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白狼公孙 > 第六百零九章 战争的分摊

第六百零九章 战争的分摊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深夜气温干冷,哈拉克斯光复军驻扎营地有着不同与往日的气氛,此次他们自西而来,就是要赶下那个弑父篡位的皇帝,他们冒着严寒一路向东而行,沿途说服各个部落,加入进来,到的十二月初五,军队已扩充自三万多人,令得军队上下士气高涨,对于打垮那个坐在赫卡东比鲁城的沃洛吉斯,是有着强烈的自信。

    然而,抵达交界的这天晚上,前方的讯息堪堪来迟。

    塞留斯人的军队早在他们还没出兵讨伐沃洛吉斯的时候,已经屠了马尔吉亚那城,因为地域幅度较大,加上入冬后天气寒冷,消息到的这里已经变得迟缓,接到消息时,阿尔达班与军中将领正在帐篷中,指着地图商议战争的事……待到气温转暖后,从哪里开始打第一仗,及新加入军队的部落士兵如何安排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太阳刚落山,携带第一份消息的骑士已经入营,对于马尔吉亚那被攻破,心里多少有预料的,唯独塞留斯人来的速度实在有些太快,甚至觉得东方那个国度就在帕提亚旁边,因为他才救下那位塞留斯使者半个多月左右。

    “会不会是贵霜那边冒充萨留斯人趁机袭击帕提亚?”帐中各部落的首领、军中大将都有些迷惑,毕竟除了西面罗马,就只剩下东面的贵霜,但贵霜帝国与他们相交还算融洽,数百年来从没有大的冲突。阿尔达班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枕着下巴陷入深思。

    不久,第二份情报也随后过来,还没来得及翻阅,更多的消息如堵塞的河渠陡然疏通了一般,不断的送入大帐内。

    油灯上,一片片吸气声让火光都在摇曳。

    马尔吉亚那被屠城之后,数量庞大不明的塞留斯军队沿着北方横线在原野上以极快的速度击败了雷米达尔斯的四万军队,翌日,城池被攻破,文化之都尼萨焚烧成一片白地,近三十万人被屠杀、俘虏,或驱赶逃离北方。

    百牢门出兵救援,半途被击败,将领战死,塞留斯人的军队直接南下,军旗、骑兵左右摆开二十多里,朝赫卡东比鲁横扫过去,沿途哨站、驻地、关卡三十五处,全军覆灭,近两万人被杀死或俘虏。

    不仅仅是突然出现的塞留斯人摧枯拉朽的杀来,还有另外的信息:沃洛吉斯在赫卡东比鲁宣布他们是叛军,将首要剿灭。

    宣读情报的声音还在持续的响起,大帐中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阿尔达班向后靠在椅背,使劲的揉了一下脸,这下他和这支三万多人的光复军处境显得有些尴尬了,与国内是叛军,与外国,依旧是帕提亚军队,此去讨伐哥哥沃洛吉斯,还有可能和那支塞留斯军队碰上。

    而这气氛中,他也察觉到了众人的不安。

    “都下去吧,事情还没有到那样糟糕的地步。”他安慰众人说道。

    夜深后,阿尔达班望着帐定难以入睡,坐起来又想了一阵,这才走出大帐,穿行过营地,篝火旁、巡逻而过的士兵都面带惶恐,他沉着气来到那位塞留斯老人的帐前,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里面陈设简单,只有一张披着毛皮的木床,听到脚步声时,毛毯掀开,之前服饰老人的帕提亚妇人一身白袍站了起来,风吹进来,里面是空空的没有其他衣物。阿尔达班挥手让她出去,此时,公孙越坐了起来,取过一件裘衣罩上。

    “.…..王,来我这里做什么,不睡觉?”他随帕提亚妇人学了一些语言,能简单的说上几句。

    阿尔达班摇摇头,挨着老人坐了下来,看着地面:“你们军队打过来了,屠了两座城,几十万帕提亚子民死在战火下…….而我还在反抗,让我的国家更加混乱,今天军队里的将军们,眼神有问题……我担心他们不会再往前走一步。”

