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爱书屋 > 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 第706章 她有这么遭人嫌弃吗

第706章 她有这么遭人嫌弃吗

    送走容彦之后,乔羽安有些局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有些忐忑的问道,“容景辰。”

    “嗯?”

    “爷爷他……什么时候会来?”乔羽安问道。

    “不知道。”容景辰摇摇头,“爸说,爷爷会抽个时间过来的。”

    “哦。”这样没有个具体时间,还真是有些折磨人呢!

    容景辰知道乔羽安在想些什么,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很担心爷爷是不是会来,容景辰安抚性的拍拍她的脑袋,“别担心,不是还有我吗?”

    “我是不想让你难做人。”一边是他的爷爷,一边是他的妻子,他夹在中间实在是难办。

    “没事,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容景辰亲了亲她的额头,“毕竟我是和你结婚。”又不是跟爷爷。

    或许会很难做,但是他依然选择站在乔羽安这边。

    “嗯……”乔羽安还是有些担忧。

    “我说过了,不会离婚的。”容景辰坚定的说道,“你也不想。”他可没忘记乔羽安喝醉酒的那天晚上,哭着跟他说不想离婚的场景。

    乔羽安还在想爷爷的事情,突然就瞥见容景辰唇角扬起了一抹浅笑,她蹙蹙眉,锤了他一拳头,“容景辰,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那天晚上哭的可怜兮兮的乔羽安而已。

    “我很担心耶,你居然还笑的出来。”爷爷是军人出生,那气场可不比容景辰弱多少,每回看见容松泉,都让她感到莫名的紧张,就更别提……这件事了。

    “那也没办法,该来的总会来。”

    “我知道,但……”就是内心有些害怕,她怕容松泉跑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让他们离婚,也怕容松泉会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

    “好了,我们该出去散步了。”

    “人家哪有心情散步啊。”乔羽安趴在沙发上扯过一个抱枕,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容景辰挑眉,然后不由分说的就直接将乔羽安给拉出了家门,早知道还是不要让容彦来了,他就知道乔羽安肯定会担心这个的,她虽然强悍,但是对一些事却是及其敏感的,只希望……爷爷别说出什么过分

    的话来吧。

    ……

    次日,容景辰将乔羽安送到学校,再三强调她,一旦有不舒服的时候,就翘课来他这里。

    乔羽安有些无奈,流产也过去小半个月了,身体还不好那估计是有毛病了!也幸亏自己以前练拳的,身体素质不错。

    “哦哟唷,这是谁家正在恋爱中的小女生啊!”唐忆君刚好也开着车来上学,将车一停就看见乔羽安和容景辰两人刚刚分手的情景,不由得揶揄道。

    “说话这么酸,某人不是有白江南了吗?”乔羽安不用回头就知道肯定是唐忆君在打趣她。

    “谁……谁他妈有白江南了!”唐忆君闻言,顿时就像只炸了毛的猫儿一样,怒目而视,“我警告你哦,不许说他!”

    “我只是说‘某人’啊,又没有点你的名字,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额……”就算没有点她的名字,但是她很清楚说的就是她啊!唐忆君朝天翻了个白眼,“好啦好啦,我选择性耳聋了可以吧?”

    唐忆君一把揽过乔羽安的脖子,微微眯起双眼,“你这小萝莉,下次再乱说,我就弄死你!”

    “你打得过我?”

    “嗯……”唐忆君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觉得我应该是打得过的。”唐忆君嘿嘿一笑。

    “……”

    见乔羽安突然沉默下来,唐忆君顿时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真是的,干嘛好死不死的说起这个话题啊!唐忆君这个时候真想给自己两嘴巴子,“对不起哦,我是说……”

    “不是,我只是想到了一件事。”乔羽安打断唐忆君的话。

    “嗯?什么事?”

    “我‘那个’的事情,被容老爷子知道了。”乔羽安柠起眉头说道,“而且爷爷可能最近会来,我有点……担心。”

    唐忆君张了张嘴,有些讶异,不过很快就平复了,也对啦,容家人知道也是迟早的事情,“对哦,老人家思想都特别古板,他搞不好会让你们……”后面的话唐忆君没有说出口,但是她们都心知肚明。

    “是啊。”

    “那……”

    “算了算了,等来了再说好了。”乔羽安叹了一口气。

    “嗯。”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是容少告诉容老爷子的吗?还是……他自己知道的啊?”

    “应该是容景辰说的吧,爷爷不在银城,也不可能会知道的这么快吧。”这个她倒是没有问,光是知道爷爷会来就已经够紧张的了。

    “也是哦。”唐忆君点了点头,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她冲乔羽安笑了下,“加油!”

    “谢谢。”

    …

    下午没有课,乔羽安打算吃个饭就回家休息,之前落下了这么久的课,打算回家恶补一下。只是在和唐忆君一起出校门的时候,撞见了身穿黑色警服的莫书炀,他笔直的站在一颗树下,一张黝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上去很严肃,但是依然吸引了不少女学生的目光,只是碍于他脸上的庄严,

    没人敢上去搭讪。

    “小安。”在看见乔羽安出来的时候,莫书炀冷峻的脸上微微缓和。

    “哎,哥你怎么在这?”

    “等你。”

    “等我?”乔羽安不解,“有事吗?”

    “请你吃饭。”顺便再问问有没有跟容景辰和好的事情,那天晚上乔羽安被容景辰借走之后他就一直很在意,听到秦秀说乔羽安开始上课了,他这才跑过来问问的。

    “噢,好。”

    “嗯。”莫书炀说着,将目光看向唐忆君那边。

    唐忆君本来是等着乔羽安跟莫书炀寒暄完之后好一起去吃饭的,但是冷不丁的就见莫书炀用一种打发她走的眼神看着自己,唐忆君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该不会是让我走吧?”

    “唐小姐真聪明。”

    “我……靠!”还真是啊!她有这么遭人嫌弃吗?唐忆君也是很有个性的,她摆摆手,“好好,我走,羽安你们去吃吧。”

    她很识相的,人家是表兄妹嘛!

    “谢谢唐小姐了。”

    “切。”她突然发现,白江南那货比莫书炀好多了!