呵呵一笑,回头看了眼向罡天,又是转过来看着孙均,留下两个冷清的字。

    “丹痴!”

    说完,他是直接利用身份牌,传送回了道院。

    孙均气的是直咬牙,却是无可奈何,只能是一脸尴尬色地飞落下来。

    “罡天,你别理他,咱们进去说话。”

    “是,师叔们请!”

    向罡天笑容不变,依然是一脸温和的笑容伸手相请,似乎江山的举动对他是没有半分的影响一样。

    对于江山的行为,的确是影响不到他的心情。因为他知道江山的离意是什么!

    孙均等人此次前来,是带为了些讯息,关于两宗仙君境以上的弟子讯息。

    决定是要战,自然,是得要有准备才行。

    对众人的话,向罡天是记在心中,而孙均拿出的丹药,向罡天更是找不出拒绝的理由来。

    次日,踏着初晨的阳光,向罡天脚踏雷云,出现在风雷台上。

    这地方,早已经是吸引众多人的目光注意,看到有人登台,立时是有不少的人汇聚过来!很快的,四周便是围拢起数万人之多。

    不过,在这倘大的广场中,几万人聚在一起,并不显得有多么显眼。

    向罡天居高临下,目光扫过台下的人,发现是以白袍的学院弟子居多。而这些人,修为多是在一两重祖仙境,是些内院外院弟子,五重祖仙都是极少见到。

    向罡天看的大是感叹,这与自己初入学院相比,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他在看着众人,众人却也是在看着他,但是,没有一个人登台。

    “这可是不行!看来,还得想些办法才好!”向罡天的目光游走,突然间,他是看到了人群的熟悉身影。

    罗烋,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也是挤在人群中观望。

    看着他那热切的眼神,向罡天心中一动,传讯给他。

    “罗烋,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我?师……师兄请吩咐!”听到向罡天的声音在脑海内响起,罗烋明显是有些激动,连说话都是带着几分的颤抖。

    “吩咐不敢!向某只是想请你替我准备两块大红布,长三丈三,宽三尺三即可,尚是还需要有笔墨。”

    “是!请师兄稍等,罗烋马上便归来。”

    这是小事,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可看到向罡天站在风雷台上,他口中再小的事也是成了大事。

    罗烋当即是传讯让人准备送来,不一几息的时间,他是手捧一卷的红布,笔墨摆放于红布上,凌空踏上周围台。

    “多谢!”向罡天信手挥动,那红布是随势而起,飘扬于风雷台两侧虚空中。而那足是有拳头大小的笔和墨,却是落入向罡天的右手中。

    微微的思索一番,向罡天飘身而起,挥舞着手中的大笔,在红布上书写下一幅对联!

    上台求教自当有教无类,

    下台请辞方显学院宽宏!

    怕死别来。

    台下的一众学院弟子看在眼中,顿时是叫好声一遍。

    之前那司圣弦不是有说,学院是天下人的学院,当是有教无类吗?

    行啊,不过你既然是来求教,那就得显出自己的诚心,当众上台,哪怕你是人是畜生,自是一视同仁,不区别对待。

    而在下台后,也不为难你,学院宽宏,你尽可请辞离去。

    不过,这是众人心中较为文雅的理解,更直接的意思是简单粗暴。

    上来打一场,败了也不杀你,还能放你滚蛋!

    经众人口传,这充满着挑衅的对联,很快是传到两宗弟子的耳中。一时间,谩骂声一片,两宗数名仙君境的弟子是杀气腾腾直奔风雷台而来。

    至于其它的人,则是静观其变。

    虽然是愤怒,但这些人显的极为冷静,并没有被向罡天所激而乱了分寸。

    看到两宗的人现身,学院的一众弟子,气焰顿时是收敛几分,大部份看这两宗人的眼光,都是充满着畏惧与憋屈。而反观这两宗的弟子,却是一幅居高临下的样子,看众人的眼神,犹若那高贵的主人一般。

    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向罡天的眸子中顿时是闪过浓浓的杀机。

    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看来这些人真当学院是自家的后花园了!

    那几名仙君修为的人,目光一直是锁定在向罡天的身上,其中有一女子,却正是与向罡天有过一面之缘的云魅。

    她一双妙目看着向罡天,闪动着迷人的神彩,数息之后,才是淡淡地道:“奇怪,为何这人给我的感觉,居然是似曾相识?”

    “哦,云师妹以前见过这小子?”

    听到云鬼的话,站在她旁边的一男子是开口出声。

    这男子长的是五大三粗,浓眉细眼外加塌鼻,看上去极是丑陋。不过从他看云魅的眼神中却是能让人知道,他有个美好的梦想。

    当然,容貌并不是衡量修仙者的标准。有着仙君中境修为的他,足够是能凌驾于很多人的头上。

    云魅的身子不着痕迹地移动几分,秀眉微皱,与这人是保持距离。口中依然是淡淡地道:“章烈,你是太罡宗的人,我是云极宗的弟子,云师妹三字似乎叫的不太适合吧?还是请你以姓名相称。”

    “嘿嘿,没有啊,云师妹,这三个字我可是叫的极为顺口的!”章烈笑眯眯地,似乎完全不知道云魅对他的憎恶一般。

    对于这种不要脸的人,云魅也是无奈,只能自己将这问题略过,继续开口道:“几位,你们不必看着我,只是感觉似曾相识,但在记忆中却是搜寻不到此人的一丝记忆。想来,是错觉吧!云魅倒是想知道,那位师兄愿意上台试试这人的手段?”