    旁边的公孙越一些听懂了,一些不知道什么意思,但知道塞留斯就是指的汉朝人,塞留斯军队自然就是汉朝的军队,按他那侄儿的脾性和统军能力,应该是打过来了,老人伸手拍了拍像孩童般做错事低头的阿尔达班,活了一把岁数,大抵还是能猜出另外一部分不懂的话语,轻声安慰:“…..普通人才有对错,而你们是贵族…..是王就不会有对错,我东方的军队打过来,你仔细想想……是如何发生的?”

    “错不在你身上……而是你的那位兄长,他不劫杀我大汉使者,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你的父亲依旧还活着,那两座城的帕提亚百姓还在过平凡的日子,阿尔达班王子,你说对不对?”

    棕发深眼的青年捏紧了袍角,沉默的点了点头:“帕提亚的灾厄,是我那哥哥带来的,他不弑父篡位,神灵就不会降下这样的惩罚在我子民头上!”拳头猛的扬起,他起身面向公孙越,目光诚恳:“充满智慧的塞留斯人,请您指引迷茫的阿尔达班,接下来我该如何去做才能拯救摇摇欲坠的帕提亚!?”

    “很简单……通传全军,外面的帕提亚人,告诉他们这场战争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是你的哥哥沃洛吉斯却把整个国家带入了深渊,把罪孽都嫁祸到你兄长的头上。”

    啪——

    拳头狠狠砸在掌心,阿尔达班兴奋的来回走出两步,或许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负双手点下头:“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哥哥难看的表情了。”他望去外面深邃的夜色,随后低声道:“如果我哥哥被赶下皇位,塞留斯军队能不能扶持我,协助稳定帕提亚的局势?”

    “当然可以,我汉朝向来都是礼仪之邦。”老人朝他笑了起来,很和善:“我们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大秦才是敌人。”

    这个夜晚无法入睡的还有无数的人,远在东面的繁荣之都,赫卡东比鲁城笼罩在一片惊慌之中,原本以为远离这边的北方战火至少要等到春季天气转暖后到来,那时候这边也已经召集军队迎上去,然而战争转眼就突如其来,施虐北方尼萨的塞留斯人已经铺天盖地的杀过来。

    凌晨时分,有些人没有入睡,另一些人没有深入睡眠,天蒙蒙发亮时,外面隐约传来战鼓的声音,城头上此时已是一片肃杀的状态,帕提亚士兵哈着白气奔走在城墙上,无数长矛在士卒跑动中哐哐的震响。

    一面面盾牌压上去,军官的嘶吼声里,弓箭手背着箭筒上前,青冥的天色里,他们视野对面的原野上,延绵的火把光照亮了天空,隐约能看到那边有密密麻麻的人影在一片嘈杂中聚集起来。

    东边泛起了鱼肚白,空气都是湿润的。燃烧的火把逐一熄灭,传令的骑兵飞奔在各阵列之间呐喊,汉朝阵列中间,白色大狼旗下,公孙止与众将议下了攻城的细节,随后派出数十名侦骑沿着城池奔走观察。

    两个时辰之后,绘制的城池墙段大致轮廓便摆在了他面前,“这城有些不好下手。”公孙止骑着战马望着升上天空的太阳,然后望向前方,对面军阵之中的是被驱赶而来的尼萨城帕提亚人,和沿途捉的俘虏。

    凄厉的啼哭、哀嚎声正传过来,马蹄原地兜转,握着刀柄,缓缓闭上眼:“.……..四面都要打,试探他们的战斗力,找出薄弱的地方。”

    锵的一声。

    七星刀拔出鞘,提在手中举了起来,公孙止睁开眼睛,闪过凶戾:“.…..把安息人推到前面挡箭。”

    号角吹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