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愿你风华如故 > 第387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87章

    而事实证明,杜墨淳真的说对了,沈景醒了之后,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完全都忘了。

    而且看着跟自己一样躺在床上的另外一个人,他惊讶的眨了眨眼睛,脑子慢半拍的最后发出一大声嚎叫,然后抬腿就把躺在自己身边的人给踹到床底下去了。

    贺兰辰被闹了一个晚上,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着,结果,梦还没有,刚开始做,就被踹到床下去了,砰的一声掉在了地毯上。

    他现在都庆幸,幸好没有带着这个醉鬼回自己的出租屋,要不然的话就凭借着姜一雅给自己找的出租屋那种条件,从床上掉下去,还不摔得鼻青脸肿,幸好现在酒店铺着厚实的地毯。

    “你干什么!大早上的!”

    贺兰辰揉着脑门,从地上坐了起来,怒气冲冲的盯着沈景。

    沈景将被子拉到自己的胸前,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

    “你这个基佬,我是直的,你把我拐到你床上来干什么!”

    “……”

    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总算是让贺兰辰明白了。

    现在这个时候,他看着神经,就好像是一条臭虫,想要从床上扔下去狠狠的踩扁。

    “到底是谁把谁拐上床,你给我好好的想清楚。”

    凌晨的时候,贺兰辰驮着已经是差不多醉的一滩烂泥的沈景来到酒店,专门还是订了一间有两间房的总统套房,正好两个人可以分开睡。

    谁知道刚把沈景撂在床上,这男人就死死拉着他不松手,口里面一直叫这个什么余梅梅!

    他长得这么英俊帅气,个头,胸肌,什么都不一样,怎么会被沈景这个醉鬼当成个女人呢?

    沈景断然否认,“不可能,我做过的事情我都没有一点印象吗?肯定是你趁我喝醉,然后把我拐上床,结果我抵死不从!”

    “……”

    贺兰辰几次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来。

    这样叫沈景更加确信了自己心中所想,指着贺兰辰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绝对不可能被你掰弯的,我心里面早就有人了!”

    “……”

    贺兰辰直接就拿着手机拨通了杜墨淳的电话,等那边一接通,就把手机扬手扔给了沈景。

    “好好问问你四哥,昨天晚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别什么都往我身上推!”

    一大早上被踹下床已经很不能忍了,结果现在还被栽赃成基佬?

    贺兰辰已经要气得七窍生烟了。

    “四哥,我怎么竟然和贺兰辰在同一张床上醒过来啊,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他带我回来的?我昨天晚上喝醉了吗?”

    等杜墨淳一接通电话,沈景就好像连珠炮似的冒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杜墨淳也是刚睡醒,正在叼着牙刷,咕隆着嗯了一声。

    “他不是想把我掰弯吧,竟然我们两个就睡在一张床上!”

    “噗。”

    杜墨淳口中的泡沫一下就喷了出来,喷到了前面的镜子上面几星几点。

    他现在都有点佩服沈景了。

    昨天其实已经料想到沈景,醉了之后再醒过来,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就不容易了,毕竟沈景这人是有前科的。

    却也没想到,沈景的想象力会如此的天马行空。

    “行了,你昨晚断片儿了,再怎么说你都已经断片儿了,就是翻篇儿好吗?现在把手机给贺兰辰,我有话跟他说。”

    贺兰辰那边已经听见了杜墨淳口中的话,而且他昨晚已经和杜墨淳说好了,今天要去见林萧。

    他直接就上前走了两步,从沈景的手中将手机抢了过来,朝着话筒中问,“你给林萧打电话了吗?已经确定下来了没有?什么时候去见?”