    “云师妹,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你章师兄我啊!”章烈嘿嘿一笑,说着是往前一步,踏入风雷台。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有何求教,直接说出来。本尊定当满足你。”向罡天背负双手,眼睛微眯,轻声开口。这番话,却是真有几分长辈的神态在内。

    章烈听着是眼冒凶光,狞笑着道:“本尊章烈!既然你是如此猖獗,那本尊倒是想请教你这死字是怎么写的?”

    “是吗?修仙者,求的是寿与天齐,没想到你居然是一心求死。好,本尊这就告诉你,死,只须一指!”

    向罡天伸出食指,朝着章烈遥遥点落。

    “放屁!”章烈听着是呸了一声,见向罡天出手,他则是挥动拳头,直冲而出。

    “章师弟,修的是石壁经,身若磐石坚不可摧。一身力量更是远胜同境中人。这小子与他对拼,是在找死。”

    太罡宗有人出声,在为云魅几人解释着。

    但是,风雷台上的情况却与他所说的恰恰相反,向罡天一指点出,是有如利剑破空,那强大的剑意化成实质一般,直接刺穿章烈的拳劲,钻入他的眉心中。

    其识海元神,是直接被绞碎。

    于是,在这太罡宗的人话声落地时,章烈也是倒在地上。下一秒,仙体爆裂,万千剑芒从他的估内窜出,将其仙体绞碎成一团血雾。

    正如向罡天所说:死字,就是一指。

    这一结果,瞬间是惊傻所有的人,随后,学院弟子是疯狂的呼喊起来,声如洪潮一般。

    向罡天却是像没听到一样,右手化爪凌空虚抓,将章烈所化的血雾纳入掌中,继而是道炎化鼎,淬炼起来。

    随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向罡天的双手有如穿花之蝶般乱舞,让人眼花瞭乱。几息之后,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道炎之鼎随意湮灭,向罡天手中的精血却是变成了一颗暗蕴道意的丹药。

    “此丹,是尊以龙虎聚灵丹之方改动而成,罗烋,你可敢试丹?”向罡天手持丹药,看着下方的人群中的罗烋,开口出声。

    罗烋听的一楞,他是不明白向罡天缘何在今日是一而再的找上自己。而且,自己就是丹师,但对这丹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过,他是很快就反应过来,飘身而起,在空中拱手躬身道:“师兄有命,罗烋自当遵从。”

    “好,张嘴!”向罡天屈指轻弹,手中的丹药立时化做流光,射入罗烋嘴中。

    在众人观望的目光中,罗烋是满脸通红,全身青筋暴涨,随后是从那周身毛孔中射出万缕金芒。

    看他的样子,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楚一样。

    众人不明白,向罡天此举用意是为何。

    但很快的,他们是明白了,因为在数息之后,罗烋的气息是暴增,转眼时间,竟是达到九重祖仙的境界。

    看到这一幕,傻子都是知道,向罡天在做什么。

    一时间,连云魅等人看向罡天的眼神,都是闪动着灼热的光芒。

    罗烋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他是大喜过望,一拜于地。

    “罗烋谢师兄成全之恩,永不敢忘。”

    “行了,就当是你方才寻来这三丈红绫的报酬。回去闭关吧,相信不出三个月,你定然是能祖符外放。去吧!”

    “是,师兄!”

    罗烋自己也是有此感觉,再经向罡天这一点明,更是确定,拜谢后是催动身份牌,直接回了丹院不提。

    众人听着向罡天的话,特别是学院弟子,无不羡慕罗烋。祖符外放,那就是说,三个月的时间,他能成为仙君。

    其实,对这丹药的效用,向罡天并不是太满意的。怎么说那章烈也是仙君中境的修为,应该是能让罗烋直接提升到仙君才对。

    需得再闭关三月,却是不尽人意的。

    他这想法,如果是让众人知道,绝对是针对哭的。

    这是第一战,江山几人虽说未现身,却是在暗中观望,关林等人也是不例外。

    向罡天所展现出的手段,顿时让人是惊喜交加。

    当然,惊是关林等人,喜的是江山几位。

    “好小子,龙虎聚灵丹,以精血为饵,妙,妙!”孙均是大笑抚掌。喜不自禁。

    花岁在旁边,是轻轻地摇头:“此丹虽是大妙,却是得伤人性命,不可取。”

    “你知道个屁!”孙均听着,立时像疯了样的大骂出声。

    “仙人精血可,妖魔精血亦可,敌人对手的呢?更是上佳。你可知道,此丹若是在远古战场,绝对是能建大功的。”

    孙均是越说越激动,双眼神芒闪烁:“不行,我得好好的记下,不对,是得去找罡天,好好的合计合计。”

    “又开始发痴了,万师弟,别让他跑出去丢脸。”江山冷哼着,但是,看他眸子深处所跳动的喜色,却是一点都不比孙均弱。

    只是,他不是丹师,他能忍住罢了。

    向罡天并不知道自己的随意之举会有这样的躁动,他的目光是落在云魅几人身上,朗声道:“几位,你们也想求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