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上门女婿 > 后续八十二

后续八十二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天之后,我基本上恢复了正常,欧阳如静陪着我去了金沙湾别墅,思浩现在跟李洁住在一起,李洁成了他的干妈。

    季梦瑶开车,宁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和欧阳如静坐在车子的后排,本来想自己一个人过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欧阳如静非要跟着,没办法,只好让她一块。

    自从我的灵魂再次跟现实发生交接之后,欧阳如静几乎每天都要收拾我一顿,三天的时间,我一共挨了三次打,她的打人技巧已经炉火纯青,一掌下去让我疼痛生不如死,可是表面上没有任何淤血和青肿。

    这三天我想了很多,张承业就在江城附近,他上一次把江城的警力全部调走,从而轻易的脱身,等唐永福回来之后,根本没有找到他的一根汗毛,甚至于连他的踪迹都没有找到,全市所有的监控里都没有他的身影,但是我确信那天晚上张承业就在金沙湾小区。

    从自回到江城之后,我便一败再败,虽然看起来很窝囊,但是我却发现了一丝反击的曙光,古人曾经说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意思就是福祸相依,从来都不是独立存在。

    想到福祸相依之后,我只想一件事情,如果自己是张承业的话,此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连胜了三场,将我打的一败涂地,几次差一点没了小命,如果自己把对手打成这样,心里是不是会有一丝得意,一丝轻敌,一丝不屑呢?

    答案是肯定的,我几乎可以肯定,此时的张承业肯定对我不屑一顾,他非常自信,认为我就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穷屌丝,想要捏死我,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以前这样认为我的人,现在基本上已经全部死掉了,张承业将会是下一个死掉的人。

    他会从那个方面出手,我现在不知道,只能等待,以静制动,如果能找到他的弱点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出击,打痛他,让他更加的疯狂,一个自大疯狂的人,露出的破绽就会越来越多,到时候,我绝对不会再让他活着离开江城。

    李洁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发现我和欧阳如静站在门外,好像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不过一闪而逝,很快消失了,露出一个笑容,说:“王浩,你终于好了,快进来吧,这些天,把我们都要担心死了。”

    “对不起。”我愧疚的说道。

    我和欧阳如静随着李洁走进了客厅,袁雨灵牵着王思浩的小手从二楼走了下来。

    王思浩看到我有点怕,一直躲在袁雨灵的身后。

    “思浩,叫爸爸啊,他是你爸爸。”李洁说,随后把小思浩拉到身边,抱在怀里。

    我对小思浩露出一个尽可能温柔的表情,可惜不管用,这个小家伙很抗拒我,爬在李洁的怀里,根本不抬头,更不看我一眼。

    稍倾,我看到他在李洁的胸前活动了一下小脑袋,一脸享受的模样,不由的一阵无语:“这个小家伙还真有自己的风采。”

    “我今天来,是想带着思浩去看看她妈妈。”我说,自己没有参加邓思萱的葬礼,心里十分愧疚,所以经过三天的调整之后,感觉可以出来了,于是第一件事情就想带着小思浩去跟邓思萱说几句话。

    “应该的,思浩跟爸爸去吧。”李洁温柔的对怀里的小思浩说道。

    “不,干妈跟我一块去。”他搂着李洁的脖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看得出来,李洁这段时间应该对他照顾的很好,让他已经形成了一种依恋。小孩子其实最能看透一个人,老人不是经常说,孩子的眼睛可以看透一个人的灵魂。

    “听话,跟爸爸一块去,爸爸很痛小思浩的。”李洁说。

    “不嘛,我要跟干妈一块去。”小思浩嚷道。

    纠缠了一会,没有办法,李洁只好跟着一块去,于是乎,本来一辆车就够了,现在却出动了三辆车。

    欧阳如静一辆、李洁一辆、小树等保护李洁的人一辆。

    我想了一下,扭头对欧阳如静说:“我跟小思浩坐一辆车,跟他交流一下。”

    欧阳如静眉头微皱,感觉想要拒绝,但是好像又没有拒绝的理由,最终点了点头,不过在他冰冷的表情之下,露出了警告的目光,我看懂了他的目光,不过却装做没有看见。

    稍倾,我上了李洁的车,小树开车,袁雨灵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和李洁坐在后排,小思浩坐在我们两人中间,不过几乎半个身子都钻在李洁怀里。

