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爱书屋 > 狼性总裁请自重 > 第1001章 茶楼比咖啡厅安静

第1001章 茶楼比咖啡厅安静

    “乱来不乱来,可不是由你说了算的。”莫震华冷然开口。

    “您到底想怎么样?”徐小雅试探的问道,心里特别紧张。

    徐峰是她的亲生父亲,她做不到无动于衷,更不想让莫震华伤害他。

    “跟我走!”莫震华再次提出要求,语气霸道狂傲,不容抗拒。

    “……”徐小雅感觉自己此时正游走在崩溃的边缘,情绪极其矛盾复杂。

    怎么办?

    该不该跟莫震华走?

    “怎么?还没想清楚?”莫震华咄咄逼人。

    他就不信徐峰不是徐小雅的软肋。

    “去哪?”徐小雅迫使自己保持镇定,先不要慌乱。

    莫震华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并没有拿出真凭实据证明她爸爸现在正被他控制着,而她也没有跟她爸爸通话证实此事,这一切很有可能是莫震华吓唬她而已,而并非事实。

    “咖啡厅。”安静的地方才适合谈事情。

    “茶楼可以吗?”圣德医院正对面有一家百年老字号茶楼,徐小雅觉得那里不错。

    距离近是一方面原因,再有就是她认识那家茶楼的经理。

    “哪个茶楼?”莫震华蹙眉,明显是不太满意徐小雅的提议。

    他虽然年纪大了,可却不爱喝茶,而是喜欢喝咖啡。

    “医院对面,步行两分钟就能到。”

    “你年纪轻轻的,居然爱喝茶?是真爱喝还是为了装优雅?”莫震华不损徐小雅几句,他心里就不痛快。

    “茶楼比咖啡厅还要安静,更适合谈事情,不是吗?”徐小雅理直气壮,没有闪躲。

    她刚才已经非常坚定的拒绝了一亿元的分手费,莫震华还想再跟她谈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牵扯到她爸爸,她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妥协。

    莫震华考虑了十几秒,最终点头同意了,“茶楼就茶楼!”

    徐小雅总算松了口气,“那走吧,我带路。”

    莫震华没再多说话,自行跟在徐小雅身后,俩人一前一后踏出了圣德医院的大门,朝街对面走去。  “你居然知道这么好的地儿,看来平时没花我儿子的钱。”刚进了茶楼的门,莫震华就开始数落嘲讽徐小雅。这茶楼装修的精美奢华,一点不亚于高档咖啡馆,一看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消费得起的地方

    。

    “那您可要失望了,莫子琛可从没带我来过这家茶馆。他不喜欢喝茶,我也不喜欢。”徐小雅呛了莫震华几句。

    她虽然现在没去公司上班,整天在家里养胎,但不代表她没有经济来源,虽说赚的没莫子琛赚的多,可养活自己绰绰有余,她实在受不了莫震华那鄙夷的眼神。

    “他没带你来过不代表你没花过他的钱!”莫震华执迷不悟,顽固不堪,想方设法给徐小雅找不痛。

    “我承认,我的确花过莫子琛的钱,但绝对不是您想象中的那样。”徐小雅懒得跟莫震华解释太多。

    她跟莫子琛夫妻,她花老公的钱,有问题?再说,她又不是事事都花他的钱,莫震华至于那么阴阳怪调的损她吗?

    真是不爽!

    忽然觉得自己就不该答应莫震华的提议,她这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找气受来了?

    “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那是哪样?”

    “……”徐小雅感觉自己完全没法跟莫震华交流。

    这老头子的思维真是太奇葩,太容易让人生气了。

    嗖的一下,徐小雅忽然起身。

    “你干什么?”莫震华惊讶的问了一句,眉心皱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

    “如果您今天是想跟我谈关于花钱的问题,抱歉,我没兴趣。您有任何疑惑和不解,请直接问莫子琛,我实在不想回答这些问题。”徐小雅说完话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莫震华怒吼一声,丝毫不顾及其他人的眼光。

    “我要跟你谈的事不是有关花钱的事,是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徐小雅忍着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脾气,不情愿的问了一句。

    “你坐下,我不习惯抬起头说话。”莫震华的语气太过于理所应当,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

    “我是看在您是莫子琛爸爸的面子上,才留下的。您有什么事情请直接说,不要再拐弯抹角。”徐小雅深呼吸了几次,重新坐到了座位上。

    她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莫震华继续胡搅蛮缠不说正事,她二话不说起身就走,绝不回头。

    “你是铁了心不愿意离开我儿子?不管我给你多少钱?”莫震华想再一次试着说服徐小雅。

    “对!不管您用多少钱收买我,我都不会动心。”徐小雅的态度很明确。

    如果感情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话,那简直是对爱情的侮辱。

    “你不会后悔?毕竟我开的价并不低。据说夜夫人当年给你那好闺蜜夏筱熙开的价可没我开的高。”

    “这事,您都知道?”徐小雅诧异极了。

    “这点小事儿,我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有什么可好奇的?”莫震华很是不以为然。

    “那您肯定应该也打听到了那件事的结果,我的好朋友夏筱熙最后并没有接受夜夫人那笔钱。”徐小雅十分赞同夏筱熙的做法。

    换做是她,她也会拒绝。

    “是啊,她没接受那笔钱,真是可惜。”

    “……”徐小雅有些听不下去了。

    “她当年如果接受了那笔钱,离开港城,离开夜冷辰,如今也不至于落得个守活寡的地步。”莫震华字字见血,毫不留情。

    “谁说筱熙守活寡了?您这样说,未免也太过分了。夜冷辰只是暂时不在港城而已,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徐小雅怒目圆睁,气的手指发抖。

    莫震华奚落她也就罢了,凭什么对她的好朋友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真是个不可理喻的老头儿!

    “我举这个例子就是想告诉你,做人别不识好歹,见好就收才是聪明人该做的事。”莫震华振振有词。

    “可我天生就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想让我改变主意,除非太阳从南边出来。”  “你就这么爱我儿子?金钱都贿赂不了你?那如果我再加一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