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爱书屋 > 超级致命系统 > 第386章 巫石

第386章 巫石

    紫府宗禁地,时兴府邸。

    大殿中,头戴面具的男子站于正位上,身后,站了两排紫袍男子。

    “巫石,你到底要干吗?”时兴站于殿中,冷眼看向面具男。

    “哈哈……”面具男子没有回答,先是一阵长笑。

    台下几位太上长老听到,脸上露出无比难看之色。

    “我来干吗?你不是明知故问吗?”巫石说完,缓缓揭开了自己面具。

    他脸上,印有两道清晰可见的疤痕,让整个脸,看起来无比狰狞。

    “你看看,这就是因为你,这全是你给害的,这些疤痕永远在脸上,是我一生的耻辱。”巫石指向自己的脸,恨恨说道。

    “哼,就你做的那些事,死一万次都不够。”时兴冷哼一声。

    “找死!”巫石速度极快,瞬间出现在时兴面前,用一手死死抓住时兴脖子,手上,缓缓用力。

    时兴呼吸困难,冷冷盯着巫石。

    “大哥!”其他四位太上长老一见,赶紧冲向前去,想要救下时兴。

    “轰……”

    连续四声,四位太上长老被巫石四个弟子挡住,被打得筋骨错位,躺在地上,动不能动,双眼,盯着时兴,露出无比担忧之色。

    “哈哈……,想死,没这么容易。”

    巫石把时兴丢到地上,大笑起来,接着,他神色一变,“既然你想死,我偏不能如你所愿,接下来,我们就做一个游戏。”

    “你……”时兴躺在地上,连吐了好几口鲜血,用手指向巫石,大声喝道:“巫石,有种朝我来,老夫要是皱下眉头,就不是好汉。”

    “哈哈……,果然如此,既然你心地这么善良,呆会你看到自己弟子一个个死亡,会不会很痛苦?”巫石一阵长笑。

    “时兴,我们打个赌,三局两胜,全部由我出题,你赢了,我就只杀了你,如何?”巫石笑看着时兴,说道。

    “你说。”时兴咬牙说道。

    “好,够爽快,老夫最喜欢的,就是玩游戏了,现在,第一局,叫上你的徒弟,与我徒弟对打,生死不论。”巫石笑着说道。

    时兴一听,神色不停变化,最后一咬牙,说道:“好!”

    到了此时,时兴没有选择余地。

    为了宗门,他只能搏一把。

    这一切,被李霄用阵法清晰的看到,他双眼,充满无穷怒火,对身后众弟子一声大吼:“谁也不准离开原地。”

    说完,李霄化为一道长虹,飞往紫府宗禁地。

    “老大。”

    看到李霄离去,周子墨担心大喊,正当他想飞身而上时,发现自己与身后二十多万弟子,全部被透明光罩给罩住了,根本出不去。

    “李兄,等等我。”朱应龙在大阵之外,随后,化为一道长虹,紧随李霄而去。

    “朱大哥,你要小心。”冯小美担心大喊。

    “放心,娘子。”朱应龙传来这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周参谋,怎么办?”罗开浩露出担忧之色。

    周子墨摇摇头,脸上露出无比严肃,“这是紫府宗一次大劫,能不能渡过,要看老大的了。”

    “要看老大?大太上长老不是突破了吗?”宁青青说道。

    “大太上长老突破也没用,对方一来就给我们紫府宗下马威,而且,明显是针对大太上长老,想必不会放过我们。”周子墨认真说道。

    “这……”众人只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怕个鸟呀,和他们拼了,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罗开浩说道。

    “对,对……”

    其他人纷纷附和。

    时兴府邸,大殿之内。

    “何西风,你做为大弟子,你先带头。”巫石说道。

    “遵命,师尊。”何西风摘下自己的紫色帽子,露出一脑蓝色长发,他用手,把额头前的头发,轻轻往上捋,最后,一甩头,看向对面冷酷男子,露出一副不屑模样。

    “啊……”

    处于何西风对面的,正是铁面秦,他面无表情,大吼一声后,冲向何西风。

    “徒儿,为师对不起你!”

    时兴自语,偏过头去,他不敢看铁面秦被击败的悲惨模样。

    “时兴,就连你徒儿对战,都不敢看了吗?”看到时兴的样子,巫石丑陋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何西风与铁面秦交战在一起,一人霞光吞吐,一人灵气翻腾。

    “轰!”

    大殿内,爆发出刺眼白光,接着,就是一声巨响,震得大殿不停摇动,沙石唰唰而落。

    大殿经过大阵加固,才不致于被打得支离破碎。

    要是普通大殿,不等两人出手,怕已是灰飞烟灭了。

    光芒散尽,尘埃落尽。

    两人身影显现出来,何西风站在原地,一副风度翩翩模样,嘴角露出得意之笑,双眼之中,充满讥讽之色,“这么一个弱鸡,也好出来丢人现眼。”

    “咳……”

    铁面秦倒在地上,不停咳血,眼中,呆呆看向自己丹田,脸上,露出一阵痛苦之色,“不……不要。”

    “徒儿,为师对不起你呀。”看到铁面秦的模样,时兴左手按住前额,双眼中,眼泪滴落而下,脸上,不停轻颤。

    时兴心痛,心痛自己当初没杀了此人。

    但是,时兴并不后悔,巫石这人,作恶多端,早就应该死,没想到,他竟然活了下来。

    至始自终,时兴不知道紫府宗如何放过他的,而且还把他提升为护府卫?

    “师尊,这……这不怪你。”铁面秦一阵摇头,“要怪就怪这几个畜牲!”

    铁面秦望向何西风,对他进行谩骂。

    “找死!”何西风神色一变,嘴角露出一抹残酷,手中拿起一把长剑,向铁面秦冲来。

    铁面秦一见,双眼充满喜色,接着,他闭上双眼。

    “住手!”

    这时,响起一声,让何西风的剑停在了铁面秦脖子上,“师尊,为何住手?”

    “傻呀,徒儿,他故意激怒你,为的就是求死,怎能如他所愿?,让他活着,他会痛苦百倍,明白不?”巫石说道。

    听到这话,何西风收回长剑,笑着说道:“多谢师尊提醒,差点让了他的当。”

    铁面秦一听,愤怒狂叫,不停谩骂,可惜,他被封住穴位,口不能言,被丢在万鹏身旁。

    没有灵气的他,想要自杀都做不到,更加别说,现在被封住穴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