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绝色御妖师:逆天五小姐 > 第457章 一心只够容一人

第457章 一心只够容一人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青屿喝完下午茶后就去了妖花空间里,期间凤六六这个小眼线已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将茶室那边发生的一切做了汇报。

    白青屿不走心的同情了妙音美人几秒,感慨于凤三那厮的‘冷酷无情’。

    这招学柳下惠坐怀不乱玩的可真六。

    不知道的还真当他是不解风情呢……

    妖花空间内,暹日耀等人为了方便修炼大多也都待在里面。

    白青屿检查了一会儿众人的修炼成果后,她就带着烛虫虫和小八出来了。大表哥和楚楚都还待在六百旁门里,孟天真和凤元瑶也只能失望而归。

    刚出来就见凤大爷坐在殿中间,一副等待已久的样子。

    孟天真和凤元瑶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嚯嚯嚯,某人这是准备来秋后算账了咩?

    “今儿的夕阳不错。”

    “宜撸串宜喝酒。”

    “走走走~”

    凤元瑶和孟天真装模作样的说着就往殿外走,等殿门一关他们立马扭头准备去爬墙。

    但耳朵还没靠过去,门再度打开,烛虫虫和小八如垃圾一般被丢了出来。

    结界笼罩了整个大殿,外间啥也听不到看不到。

    凤元瑶怒了,“我去,这死狐狸!”

    “断人八卦,如杀衣食父母!”

    “忒不要脸了!”

    ……

    殿中,凤元瑶二人预想中的场面并没发生。

    凤澜渊和白青屿的身影早已不见,转而出现在了南殿的小花园里。露华泉已被转移到了此处,方便白青屿泡澡。

    水雾迷迭间淡淡的草木香气缭绕在天地间。

    白青屿木头桩子似的‘任’由凤澜渊把自己扒了个精光,这种狼性的行为她自然是发自内心的拒绝,但被捋了狐狸尾巴的凤大爷显然准备就此借题发挥。

    打她从妖花空间里一出来,就被这死狐狸的定身咒给缠住了。

    “凤老三,强扭的瓜不甜啊!”

    “做事要讲究公平公正公开,你丫这是独裁!这是暴政!”

    白青屿嘴巴碎碎念个不停,由始至终凤大爷都没搭理她,依旧我行我素的抱着她,将之缓缓放入暖泉中,然后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记白眼。

    “以后不许如此了。”

    “啥?”预想之中的羞羞之事并未发生,白青屿诧异的看着他,换来凤大爷没好气的眼刀子。

    “塞些莫名其妙的女人到为夫身边来,夫人何时变得这么贤良淑德了?”凤澜渊笑容里几多嘲讽。

    “当初我提议的时候你可就在旁边啊,也没见你反对不是。”白青屿拒不认罪,分外硬气道:“再说了今儿白天我看你也挺享受人家那崇拜的小眼神呀~

    白青屿一阵挤眉弄眼,“那么大一美人便宜你丫的了,你还不知道感谢我?”

    感谢?

    凤澜渊高深莫测的瞅了她一会儿,这贼丫头说的好听,但自己若真碰了那涂山妙音一根手指,她势必要反了天去。

    女人啊,嘴硬……

    他哼了一声,握住白青屿的小腿轻轻捏着,指尖每一次触碰都有电流划过又酸又麻,简直比挠痒痒更折磨人,偏偏白青屿还动弹不得。

    这惩罚……简直够了!

    “死狐狸,你住手……哈哈哈……你大爷、够了啊……”白青屿笑的比哭还难看。“好好说话,咱俩还能做朋友!”

    谁要与你做朋友了?凤大爷心道,他要与她做的是可以相互睡来睡去的两口子。

    电流终于止住了,白青屿虚脱似的瘫在池子里,眼波如丝,活似才经历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一般。

    凤大爷笑眯眯的拥着她,问道:“夫人可还想继续?”

    继续个鬼!“你丫忒阴险了。”白青屿咬牙控诉。

    凤大爷眉梢一跳,笑意深深的望着她,“阴险?”自己收拾她可一直都是光明正大着的。

    “你丫分明什么都明白,偏在那妙音小美人面前装着一副不解风情的样子。”白青屿撇嘴道,“这还不是阴险?”

    凤澜渊早知自个儿身边被她安排有奸细,毫不意外今下午的事儿被她知道。不过,这话他着实不赞同了。

    “为夫的确不懂。”他眉头轻蹙,笑容里多了些许漠然和疑惑,“为何我要在意她?”

    白青屿眨了眨眼,瞅着他那张天怒人怨的俊脸,要不是这会儿不能动,她真想扯一扯这厮的脸皮子。

    以前咋没发现这厮的情商有这么低?

    “怜香惜玉你不懂?”

    “即便不怜香惜玉,那妙音美人好歹也是你亲戚吧,你就不对她温柔点?”

    “再者,涂山臻那老小子才归顺,你就这么在他的掌上明珠心里刺了一刀……不大地道吧?”

    凤澜渊银眸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待她说完后,才开口道:“那又如何?”

    白青屿:“额……”问号脸。

    “本不在意,为何要装作在意。”

    “又是谁说她喜欢我,我便要对她好?”

    “若非真心喜欢,那所谓的怜香惜玉,不还是虚情假意吗?”凤澜渊轻抚过她的鬓发,一字一句道:“一心只够容一人,旁人与我都嫌多。为夫真没那般好的兴致。”

    白青屿听他说完,只能说……没毛病。

    “另外,要多谢夫人信我。”

    “嗯?”白青屿疑惑的看着他,身体的定身咒不知何时已被解开了,

    “若非信夫人怎会放任其他人来我身边呢。”

    凤澜渊的眸子里烨烨生辉,白青屿的神魂几乎都要被他给控住,拿出所有定力才掌控住自己的心神。

    “就你聪明。”她一眼瞪过去,起身爬出泉眼穿衣。偏头正要叫凤澜渊快出来时,却见他坐在泉水中撑颌笑望着自己,漫天袅袅水幕中,那双银眸只余她一人的身影。

    ……

    青丘难得有雨。

    近夜的时候天色忽变,漫天细雨飘落。

    太烨殿外,一道清妍的倩影固执的跪在地上。

    绝色神情冷漠:“妙音郡主,请你离宫吧。”

    “帝君只说让我离开逆仙殿,并未叫我离宫。”涂山妙音倔强的说道,任雨打湿自己。

    绝色皱眉看着她眼底,鄙夷的同时又带一丝丝怜悯。

    忽然间,这片天地间的雨被一股温柔的力量定格在了半空中。

    而这力量的来源……涂山妙音脸上闪过一抹希冀,他果然还是怜惜自己的……

    而事实上。

    自万千静止的雨滴中缓步走来的是两道相拥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