    “时间定在今天中午,我觉得你最好叫姜一雅一起过去。”

    “好。”

    贺兰辰挂断电话,也没有功夫,和沈景在这里瞎掰扯了,直接穿上自己的外套,就抬步向外面走去,他需要去酒店,把那封无字书拿过来。

    沈景跟在后面,“你千万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我这人很直很直很直很直的,绝对是没有办法被你掰弯的。”

    贺兰辰压根就没有打算理会沈景,就任由这人跟在自己身后叨叨着,他就去跟服务生要那封信。

    信要到手。

    沈景说:“这不是写给我的情书吧,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收的,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偏偏要走上这条路呢?你宣布你自己出柜了没有?你爸妈知道了要心疼死的,没后了啊。”

    服务生:“……”

    贺兰辰:“……”

    他以前觉得他自己挺聒噪的,话多,可是现在真心觉得,自己的话真少。

    沈景怎么也赶不走,只好就带着她一同去了和杜墨淳约定好的餐厅。

    不过他们两人到的比较早,餐厅里面约定好的包厢还空无一人,而是贺兰辰就将无字书又拿了出来,看着这一张白的纸,皱着眉,思索着什么。

    沈景凑过来,“写是什么?”

    原本就是空的,所以贺兰辰也没有必要瞒着沈景,就将这张信纸反反复复的给他看了一遍。

    “空的?”

    沈景将信纸拿了过来,照着光看了看,的确是白的。

    “你弄这么一张没有字的信纸干什么?”

    “我要是知道为什么,还用在这里跟你一块儿等人?”

    沈景皮笑肉不笑,“这肯定是你的障眼法。”

    “呵呵……”

    沈景端着一杯水,若无其事着喝着,手里拿着这封信,在随意的扇着风。

    “你肯定是看我长得帅,就这么看上我了,刚才一路上我跟你说的话都当成耳旁风,是不是我说了,我很直,而且我家几代单传,就我一个独生子,我可是要为了我家香火着想……”

    贺兰辰已经听过沈景这么絮絮叨叨一路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顺手拿起一旁沙发上的一个古色古香的抱枕,就朝着沈景扔了过去。

    “闭嘴!”

    沈景为了躲避,朝着另外一边闪身躲开,抱枕砸在了后面的地上。

    可是却没曾想到,躲了抱枕,而手里的茶杯忽然一翻,里面的茶水直接就朝着放在桌面上的信纸倾倒了过去,啪的一声,直接倒扣在桌面上将桌面上的信纸完全浸湿了。

    “……”

    沈景已经发觉了,这一路上,贺兰辰就憋着怒气,现在倾倒在信纸上的这一杯茶水,就成了点燃火药桶的一根导火索。

    他急忙就向后退,摆着手“那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是你刚才那个抱枕,如果你不扔我,我也不用躲开,也就不用把茶水砸在这纸上,这也有你一半的责任。”

    话音未落,贺兰辰就已经扑了过来。

    沈景急忙转身。

    可是,贺兰辰扑向的却并非是沈景,而是沈景面前被茶水浸透的信纸。

    被茶水浸透的性质,原本空白的性质,现在竟然在一点一点的显露出字体来。

    贺兰辰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原本还和姜一雅说,这根本就不是电视上演的,还需要什么东西才能让纸上的字显出来,现在完全打脸了。

    沈景也凑了过来,盯着信纸上的字。

    “林萧,你好,我是你未曾谋面的未婚夫。

    不知道你对我们这样一顿荒唐可笑,啼笑皆非的订婚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在这里,想要告诉你,这段婚姻,这段订婚我不同意。

    你作为女生,我觉得这种事情应该你先提出来,我会在下个月的三号,在天泰酒楼的101包厢等你,我们需要当面将这件事情说清楚。”

    沈景有点不太明白,心里还嘀咕着,林萧?林萧是谁呀?这封信难道真的不是给自己的吗?

    贺兰辰了眸光,已经低沉了下来。

    看来没错,这个林萧就是凯特的未婚妻,只是……凯特怎么会忽然就有了一个华国的未婚妻呢。

    等到杜墨淳先来了,贺兰辰就将这封已经无意中显现出来字体的信,递给了杜墨淳看。

    杜墨淳看了看,眉心,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

    曾经在医院,他追上林萧问,有关于林萧在的洛克家族的未婚夫。

    当时林萧说的是洛克家族另外一个人,但是现在如果真的是凯特留下的那么林萧的未婚夫,就不是那个赛林格,而是凯特。

    “林萧没来?”

