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幽冥真仙 > 第503章 两个老道

第503章 两个老道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琉璃火道中那作为守护阵灵的强大幻兽被徐阳用魇兽灵酒灌醉。与此同时,足有八百里范围的琉璃火道,如同一个宿醉的恐怖巨人,庞大的身躯瘫躺在那里,没有了往日的狂躁和暴虐。

    低矮丘陵状的琉璃火道表面,偶尔会喷发出一道道赤色气浪,发出低沉的隆隆声,传出老远。好似在打鼾,警告想要靠近的人们这里依旧是危险的。

    无名谷坊市中。

    一座样式普通的二层木质阁楼位于街道的角落里,门口戳着一个闲人免进的牌子。

    安静的房间内,一把宽大黄木椅上端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老者身穿灰色长衫,面部消瘦。醒目的是,他的一只眼睛上带着一枚黑色的眼罩,凸显出几分狠厉之色。另一只深深凹陷的眼窝内,眼睛却如同年轻人一般有神明亮。

    此刻,他正用自己的独眼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一封密函。

    待其仔细看完,指尖轻轻一撮。噗,一抹紫色的火焰突兀地自行燃起,那封密函瞬间化作飞灰,凌乱间消失于无形。

    做完这一切,独眼老者单眼微眯,若有所思。

    片刻后,独眼老者从黄木椅上站起身来,背着手,在房间内踱来踱去,自言自语道:“算算时间,派出去的人也该回来了。”

    “咚咚......咚咚咚......”

    房门有节奏的轻叩了五下,似乎是一种暗号。

    老者转过身去,面向房门,单手一扬,一道法诀打在紧闭的房门上。

    房门之上陡然现出一圈圈繁复的淡金色符阵纹路,片刻后,金色光芒一敛,吱呀一声,房门自行敞开。

    “长老大人,是我。”

    话音未落,从房门外面探身进来一名身穿深色商盟服饰,相貌普通的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额头微汗,但气息却平稳如常,见到老者,连忙施礼道:“禀长老大人,属下按照您的吩咐刚刚从琉璃火道回来,那里的情形已经查清。”

    “说。”独眼老者闻言,眼神中露出希冀之色,干脆道。

    “和长老大人猜测的一样,琉璃火道中的魔血阵法之力,比之前估算衰弱的速度快了许多。如此一来,大概只需半月,琉璃火道中的魔火就会熄灭。到时候,通往青火魔域的大门就会敞开。”中年汉子道。

    “你马上安排商盟的人发出公告,一旦有人从青火魔域中得到宝物,商盟必高价回收。对于商盟来说,这是一次生意盛宴的开始。三大商盟将这一次青火魔域的生意交给我管理,我们一定要做出成绩来。”听到消息的独眼老者面露兴奋之色,用手一捋腮下银须,继续道:“我想一些自认为有实力的人,恐怕此时就已经跃跃欲试了吧。”

    ......

    琉璃火道前。

    魔火之息远没有之间那般暴虐,但边缘向外十几丈的范围依旧被烤得火热。

    正在这时,远处的天际现出一个不大的白点,正朝着琉璃火道的方向而来。

    白点速度不慢,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原来是一只白羽道鹤。

    白羽道鹤翩翩而降,其上端坐着两个八卦道袍加身,头戴瓦红道冠的修者。白鹤道者,颇有几分不凡的道家风范。

    徐阳要是在这里,定会认出,此二人乃是和他搭乘同一趟商盟传送阵来此地的虞山老道和他的师弟眉山老道。

    虞山和眉山本是北域青州界内的两座规模不大的灵山,不知是什么时候被这两师兄弟占了去。从此,一个自称虞山老道,一个自称眉山老道。

    “师兄,果然如你判断,琉璃火道中的魔火减弱了不少。”

    虞山老道闻言后,得意道:“师弟,我上一次进入其中,悄悄在琉璃火道中种下一粒火源松果,那火源松果皮壳结实,被魔火一烧外壳就会化作通红的碳状,如果魔火温度陡然下降,火源松果的碳化外壳反而会裂开,其内隐藏的一尾鹤羽就会被魔火烧掉。如此一来,我身边的这头灵鹤就可以感知道。”

    “不愧是师兄,那日你佯装被魔火烧坏衣衫的演技,和如今的手段都是一流。”

    “咳咳。上一次,我是真的被魔火烧到了,那不是演技。琉璃火道中的魔火的确强大。至于火源松果,只是一个小把戏而已,不足挂齿。”虞山老道一本正经道。

    “师兄,眼下这琉璃火道中的魔火虽然减弱,但还是很有能量的,以你我二人的实力,当真可以顺利进入其中吗?”

