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蒸汽时代的道士 > 第十章 皇帝也是弃卒

第十章 皇帝也是弃卒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什么?我才是皇家嫡派,我才是正儿八经的皇帝,为什么要这么做?”

    永平皇帝受不了这等消息冲击,大喊大叫起来。

    治平皇帝眼中流露出怜悯神色,然而永平皇帝的眼神却渐渐发冷:“你这是质疑太祖太宗了?”

    永平皇帝见了这般眼神,顿时心中打了个突。

    “王者,大公无私。为君之道,不存好恶,唯以宗庙社稷为重。君者,如天也!无善无恶,无喜无怒。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治平皇帝轻声叹道:“当年我教你的东西,你可还记得?”

    永平皇帝心中发寒,明白了过来。

    治平皇帝所说的是大齐皇家秘传的帝王心术,只有登上帝位的太子才能知道。

    永平皇帝受过这等教育,当然知道,治平皇帝的意思。

    太祖太宗才不会管是那一脉的子弟当皇帝,更不会去管你皇帝正统不正统。

    只要还是殷家人为帝,江山社稷不失,宗庙血食物常在。对于龙庭诸帝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龙庭诸帝可以轻易掐断永平皇帝还剩下的五年阳寿,而毫不留情。

    “再说了,你和那东倭术士勾结,当真以为能够瞒过天下人,还能够瞒过列祖列宗不成?

    哼,幸好你最后还是知道悬崖勒马,没有行差蹈错。否则,你以为你还有机会站在我们面前?”

    最为阴私之事都被说出,永平皇帝就彷佛被剥掉衣服,放入冰天雪地之中一样,浑身发冷。

    看着永平皇帝身子颤抖,缓缓明白过来。殇武帝轻轻叹口气,道:“走吧,和去见列祖列宗。你该知道怎么做吧?”

    “是!”

    永平皇帝缓缓说道,跟着他的父亲祖父,来到了一座大殿之中。

    但见这座大殿之中金碧辉煌,彷佛神人所居。

    一个个身穿帝袍之人,宛如神灵,放出各种光芒。

    细细一看,却都觉着这些人很是眼熟。

    正是和宗庙之中,所留下的历代大齐皇帝的圣容图中所描绘的大齐历代皇帝的长相一模一样。

    各种压迫式的光芒照耀下来,让永平皇帝浑身上下再次发抖起来。

    “哦,虽然无甚功德,好在也无多少罪状。其情可悯,其情可怜,就留你一个位置吧!”

    这般说着,太祖皇帝伸手一指,一道龙气,如同红龙,围绕着永平皇帝转了一圈,就飞入他的身体之中。

    下一刻,永平皇帝就强大起来,身上放出一层薄薄宝光出来。

    这时候,永平皇帝心有所感,这是太祖对他的补偿了。

    当然,这也是他表现的听话。若是刚才在此大叫大嚷一通,怕是就没有这个待遇,搞不好就被打入什么冷宫之类的地方。

    此时,永平皇帝终于心服口服。

    莫要以为皇帝都可以为所欲为!

    活着的时候,有着各种规矩束缚,有着臣子们对抗。

    而在死了之后,更是有着列祖列宗的审判。

    就算是皇帝,也是在体制之中。便是你满意不满意,在整个体制的力量之下,也要把你给压服!……

    “王者,大公无私。为君之道,不存好恶,唯以宗庙社稷为重……”

    殷胜之缓缓的读着一封十分陈旧的绸布上所写的文字。

    这正是记载着大齐皇家所谓的帝王心术,抛弃前面华丽的语言,其实核心就是说身为一个帝王,要抛弃一切的情感,像苍天一样的大公无私。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是天地自私,而是大公无私。

    或者说,要一个帝王如同法则本身那么去运转,而不叠加自己的意志!

    殷胜之看了,嗤嗤的轻笑两声,将这所谓的太祖圣训给丢在了一边。

    唯太上能忘情,除此之外,真正能够做到化为绝对秩序而运转的,又有几个?

    殷胜之估计自己是做不到的,就算是太祖也许现在主掌龙庭,化为类似于规则的存在,能够做到。

    但是他活着当皇帝的时候,那是肯定做不到的!

    所以这圣训,也就是看看罢了。

    此时,殷胜之正在前往神都的途中。外面大雨倾盆,打在马车上哗哗作响。

    外面传来人喊马嘶的声音,却是护送殷胜之的军队,即使是在这等恶劣天气之下,也都没有停下脚步,争分夺秒的要将殷胜之送到神都。

    永平皇帝的突然驾崩,惊动了整个大齐上下。

    尽管看起来,永平皇帝被赶入深宫之中,再无存在感。

    然而,现在一旦驾崩,整个大齐的平衡局面,骤然都被打破。

    永平皇帝年轻无子,突然暴毙,到底谁做皇帝,继承皇位现在就已经是大齐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而显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越快赶到神都越好。

    这就是为什么外面风狂雨暴,而殷胜之一行却一点不敢休息,急着赶向神都的原因。

    神都果然发生变故,而且这个变故比所有人料想到的,都要突如其来。

    殷胜之打开了马车的车门,一阵凉风夹杂着雨意扑面而来,很快打湿了殷胜之的衣襟。

    护卫在马车之畔的殷策吃了一惊,急忙打马过来,却因为地面泥泞,差点摔下马去。

    幸好,殷胜之眼疾手快,迷锁延伸过去,柔和的力量救了他。才没有让殷策摔下马。

    在这种情况之下,摔下马不受伤的可能非常小。

    现在军中,就已经有着数个士兵摔下战马而负伤了。

    “圣帅,你怎么出来了!”

    殷策顾不得自己,急忙叫道。

    能够在这个时候,护卫在殷胜之身边的,当然是属于殷胜之最亲近信任之人。

    那么这个不显山不露水,连才能看起来都很一般的殷策,自然是第一人选。

    他是殷胜之的堂兄,最初在殷胜之出国留学的时候,就跟在殷胜之身边的,关系极好自是不用说的。

    而且,此人虽然并无大的才能。然而勤劳忠肯……这就够了!

    对于,这个位置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品德!

    而对于殷策来说,殷胜之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