    我扭头看他,发现他正在偷偷的打量着我,发现我扭头,立刻将目光收回,脑袋扑在李洁怀里撒娇。

    现在已经到了秋天,李洁今天穿着一件粉色的大衣,下身是深色的短裙,脚上是过膝的黑色长筒靴,露出短裙和黑色长靴中间的雪白大腿,看起来非常的性感。

    小思浩就坐在她的大腿上,小脑袋一直往她怀里钻,粉大衣的领口很低,露出白色的花领衬衫,李洁的胸部很大,那白色衬衫的扣子像是要崩断了似的。

    看到小思浩的动作,我心里一阵心猿意马,很想也变成一个小孩,坐在李洁性感的大腿上,将小脑袋往她的胸脯上蹭。

    “臭小子,等你长大一点,老子再揍你。”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非常的郁闷。

    “王浩,你是怎么醒过来了?”李洁上好奇的询问道。

    “我……我也不太清醒,就是有一天早晨便突然清醒了。”我说。

    “那你还记得从受伤到清醒的事情吗?”她问。

    “模模糊糊记得,好像来了很多人,总之现在想起来就头痛。”我回答道。

    “那就别想了。”李洁说。

    “对了,谢谢你,那天晚上,不是你推了我一下,我就死了。”下一秒,我深情的朝着李洁看去,一个女人在那种情况下,可以毫不犹豫的救自己,这如果还不是爱情的话,又是什么呢?

    “只是谢谢吗?”李洁露出一个调皮的表情,盯着我说道。

    “呃……”我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了,不难为你。”李洁笑了笑说道。

    “你的伤没事了吧?”我问。

    “已经基本上好了,医生说阴天下雨下雪的时候可能会隐隐作痛。”李洁回答道。

    “啊!”我轻呼了一声,说:“无法根治吗?”

    “好像没有什么办法,没关系,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很好了。”李洁笑着说道,她的眼睛变得很纯净,仿佛这一次死里逃生,让她磐涅重生了,整个人给人一种轻松的感觉,好像放下了很多东西,也看开了很多事情,一下子变得纯净阳光了起来。

    李洁现在的样子让我感觉很舒服,于是手慢慢的朝着她移去,一下子抓住了她的小手,她扭头看来,我马上把眼睛朝前看,装出一副很无意的样子,但是却把她的小手紧紧的抓住,没有松开。

    掌心里的小手感觉挣扎了一下,随后便放弃了。

    “喂,不怕被欧阳如静看到。”耳边传来李洁的调侃声。

    “我怕她,哼,她现在怕我了。”我吹牛道。

    “能不吹牛吗?刚才如果她不点头,我怕你都不敢过来坐。”李洁笑着说道。

    “嘿嘿!”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她怀孕了,现在让着她罢了,再有几个月,我就自由了。”

    “真得会自由吗?”李洁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很想说,肯定会自由,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口:“半年之约到了,自己真得会自由吗?”心里一个声音在拷问。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欧阳如静肚子里还有自己的孩子,说断就断,那怎么可能。

    这种事情很让人伤神,我只好装糊涂,走一步看一步吧。

    一个小时之后,墓地到了,我让李洁、欧阳如静等人都不要跟着,独自牵着小思浩的手,朝着邓思萱的墓碑走去。

    小思浩挣扎着,扭头喊着:“干妈,干妈!”

    “别闹。”我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根本没有带过孩子,也没有做爹的准备,更不知道怎么给这个小家伙当爸爸,所以不由自主的学着欧阳如静那冷冷的眼神瞪了小思浩一眼,他果然不敢再哭恼了,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

    “唉!”我心里暗叹了一声,感觉非常对不起他,更对不起他妈妈邓思萱。

    邓思萱的墓碑上刻着王浩之妻的字样,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不过死者为大,虽然对她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心里却充满了愧疚和自责。

    “假小子,是我害了你,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那天我绝对不会陪你去喝酒,也许没有我的存在,你现在肯定过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我坐在邓思萱墓碑前,喃喃自语。

    小思浩跪在那里,哭着喊妈妈。

    “儿子,你妈妈没有离开,她就在天上,正看着我们呢。”我说。

    小家伙抬起流着泪的脸朝着天上看去,问:“妈妈在那?我怎么没有看到?”

    “就在天上,她能看到我们,我们看不到她。”我说。

    “骗人。”小家伙明显不相信:“干妈说妈妈去了遥远的地方,我知道你们都在骗我,那天晚上妈妈流了很多血,她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呜呜……“快五岁的他,基本上已经懂事了,说着说着再一次哭了起来。

    我的心情有点沉重,同时对张承业更加的憎恨,我要让他也感觉到疼痛。

    今天没了,请大家给大小姐投票,没看够的可以看我的新书大小姐。请到凌云文学网看正版,看正版是对我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