    虞山老道双眼一眯,然后道:“让我先仔细查看一下其内的魔火强度,如果有可能。我们还是先行进入的好。青火魔域中的宝贝一定不少,谁先找到就是谁的。”

    “全听师兄安排。”

    虞山老道朝着身后的白鹤一招手。

    那白鹤也通灵性,立刻伸出脖子凑到虞山老道跟前。

    “借你两根羽毛用用。”

    说着,虞山老道身上便在白鹤的身上拽下了两根尺许长的白色鹤羽。疼得那白鹤呱地一声怪叫,浑身一阵瑟瑟发抖,却不敢违抗。

    “师兄,你对小动物温柔一些好不好,怎么说它也是个有血有肉的生灵。你让我这眉山动物保护协会的会长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

    “你那眉山劳什子动物保护协会,只管眉山的事,管不了我虞山的事。”虞山老道眼睛一瞪,没好气道。

    “那是,那是。”眉山老道语气一转,继续道:“师尊他老人家生前,一直教诲,天地生灵皆平等,有一颗慈悲心,才能修成道果,我就是这么做的。”

    说完,眉山老道一双老眼中,有泪花闪动。

    虞山老道一听,似乎被感动,抬眼四十五度望着天空,信誓旦旦道:“我们这一次冒险进入青火魔域,也是为了将师尊他老人家的衣钵发扬光大。难道你我要一直蜗居在只有丹丸大小的虞山和灵山吗?”

    “师兄说的极是,师尊就你我两个徒弟,我们要是不出息。师尊这一脉岂不就荒废了。”

    “待我先作法试探一番。”

    虞山老道说完,口中念动道咒,法力一催,手中两根尺许长的白羽表面顿时闪出一道道银色符文。

    “去!”

    旋即抬手一扬,白羽如两根射出的银色箭矢,嗖地一下,直穿入对面十丈外的琉璃火道中。

    做完这一切,虞山老道用手正了正自己头上的瓦红道冠,默不作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旁的眉山老道也不敢做声,场面一下安静下来。

    “咴,咴。”

    这时,虞山老道身后的白鹤叫了两声。

    虞山老道却眉头一皱,低声道:“师弟,其内的魔火虽然势头减弱,但仍然有很强的威力。如果此时闯入,我们大概只有五成的把握。”

    “师兄,我们不是在坊市中得了一件辟火的宝贝吗?如果用上此宝,我们能有几成把握?”

    “咴,咴。”那白鹤抢先叫了两声。

    虞山老道立刻答道:“六成。”

    “六成?”眉山老道面露犹豫之色,然后道:“师兄,你拿个主意吧。”

    “既然来了,不妨试试。如果不成,你我再退出来,也是可以的。”

    “师兄高明。”眉山老道竖起大拇指道。

    “随我来。”虞山老道果断道。

    虞山老道手腕一翻,掌心中多出一物。此物状如铜钟,表面刻画有六条正在御水的锦鲤,光华流转,宝气萦绕。

    “这件锦鲤辟火罩,也算是一件少有的器物。今天,我们就试试它的威力。”

    言罢,虞山老道用手一抛。

    锦鲤辟火罩悬在二人头顶,滴溜溜旋转不停,陡然间化作丈许大小。

    一刻不停,虞山老道又是一道法诀打出。

    “嗡!”地一声。

    锦鲤辟火罩之上的六条锦鲤竟然如活物一般,在器物表面游走起来,同时,口吐一缕缕水蓝色灵光。

    灵光向下一罩,将虞山老道二人连同那只白色灵鹤的身形一同护在其中。

    眉山老道就感觉置身于水池之中,清凉宜人,不由赞道:“好宝贝,好凉快。”

    之后,有锦鲤辟火罩护体,二者大胆地进入到琉璃火道之中。

    火道之中,魔火气息翻滚,却不能伤害辟火罩下的二人。

    二人越走越深远。

    琉璃火道足有八百里,足足三天过去了,二人也就只前进了百多里的距离。

    三天时间,一刻不停的催动锦鲤辟火罩,让二人法力和精神力都消耗不少。

    望着四周没有边际的火道,眉山老道露出焦急之色,扭头道:“师兄,我的功体已经消耗了一半,不知我们到了什么位置。如果三天后,我们不能通过琉璃火道。我们无力催动这法宝,可就麻烦了。”

    “算算脚程,我们应该行进了百里。不过,你放心,师兄我要是没有万全准备,怎么会贸然进入。”

    言罢,虞山老道用手一把拽过身后的白色灵鹤,扭过白鹤的长脖子,张开嘴巴一口咬了下去。”

    那白鹤呱呱乱叫,扑棱着翅膀,瑟瑟发抖。

    “残忍啊,残忍。”一旁的眉山老道见状,怜惜道。

    片刻后,虞山老道收回嘴巴,整个人的气息强盛了不少。

    “你也来上一口吧,我这灵鹤的一身灵血可是补充法力和体力的大补之物。要知道,我为了培养这灵鹤,光是各自珍稀的丹药就用了不计其数。如今,有用到它的地方,自然要用。怎么?你这个眉山动物保护协会会长,不会只吃素吧?”虞山老道说道。

    眉山老道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然后道:“小白鸟,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旋即,一口咬在了白鹤的脖子上,疼得那鸟扑棱着翅膀,凌乱了羽毛。

    眉山老道不管不顾,大口吸食着白鹤体内的灵血,两个眼珠中冒着贪婪之火。

    “师弟,你干什么?你这是借血吗?你这是强暴。它死了,我们没有法力来源,终会陨落此地的。”

    听到虞山老道的呵斥,眉山老道才罢手,用手擦了擦嘴边的血迹道:“好鸟。”

    就这样,二人一路向着目标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