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0946章 送你们见阎王!

第0946章 送你们见阎王!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相信一个专于攻心计的女人,能想出这种取巧不费力的方案!更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沈清舞轻声说道:“对于洪萱萱来说,哥从来就是敌人,从第一眼见面开始,你就已经是她心中必须要除去的敌人,因为你会是她攀上高枝的筹码!你在杭城的根基越稳,对她来说就越糟糕!此刻不想方设法的弄沉你,以后就更是难上加难!”

    闻言,陈六合轻轻叹了口气,道:“是啊,如果不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自作聪明,杭城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乱子!她倒是异想天开,想在杭城浑水摸鱼!要不是她出手,王金彪也不可能重伤入院!也幸好王金彪小命算硬,不然还真能给我们带来一些麻烦!”

    说罢,陈六合摇摇头,嘴角翘起了一个阴冷弧度,道:“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从中作梗了,上次在高速公路上的袭杀,很可能就是她的手笔,再加上王金彪事件与温城事件!甚至是慕霆北小儿子的死都有她的影子!”

    凝了凝眸子,陈六合道:“再一再二不可再三!洪萱萱这个女人也是利益熏心,自以为拥有野心勃勃的强大实力!殊不知她这种做法当真是在钢丝绳上起舞,自寻死路!”

    “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她这一招浑水摸鱼玩的挺不错!假借着卢啸塚的名头如果能灭了我们,对她来说利益太过巨大,且不必承担太大风险!”沈清舞轻声道。

    “可她高估了自己和卢啸塚的实力,低估了我们的智商!真以为这一切能够瞒天过海啊?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狼子野心,早就被我们识破了!”

    陈六合嗤笑一声:“她以为她自己能够妙手生花,其实在我们眼中,她就是一个不知死活的笑话!”

    “现在的形势略显复杂,洪萱萱和卢啸塚暗中勾结,指不定里面还有几缕京城的影子,哥现在可是形势不利!他们无一不想杀你而后快!”沈清舞分析道。

    “可这也不恰恰证明了,我给他们带去了巨大威胁,他们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除掉我吗?”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不过这个世上,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沈清舞很赞同的点点头:“再完美的计划,很多时候都是某些自诩聪明人的一厢情愿!摸不清对手的实力是他们最大的硬伤!选错了对手更是最愚蠢的致命伤!”

    “是啊,很多人的可悲之处就是容易被表象蒙蔽了双眼!例如这个洪萱萱,给她一条阳光大道她不知道与我齐头并进,非要玩一些自以为老谋深算的阴暗做作!”

    陈六合轻蔑一笑:“她以为灭了我,就真能攀上京城某些人的高枝吗?可笑又可悲!她无法把任何一个人玩弄鼓掌!等她回过头来才会发现,她其实在一直都在别人的鼓掌间起舞!”

    “哥,你打算怎么处理眼下的形势呢?”沈清舞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声,平静的面孔上看不出任何严峻与担忧!一点都没有四面楚歌的觉悟。

    委实是这种戏码,她见过太多了,早就习以为常!曾经在京城的时候,他哥就经常干出一些独挡几面的事情,和那些一只脚都踏进棺材的老狐狸都斗得有声有色。

    如今这一道小小的坎儿,又算得了什么呢?虎落平阳被犬欺的事情,也就只能出现在纸面上罢了!真正的猛虎,它站在平阳,仍是猛虎!

    “怎么处理?再简单不过了!谁敢把手伸到杭城来,我就剁了他的狗爪!”陈六合冷笑一声:“我没在杭城的时候,他们都动摇不了这里,现在我回来了,他们更加没戏!等我处理完杭城这边的事情,我再去京南跟他们好好玩玩!”

    “我有几份大礼要送出去,到时候就是不知道京南的人,能不能收的下啊!”陈六合脸上露出了一个凌厉如锋刃的笑容,看之让人心颤。

    深夜,在一处普通的筒子楼内,还有一个单元亮着灯光,里面有几个光着膀子的汉子正在检查着手中的枪支弹药。

    他们手法手法娴熟,一个个的脸上都挂着凶煞之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每个人的身上恐怕都背着几条人命!

    “上面说了,目标人物沈清舞可以暂时先搁置一旁!今晚的目标是慕霆北和慕建辉父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见到明天的太阳!”其中一个肌肉结实的汉子说道。

    他们这帮人,来自外地,最近杭城的很多暗杀事件,都是出自他们的手笔,包括慕霆北小儿子的死,更是他们差点把王金彪送去见阎王!

    只不过没人知道,这么长时间,他们并未离开,还潜伏在杭城,等待再次出手的时机!

    他们人数不多,一屋子人加在一起,也就八个而已!但他们的身手都毋庸置疑!谁都是杀人越货的强手!是被从小就培养出来的死士级人物,干的就是见不得光的行当!

    “今晚要不要顺便把王金彪也一并处理了?”有人问道,怒目倒竖,杀气凛凛。

    “王金彪的守卫太过森严,病房可谓是一天一换,我们很难摸清他的路数!再加上医院的地形我们都考察过了,狙击手和暗桩都很到位!动他太难!”有人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档口,忽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突兀响起,让得这八个壮汉的脸色皆是一变,心都紧紧提了起来。

    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青年,青年身材修长,留着一头齐眉短发,青年的穿着很普通,脸上挂着很是灿烂的笑容。

    “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看门的壮汉问道,紧了紧藏在袖口的手枪。

    青年咧着嘴角,笑容愈发浓郁,道:“你们在杭城待了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呢?看样子你们的功课做的很不到位啊!”

    “不好意思,我们要休息了!”壮汉皱了皱眉头,就要关门。

    “我是陈六合!来送你们去见阎王的!”青年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