    贺兰辰朝着杜墨淳的后面看了两眼,不光身后没有跟着,走廊上也没有人,这次过来主要就是想要见这个林萧的,现在林萧没有跟过来的话……

    “我叫小妹过去叫他了,估计也就再有个几分钟吧。”

    杜墨淳问,“你有没有打电话给姜一雅,就她也过来?”

    贺兰辰一拍脑门儿,“我给忘了。”

    刚才本来说到这里就给姜一雅打电话,结果被沈景弄的忘了正事儿,还把纸给打湿了。

    他拿出手机来,却顿了顿手中的动作。

    “要不现在就先别打了,等到林萧过来,我们先把事情问清楚再说吧。”

    姜一雅现在刚刚接受了霍南白还活着的事实,就凭空冒出来一个霍南白的未婚妻,而且还是两方家族都已经认可的……

    杜墨淳冷哼了一声,“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你现在护着她有什么用?她早晚都是要自己面对的,而且有你在,她更不方便。”

    贺兰辰没吭声,却也没打电话。

    杜墨淳抬脚踹了他一下,“你打不打,不打我打啊?”

    “我打,我这就打。”

    贺兰辰拨通了姜一雅的电话,这样的事情与其是通过别人的口听到,倒不如自己亲口告诉她。

    接通了电话,他就听见了姜一雅那边突兀的传来婴孩的啼哭声。

    姜一雅将手机开了免提,丢在床上,就已经将摇篮床的小宝抱了出来,“怎么了贺兰辰?”

    贺兰辰问:“你在忙么?”

    “没有,就是小宝饿了,我喂他吃奶。”

    果然,小宝一吃奶,就马上不哭了。

    姜一雅又将手机关了免提,拿着凑到自己的耳边来。

    “出什么事了?”

    贺兰辰踟蹰了一下,还是回答道:“是关于林萧……找到了。”

    本来贺兰辰是不想叫姜一雅来了的,但是姜一雅一听见这话,差点就将自己手中的手机给摔倒地上。

    贺兰辰话都没有说完。

    其实,就算是霍南白有一个未婚妻又怎么样,现在手里的这封信,不也已经是完全将他身上的嫌疑给摘去了。

    在姜一雅往这边赶的时候,慕筱筱已经带着林萧来到了包厢。

    一打开包厢门,铺面的热气,叫慕筱筱跺了跺脚。

    “好冷。”

    今天外面的天气果然就是很冷,天气预报已经预报,就在近几天里,已经要下本年度的第一场雪了。

    “林萧,你别拘谨,快点进来。”

    慕筱筱转过身去拉林萧,叫林萧跟进来。

    林萧看起来有点没有生气,有点病恹恹的。

    她朝着房间里的人微微扯了扯嘴角,慕筱筱已经介绍了起来,“这是我四哥,我七哥,这个是我哥的朋友,是的小王子。”

    ……

    一听见这两个字,林萧的眸光就一下抬了起来,望了过来。

    “你是的?”

    贺兰辰点了点头。

    “那你认识凯特么?”

    说到点子上了!

    “认识,”贺兰辰眯了眯眼睛,“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的……未婚妻。”

    一旁的杜墨淳皱了皱眉,“上次在医院外面,你不是说你的未婚夫是洛克家族的塞林格么?”

    “那是我没有记清楚,”林萧说,“我回去又问了我的父母,才知道,是凯特,名叫凯特。”

    林萧一双眼睛显得坦坦荡荡的,根本就没有在说谎。

    贺兰辰有点急,就想要拿着那一封被茶水浸透的信纸上前,却被杜墨淳给拦住了。

    “林小姐,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林萧惨淡的笑了一声,“还能怎么办?昨天晚上,感谢你们能帮我出头,叫我认清楚了我爱了两三年的男人,竟然就是那样一个人渣。”

    她深深地闭了闭眼睛。

    昨晚,她哭了很久。

    慕筱筱一直在她的身旁陪着,生怕她自己去做出来什么傻事来,还一直在劝慰着她。

    但是,这种事情,只有真正的经历过的当事人,也才会清楚的知道内心的撕心裂肺,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慕筱筱反反复复的在告诉她,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将来还会有好男人的。

    可是,她的心已经死了,就算是遇上好男人,也再也没有办法真正的动心了。

    林萧闭了闭眼睛,“我以前不想要嫁给凯特,这只是的洛克家族那边遍布全球选人,我无意中在各个方面都符合,我爸妈也绝不强求我,可是现在……”

    “我想要嫁过去了,无所谓了。”

    既然心已经死了,嫁给谁都没有差别。

    而且,据说是距离华国很远,需要漂洋过海,正好可以叫她从心底深处,真正的远离这片伤心地。

    贺兰辰这个时候,就算是杜墨淳拦着他,他也要说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自暴自弃呢?说不定人家凯特也有了自己的心上人,你现在不就是将别人给拆散了么?”

    林萧抬起头来,“不可能,当时洛克家族说他是单身,没有女朋友的。”

    “他有没有,你有没有见过,你怎么知道?”

    “那你叫他出来,当面跟我说,只要是他说,他有女朋友不想要跟我订婚,那我就二话不说退婚!”

    林萧也不会强人所难。

    “但是,如果是他有,却不告诉我,或者是没有的话,那也就不用叫那个痴心女人继续等待下去了,反正也是一个渣男。”

    林萧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心情变得有些激愤了,话语说的冲了写,明显已经不再是前两天杜墨淳见到的那个看似有点懦弱的清汤挂面的女生了。

    贺兰辰忍不了了。

    现在叫他从哪里去找凯特?

    但是,有一封留给林萧的信!

    他当即就拿起信来,“你看看,这是凯特写给你的信,你看了就知道了。”

    林萧接过了贺兰辰手里的信,湿哒哒的一张纸,皱着眉看这张纸,“这上面写了什么?”

    贺兰辰翻了个白眼,“你不认字么?”

    本来这个林萧看起来也没多不顺眼,但是刚才她说了那样的话,叫贺兰辰已经将她划到敌对阵营里去了。

    不知不觉,贺兰辰已经是将姜一雅的事情在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办了,很容易就会将姜一雅的情绪带到自己的心里去。

    一旁的慕筱筱有点好奇,也凑过来,瞄了一眼。

    “什么东西啊?”

    可是,她看到的也是一张白纸。

    慕筱筱疑惑的问:“这不就是一张被水打湿的白纸么?”

    “不可能!”

    贺兰辰一下就冲了过来,“怎么可能?”

    这张纸上,果然是没有字。

    贺兰辰手里好似是拿着一个玩具一样,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怎么可能?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象?”

    杜墨淳走过来,深深地皱着眉,“不,刚才那封信,我也看到了。”

    “那这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刚才还有。

    杜墨淳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应该是用一种特别的药水写的,而且是有时效性的,只能遇水显示一次。”

    贺兰辰又转身走到桌边,拿起茶壶浇到了这张已经打湿了的纸上,可是,除了将本就脆弱的纸张更加脆弱不堪一击了。

    林萧说:“所以,这封信上写了什么?”

    她看几个人的表情,并不像是在说谎。

    贺兰辰冷哼了一声,“没有什么凭据,就算是说出来了,你到时候也说我们胡说,不过有一点谁都没法改!”

    就是那一句——我会在下个月的三号,在天泰酒楼的101包厢等你。

    他和杜墨淳对视了一眼,很明显,后者也想到了。

    “天泰酒楼,101包厢,到时候凯特会去见你。”杜墨淳说,“和你商量一下,解除婚约的事情。”

    包厢里陷入了一种难堪的沉默之中,

    几个人也没有在包厢之中再继续待了,便要离开,贺兰辰有些奇怪了。

    “姜一雅怎么还没有来啊?”

    按道理来说,现在对于霍南白这样在意,速度会比往常更快,十分钟的路程都会硬是缩短到三分钟的,可是现在都已经超过三倍了,难道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